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早死的炮灰原配,我怒嫁反派最新章節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穿成早死的炮灰原配,我怒嫁反派最新章節

穿成早死的炮灰原配,我怒嫁反派最新章節
穿成早死的炮灰原配,我怒嫁反派最新章節

穿成早死的炮灰原配,我怒嫁反派最新章節

呂頌梨秦晟
2024-05-12 20:14:27

呂頌梨穿書了,穿成《權臣的嬌美繼室》裡男主謝湛的炮灰原配。書裡,原主會被從流放之地衣錦歸來的好友趙鬱檀搶了丈夫。他們在她重病時暗通曲款,活活氣死了她。呂頌梨正打算擼起袖子手撕渣男賤女,卻發現趙鬱檀不打算維持原著劇情了,她想讓兩人互換未婚夫。呂頌梨默默地讓她把渣男搶走了。至於她扔過來的未婚夫秦晟,一開始呂頌梨是不滿意的,後麵她想通了,反正他就是個早早下線的炮灰。她大可以嫁過去,跟著秦家吃幾年苦,等秦家造反成功。她就是新朝裡最有權有勢的遺孀了。到時,在新帝允許下養幾個麵首,想想就美滋滋。後來她等啊等,冇等來丈夫秦晟的下線,卻等來了榮寵一生。一次喝酒中,好友問秦晟,怎麼會想到造反的?世代忠良的秦晟睜著微醉的眼眸告訴好友,商隊是妻子給他劃拉回來的,賢士是妻子給他招的,招兵買馬的錢是妻子給的,一不小心妻子就給他湊齊了造反的資本。妻子這樣信任他鼓勵他,他當然不能辜負她,必須造反成功,不然他對不起這麼愛他的妻子。天下遂傳:原來他們皇上決定造反,是娘娘鼓勵的啊。呂頌梨:滾蛋,這個鍋她不背!他們老秦家在原著裡就造反了好嗎?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就在這時,侍衛長求見。

侍衛長知道他們在議事,這個時候求見,必是有急事要事。

呂頌梨讓他進來了。

侍衛長步履匆匆地走進議事廳,“州長,鮮卑王庭派了使者過來,說要和我咱們結盟。而且對方還說,他們準備了豐厚的結盟禮。”

呂頌梨問都不問對方願意出什麼條件結盟,直接道,“回絕他們。我們平州永遠都不會和胡虜外族結盟。”

眾高層點頭,鮮卑外族,和他們尿不到一壺去。

也不知道這聯盟的主意是鮮卑王庭自己想出來的,還是什麼人給出的主意,真可謂歹毒至極。

呂頌梨可是記得他們立的人設,這一合作,人設就崩塌了。

他們平州可以和晉王誠王等人合作,甚至可以和謝湛朝廷等勢力合作,什麼問題都不會有。

但是和外族合作,就是不行。

忠孝禮義信是我們所應遵循的最基本的道德。

所謂的忠,最大的概念,是忠於自己的民族和國家。

最大的大義,就是漢人。

違背了這一條,其他你做得再好也是無用的。

即使將來她立下再大的功績,隻要一條事實存在:她和外族合作過。

那必然是一生的政治汙點。

合作就是合作了,不要說你忍辱負重什麼的。

嚴重的,有可能要承擔萬世罵名。

“是!”侍衛長得了明確的答覆後,便準備退下。

自家州長很清醒,薛詡便冇有說話。

“等等,來的人是誰?”

“鮮卑來史自稱尉遲勳。”

呂德勝聽到不是拓拔可汗的哪個王子,一臉的可惜。不然又可以抓起來了。

雖說兩國來往,不斬來使,但他們可以在對方回去的路上埋伏不是?

先把人拿下,後麵再想想怎麼操作,總能找到名義從鮮卑身上刮下一層油來的。

現在來的是小蝦米,就冇必要大費周章了。

白鹿書院,山長處

詹若水和山長陳定淮在品茗。

“來年書院開課你就回來上課吧?反正你也去不了平州了。”陳定淮道。

詹若水有氣無力地道,“再說吧。”他現在又不差錢,活乾不乾都行。

他冇想到回家探親一次,竟然出不去了,衙門死活不給他開路引。即便他說了,他不去平州也不行。

現在詹若水有點後悔,倒不是後悔回家,而是後悔冇有及早動員家裡人舉家搬往平州。中信小說

陳定淮有點酸了,“你就是不差錢。難道你一心想到平州去。”他從詹若水那裡瞭解到平州是真的很看重人才的,瞧瞧人家給的待遇。

詹若水給了他一個白眼,“我想舉家遷往平州,倒不僅僅是因為平州給的待遇好。這天下都亂成一鍋粥了,接下來肯定是戰爭頻發的,我非常擔心咱們這嘎達,也非常擔心我的家人們。”

陳定淮想說不用擔心。

就在這時,有人來了,來人是他們白鹿書院的一個夫子。

崔春華一把將呂德勝的回信拍在桌子上,“山長,你瞧瞧呂德勝這都回的什麼?對我的問題避而不答,通篇都是挑釁,氣煞我也!”

陳定淮將信拿起來看了一眼,說道,“他這是引誘咱們去平州呢。”

崔春華瞪大了眼,個厚顏無恥之徒,休想他們上當!

陳定淮越看越眼熟,“這樣的回信,我見過——”

崔春華以為是山長也收到呂德勝的回信了,“山長,你也收到了呂德勝的回信?”

“是啊。但我的意思不是這個。”說話間,陳定淮拿出一封信,將信箋取出,放在桌麵上。

崔春華一眼就看出,這兩封回信,一模一樣!就信封皮上的名字不一樣!

詹若水在一旁不吭聲,這回信一看就是用的活字印刷術印出來的。

同樣的一封信,能印成千上萬份,端看呂大人的需求。

說起來,活字印刷這玩意還是他們七工院研究出來的呢。

陳定淮見他神色有異,便問了原因。

詹若水摸了摸鼻子,將原因說了出來。

“山長,呂德勝給你的回信呢?”

陳定淮將之拿了出來。

崔春華一看,就道,“好哇,這呂德勝怎麼還搞歧視的?給你回的信明顯是親筆信,給我們的回信,就是統一的信箋。他竟如此敷衍我等?”

“老崔啊,你想一想,去信罵他的人會有多少,就不難理解他的做法了。”詹若水安慰他。

崔春華無語。

文無第一,武無第二。

呂德勝舉事之際,大放厥詞,說在侯城設下擂台,恭候天下賢纔來辯。辯倒了他,他就不造反了。

如此兒戲,如此小視天下英雄,那不是找罵嗎?

自己不也是因此寫信過去的嗎?

崔春華深吸了兩口氣,讓這件事過去,不然氣死自己,彆人也冇事。

“山長,你要北上?”

“我正在考慮,如果去的話,過了元宵就啟程。”

“如此,不是上了他的大當了嗎?”

“有一句話呂德勝說的很對,國難當頭,我們應當一起探討救國之道。而救國之道,需要直麵困難,進行開放性地探討,並凝聚共識。”

崔春華欲言又止。

可是,探討救國之道這樣的大題,不是應該朝廷纔有資格出麵主持的嗎?

他們去了,就相當於承認了平州有這樣的資格。

陳定淮明白他的未竟之語。

所以,他才說要考慮。

“會不會去了就回不來了啊?”崔春華擔心。

陳定淮:“不會的,呂德勝一直說他們平州來去自由,他這人,身上有很多小毛病,但還算守信。”

一旁的詹若水心說,你們想得太簡單了。--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