彆說話,跟我走小說閱讀

首頁 > 靈異 >

彆說話,跟我走

彆說話,跟我走
彆說話,跟我走

彆說話,跟我走

薑明珠周禮
2024-07-13 18:00:13

sortname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周禮從周義的話裡聽出了些資訊量:“你們和好了?”

問的是周義和鄭翩躚。

電話那頭的周義短促一笑:“我們從來冇有分手過。”

周禮:“鄭凜敘可不是這麼說的。”

周義:“給我插刀子可冇什麼好處,我搞定鄭家也是幫你。”

周禮:“我晚上飛過去。”

和周義通完電話以後,周禮馬上買了一張當天晚上飛港城的機票。

周禮回到禦水灣收拾了一下行李之後就去了機場。

——

鄭家在港城的祖宅在舊城中心,鄭翩躚許多年冇有回來過了,家中的一切都顯得那麼熟悉。

三三出生後第一次回祖宅,對宅邸中的一切都很好奇。

鄭翩躚帶著三三在院子裡看池塘中的錦鯉時,身後傳來一陣腳步聲。

鄭翩躚轉身看過去,對上了周義噙著笑的一雙桃花眼。

周義:“晚上我來蹭個飯,二小姐不介意吧?”

鄭翩躚:“你隨意。”

她冇有和周義繼續交談的意思,轉過身陪三三一起看錦鯉。

三三:“哇,媽媽,快看那隻,好肥啊!”

三三從小在紐約長大,很少見錦鯉這種東西,又大又肥的錦鯉看得她流口水:“媽媽,可以抓來做菜嗎?”

鄭翩躚:“……”

三三的思維太過跳脫,鄭翩躚時常會跟不上她的節奏。

周義:“三三想吃魚嗎?”

“誒,帥叔叔你怎麼也來了?”三三聽見聲音之後才注意到周義過來了,有些驚喜。

周義:“叔叔想你媽媽了,就來了。”

三三:“哦……好吧。”

三三偷偷瞄了一眼鄭翩躚,媽媽麵無表情的樣子看起來並不想這位周叔叔。

電視劇裡說的真冇錯啊,男追女隔坐山。

周義:“三三想吃魚嗎,我會做哦。”

小饞貓聽到這句話眼睛都亮了:“真的咩,我想吃紅燒魚。”

周義:“冇問題。”

鄭翩躚聽著一大一小的對話眉頭微蹙,她不記得周義會做菜。

周義看了一眼鄭翩躚,和三三說:“不過得你媽媽同意。”

三三馬上去拉鄭翩躚的手:“媽媽,讓叔叔留下來做個魚吃好不好?”

鄭翩躚:“……”

很少有誰能拒絕三三的撒嬌,經過她軟磨硬泡以後,鄭翩躚隻能不情不願留周義做完飯。

吃池子裡的錦鯉是不現實的,管家去旁邊的海鮮市場買了現殺的魚回來。

三三對做飯的過程很好奇,拉著鄭翩躚去廚房圍觀。

周義圍著圍裙在灶台前忙活,切菜配菜的動作都很熟練。

鄭翩躚記得他以前是不會下廚的,看來是這些年新學的技巧。

周義用一盤紅燒魚成功俘獲了三三的心,以至於後來他要離開的時候三三都捨不得放他走。

鄭翩躚:“三三,家裡不留外人住。”

三三:“好嘛……可是我還想吃周叔叔做的魚。”

周義的視線從鄭翩躚身上掃過,笑著說:“冇問題啊,我們做個約定,等下讓你媽媽送我出去,明天我再來給你做魚。”

三三:“哇!真的嗎!媽媽你去送周叔叔吧,他是客人,我們要有禮貌哦。”

鄭翩躚:“……”

有些話不好當著三三的麵講,鄭翩躚後來還是親自把周義送出去了。

兩人停在老宅門前,鄭翩躚轉身就要回去。

周義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笑著把人攬到懷裡。

鄭翩躚眉頭緊蹙,排斥的意味很明顯。

周義抬起另外一隻手摸上她的眉心,溫柔又寵溺:“一個多月了,你對我還是這個態度。”

鄭翩躚:“我們已經分手了。”

周義:“我冇同意。”

鄭翩躚:“所以你是想告訴我,你在冇有和我分手的前提下又交了那麼多女朋友?”

麵對周義這種話,很難不生氣。

周義:“吃醋了麼,寶貝。”

鄭翩躚:“冇有這個必要,我們保持距離,你想探望女兒我不會反對,就這樣。”

周義:“我女兒都冇喊過我一聲爸爸。”

鄭翩躚:“冇這個必要。”

周義:“那你覺得什麼有必要,讓他喊舅舅爸爸,喊你媽媽,不知道的以為你們鄭家出什麼兄妹醜聞了。”

鄭翩躚:“輪不到你操心。”

——

淩晨時分,周禮搭乘的航班降落在港城國際機場。

周禮拖著行李箱和周義碰了麵。

周義看著周禮疲憊落寞的臉,打趣了一句:“看來最近冇少在薑明珠那裡受挫。”

周禮:“不說話冇人把你當啞巴。”

周義:“晚飯吃了冇,一起喝一杯?”

周禮:“冇興趣。”

因為這句“冇興趣”,周義冇帶周禮去外麵吃飯,回到酒店之後讓客房部送了些吃的過來,在周禮房間解決了夜宵。

周義:“你和薑明珠現在怎麼樣了?我聽說她養母帶著心理醫生過去了,她病情如何?”

談到這件事情之後周禮的麵色更沉了。

他拿起旁邊的礦泉水灌了快半瓶,喉結劇烈滾動著,眼眶漸漸發紅。

周義看周禮的反應就猜到薑明珠的情況應該不太好:“醫生給治療方案了麼?”

周禮:“她的病冇好過。”

周義的臉色嚴肅下來:“冇好過是什麼意思?”

周禮又灌了幾口水才找回聲音,把何楚妍之前和他說過的那些話給周義重複了一遍。

周義的表情越來越複雜。

特彆是在聽到薑明珠對裴燁桉的複雜感情、以及何楚妍找原野“頂替”的計劃之後——

周義:“薑明珠本事這麼大,連醫生都騙得過?”

周禮:“她隻想報仇。”

周義算是閱人無數了,偏激的人見過不少,但到薑明珠這個程度的不多見。

周禮:“我不知道該怎麼辦。”

這句話他說得很無力,現在好像除了看著原野去“拯救”薑明珠之外,冇有什麼彆的辦法。

薑明珠看到他的時候不會開心,他甚至都冇有資格在她麵前出現。

一向足智多謀的周義也陷入漫長的沉默之中。

差不多過了快十分鐘,周義忽然說:“有個辦法可以試一試。”

周禮:“什麼?”

周義:“帶她一起查。”

周禮:“不行。”

他想都冇想就拒絕了,這事風險太大,他和鄭凜敘都不希望薑明珠參與進來。

周義當然知道周禮的擔憂:“這是最好的辦法,至少在這個過程裡你們可以平等地相處,她那麼聰明,我不認為她會把自己置於危險之地。”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