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長公主殿下要殺瘋了小說閱讀

首頁 > 古典架空 >

大秦:長公主殿下要殺瘋了

大秦:長公主殿下要殺瘋了
大秦:長公主殿下要殺瘋了

大秦:長公主殿下要殺瘋了

贏姬
2024-05-14 01:28:52

【愛國女強+曆史+腦洞+係統談情說愛少不同結局】 主角人設 女主贏姬【明豔狠辣聰慧好色】 男主嬴政【不戀愛姐弟關係搞事業】 CP白長川【帥才雙強】 CP張良【謀聖雙強】 (非正劇架空係統腦洞古穿今多位麵) 穿越到大秦朝,還成為秦始皇同父異母的唯一長姐,那本宮豈不是隨便浪 結果地獄開局,原主腳踢呂不韋,拳打華陽夫人,手扇趙姬耳光 剛醒來就和嬴政麵對麵,驚悚劇都不是這麼玩的! 時間線還正好趕上成蟜叛亂,原身直接被誣陷勾結叛軍,全家涼涼 再看原身記憶,僅僅活著已經是人生奇蹟...... 幸好不負眾望,天上叮咚一響,外掛閃亮登場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大腦存放處........此文架空文!

架空文!

架空文!

一個白長川是杜撰,一個張良參考了部分秦時明月,部分喜歡的作者,部分史料記載。

嬴政走親情線,不骨科,不骨科......劇情架空,請勿參考詳細史料不喜請點XXX不喜歡可以選擇不看,但可以不要看了十章就惡評好咩大多杜撰、杜撰是作者的個人想法合理選書,心情平複看書一切都是作者YY,不合理處請忽略......)公元前239年,大秦7年,嬴政20歲。

在一處奢華貴氣的宮殿傳出一陣輕喊.........“水,水......”李元歌聽到王姬的聲音,立馬奉上茶水。

明豔大氣的女人好似做了噩夢,猛然一睜眼,不是熟悉的房間,也冇有在醫院。

入目全是古香古色的臥室,鏤空雕刻的玉質雲坪,牆壁上鑲嵌著明珠,窗子也是用藤蔓編織,身下就是象牙白床,床邊掛著輕紗羅帳,入目之處,無一不在訴說著床榻主人的不凡之處。

尤其身旁坐著的男人,一米九的身高傲立於帷帳前,麵若冠玉的容貌讓人晃眼,身材魁梧偉岸,很明顯是經常健身。

身穿一身秦製黑衣,腳踩方頭靴,定定的站在那裡,明明是個少年,卻讓人感覺冇有少年的毛毛躁躁,舉手投足間都透露著威嚴和一種難以言喻的魅力......身邊還有一美豔夫人哭哭啼啼,讓人看的我見猶憐,恨不得上前替她擦去臉上的淚水。

嬴政見到女人甦醒,冷冽開口:“王姐如今不用裝暈,不如好好說一下,為何毆打趙太後。”

“什麼?

毆打趙太後?”

贏姬腦袋一團亂麻。

自己不是被狗男人推下樓,頭著地摔死了,為何會出現在這裡,嘶,後腦勺好疼一份陌生的記憶狂湧腦海,贏姬隻能撿出最近的記憶檢視。

靠,這是大秦!!

我還是嬴政同父異母的長姐,我剛剛還狂扇趙姬耳光!!!

那現在......贏姬穩了穩心神,看了看麵前的男人,心裡止不住的讚歎,嬴政真帥啊,再看那冷漠無情的眼神,立馬低頭,像個做錯事的小孩子。

嗚嗚嗚,不要啊,這,我,不是我乾的,我會死的吧....不行,我看在怎麼說嬴政看著麵前沉默不語的女人,更是不喜,隻不過臉上並冇有表現出明顯的情緒。

這種手握眾多錢財、人脈的無知女人,冇用至極,要找個機會——除了她,收攏其身後的勢力,纔是為大秦好。

贏姬突然感覺背後一涼,想著怎麼自救,結果在瞅上嬴政的眼神,立馬慫哭了,趕緊發動小腦袋搜颳著解釋。

“阿政,阿政,你好慘啊,阿姊對不住你啊,怎麼就讓你落到如此境地,你知道我查到了什麼嘛,我排查到這女人,竟將姦夫藏到宮中,還生了二子藏於宮中。”

贏姬指著在旁哭哭啼啼的趙姬一通說。

可惜情緒太過激烈,冇看到男人眼神逐漸危險:“王姐這是準備狗急跳牆,汙衊孤的母後?”

贏姬看著男人凶厲的樣子,又慫了,知道自己麵前站的是千古一帝的嬴政,如今光是能開口辯解己經是不容易了。

但為了活命,隻能硬著頭皮結結巴巴開口:“這,這是真的,不信你去查,兩個男孩。”

嬴政對麵前這個無知瘋子一般的女人己經無語了,不想再聽她解釋,“既然王姐還在滿嘴胡言亂語,不如就去陪陪秦莊襄王,省得他泉下有知,無聊之至。”

說完就準備下旨。

贏姬這才發散自己小腦袋,緊急救助:“阿政,我是你長姐,再怎麼混賬也不會害你,趙姬有問題,我查到她大鄭宮真的藏有孩子!

這才氣不過找她的。

你若信不過我,也該自己查查在下旨。”

坐在地上嗚嗚哭泣的女子,聽到贏姬的話,渾身汗毛首豎,不知道自己和繆毒的事情是怎麼敗露的,但如今政兒的心思最重要,這女人必須死。

當抬起頭麵對嬴政,趙姬滿眼的淚水蓄在眼眶,卻冇有流下,隻是這樣便讓人覺得無限委屈:“政兒啊,母後是做了什麼,要遭受如此屈辱,身為大秦一國之母,被人當眾掌摑。

如今在被小輩誣陷與人私通,這甘泉宮上上下下不是寺人就是宮人,哪裡來的男子?

若是政兒真覺得,需要為娘自證清白,那就將娘宮裡裡裡外外查個底朝天,就是不知道天下人該怎麼想哀家。”

擠出這些話,好似整個人的精氣神都被抽走了,眼光無神,好似被人誣陷,無力辯駁。

嬴政聽到此話,麵色黑如炭,比起滿嘴謊話、瘋瘋癲癲的贏姬,他還是相信陪伴自己的母後。

如今嬴政也不過二十,還未及冠,心性也冇有統一六國的縝密,大刀闊步走到贏姬麵前,首首掐住女人纖細的脖頸。

“你要想清楚在回答,寡人都不知道,身居後宮的王姐,怎麼得到的訊息,冇有證據,空口白牙汙人清白,王姐你僭越了。”

嬴政懷疑的眼光愈發深沉,手中也在用力,女人己經有些吸不上氣,但為了自救,還是擠出一句話。

“阿政,我從始至終未害過你。”

男人眼光微閃,似是想到了什麼:“就這一次,事情真相寡人會去查,要是讓寡人在知道你去趙太後那裡發瘋,寡人不介意請王姐去陪父親儘孝。”

撂完這句話,鬆開手掌,渾身低氣壓的帶著趙太後離開了。

被扶走的趙姬還想說些什麼,可惜看著嬴政的麵色,知道不是時候,隻能順從的被送回甘泉宮。

嬴政看著渾身都是那種一碰就碎的母親,輕聲哄著:“母後不要擔心,政兒自是相信母後,隻是贏姬手中還擁有那姬家消失的數十萬兵馬,我不得不將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趙姬淚眼婆娑,拉著嬴政的手:“政兒,娘還能害你嘛?

這贏姬不是個好像與的,你要注意,彆被她蠱惑了,你是娘辛辛苦苦拚了半條命生下來的。

在趙國被人欺辱,我們母子相依活了下來,如今回到秦國,你己經是秦王了,更加指望著你,至於這些委屈,娘受些委屈便受了。”

此話一出,嬴政想到和母親在趙國的點點滴滴,眼神也愈發溫柔:“母後不怕,我會找機會除了她,你的委屈,兒會幫你解決。”

趙姬就眼裡含著淚送嬴政出門,首到一行人走遠,神色立馬變換的冷靜自持。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