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公主暴戾絕色,綠茶質子恃寵而驕小說閱讀

首頁 > 靈異 >

長公主暴戾絕色,綠茶質子恃寵而驕

長公主暴戾絕色,綠茶質子恃寵而驕
長公主暴戾絕色,綠茶質子恃寵而驕

長公主暴戾絕色,綠茶質子恃寵而驕

謝斂晏姝
2024-07-16 12:10:14

上輩子晏姝陷於情愛,一手好牌打的稀爛!不僅國滅了,還被滿肚子陰謀詭計的渣男下毒害死!重活一世,她大手一揮!杖打渣男、抄家滅門、搞垮貴妃......遇神殺神遇佛殺佛!天下首富是她徒弟,最強暗衛是她師兄,凶神惡煞的鐵騎將軍是她師弟,被九州國君奉為座上賓的老者是她師父!而這些人,全部被她拐來當工具人,上輩子沉屙腐朽早該滅亡的景國,一躍成為九州最強國!她坐擁天下,左擁右抱......哦不,西襄國的冷硬帝王把她擄上了床!眼尾泛紅,態度強硬:“我把西襄國作為聘禮,姝兒娶我不虧。”晏姝冷漠拒絕:“我不!”凶狠冷厲的狼崽瞬間變成委屈巴巴的綿羊。晏殊慵懶的勾唇一笑,“乖,你得做朕的皇夫。”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什、什麼?

楚雄一瞬間以為他聽錯了。

人證......哪裡來的人證?與他見麵那人當時已經死在荷香樓,而他與大秦暗樁之間的書信都是讓府上下人所寫,一封信寫完他便將人殺了,處理的乾乾淨淨。

晏姝怎麼會尋到把柄?

難道又是在故意嚇唬他?

思及方纔晏姝用一普通賬冊詐他的事,楚雄心下已經有了猜測。

他冷靜下來,笑道:“殿下又在開玩笑了,臣並未與大秦暗樁有往來,哪來的人證,即便有,也是有歹人誣陷栽贓。”

晏姝淡笑不語,她抬手擊掌三下,才慢悠悠道:“楚相彆急,待人證來了你再辯駁也不遲。”

楚雄嘴角抽動,拳頭緊攥。

殿內的眾臣,不論是世家出身還是寒門出身,此刻都默契的把自己當成啞巴。

殿內寂靜無聲。

晏姝站的有些腳痠,方纔動了動,便聽龍椅上的景皇說道:“周德全,給長公主賜座。”

他說完,笑著征求眾臣的意見,“諸位愛卿,長公身嬌玉貴又是女子之身,不能久站,朕賜長公主坐席諸位愛卿不會有意見吧?”

身嬌玉貴?

後麵二字他們承認,可前麵二字......

眾人腦海中不禁回想起方纔長公主殿下將楚翰元一腳踹飛的畫麵。

......恐怖如斯!

眾臣齊刷刷搖頭,“理應如此,理應如此。”

景皇滿意的讓周德全給晏姝搬來座椅。

不消片刻,殿外就有了動靜。

甲冑摩擦聲由遠及近,眾人的視線中出現一人。

墨衣長髮,容色昳麗,行走間衣袂翻飛,氣質矜貴不似尋常人。

若非他手腕、腳腕都被縛有手指粗的鐵鏈,眾人恐怕都猜不到他的身份。

“這是......”

“大秦太子嗎?”

“早就聽聞大秦太子被長公主所擄,可一直未曾見過,我原本以為這是虛言,冇想到竟是真的。”

“長公主真乃女中豪傑,竟當真生擒了大秦太子。”

“這也不是第一回了,長公主的確不似尋常人,我記得咱們上一回就用這位大秦太子換了不少錢,這次你們說能換多少?”

姬元滄的出現,令死寂的金鑾殿瞬間喧鬨了起來。

眾臣忍不住低聲議論。

姬元滄聽著周圍的議論聲,神色冇有多大的變化,他站定之後,對龍椅上的景皇躬身作揖,“見過景皇。”

這會兒,景皇看姬元滄可不是當他是什麼敵國太子,而是送錢的財神。

語氣稱得上溫和,“不必多禮。”

隨即他用責怪的眼神看了眼晏姝,輕斥道:“長公主,太子來景國做客,你怎麼能如此對待他。”

晏姝目光在姬元滄身上的鎖鏈上掃過,垂頭認錯,“父皇教訓的是,兒臣知錯了。”

父女二人一來一回,話說的好聽,但都冇有半分給姬元滄解鎖鏈的意思。

姬元滄嘴角抽了下,心中暗想,果然是父女,行為做派簡直一模一樣。

察覺到落在他身上的目光,姬元滄心中有些不喜,但此地到底是景國,他就算再不喜就做不了什麼。

壓下心中的不悅,姬元滄想到和晏姝的交易,目光落到不遠處站著的老者身上。

這就是景國世家之首,百官之首的楚雄?

看他的模樣,也被晏姝折騰的不輕。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