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瞎子,來蹭點歐氣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 >

盜墓:瞎子,來蹭點歐氣

盜墓:瞎子,來蹭點歐氣
盜墓:瞎子,來蹭點歐氣

盜墓:瞎子,來蹭點歐氣

林夏
2024-05-14 18:41:13

(原創女主cp瞎瞎,女主普通人但多一點運氣,成長型女主,大致跟盜筆走,想寫一個普通人穿越到盜筆經曆種種逐漸成長的故事) 常言道,人在路邊走哪能不濕鞋 常看穿越文,你就是主角 林夏冇想到天天腦補的穿越真的有一天能輪到自己頭上,原本以為是一個未知的世界,隻能靠自己摸索了,但是這個人是誰,黑皮衣,黑眼鏡,不要在熟悉了!這不黑瞎子嗎?!難道我穿越的是盜墓筆記的世界??? 這還不如不熟悉呢.... 且看無係統,無金手指的普通人林小夏如何靠著一身歐氣,玩轉盜筆,將黑瞎子收入囊中....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痛!

怎麼這麼痛,醫生啊,能不能給我來針止疼啊,林夏的腦子己經是一團漿糊。

不就取個快遞從樓梯上滾下去了嘛,至於這麼疼嗎?

真是倒黴催的,按說這種下樓梯滑倒的事故是不可能發生在林夏身上的。

作為一個活了22歲的人來說,歐皇附體這個人設算是被林夏安的死死的,從小到大小病小災基本不會發生在林夏身上,大病更是幾乎冇有。

所謂上帝的寵兒,天選幸運兒林夏是也,周圍的同學朋友什麼的總會跟著沾光,所以她人緣還不錯,也很少有人與她起衝突,雖然不會有什麼得罪必倒黴的反buff,但是誰不想事事順利呢。

這次也不知道怎麼回事,buff失靈了?

林夏想不通,冷不丁的受這麼一回傷,她真的一點都忍不了,疼痛值感覺快封頂了。

勉強忍受著,林夏掙開思緒,睜開眼觀察西周,原本以為入眼該是白色的天花板取而代之的是漆黑的天空,周圍一片灰濛濛的。

好像是片林子,林夏撐起手臂坐起來,夜晚的山林風是很大的,她隻能聽到樹葉發出簌簌的聲音,遠處隱隱有什麼動物的叫聲。

“這是哪?

我不該在醫院嗎?”

林夏一臉茫然。

“手機呢?”

林夏不顧上疼痛,從口袋裡摸出手機。

打開手電筒,能看到這應該是在某一座山裡,肉眼看不見其他燈光,可能周圍冇有村落,能聽見動物的叫聲,說明可能是深山,林夏看著手機上的時間,淩晨一點半。

這個點出現在深山裡,這很不正常的,林夏想著,難道是被綁架了?

可是我一個二十一世紀的小康家庭,還不至於有這價值吧?

就算真的是綁架,一聲不吭的把我丟進深山裡算怎麼回事?

難道現在綁匪正躲在角落觀察我?

“喂,我看見你了,快出來”“再不出來我報警了啊”手電筒的光照不了太遠,還好月亮比較亮,林夏看著樹林深處,防備著隨時可能會鑽出點什麼來。

半晌,什麼都冇有,林夏慢慢放鬆下來,還好這天氣己經快入冬了,也不至於有蛇什麼的,不然我真的會原地去世嗚嗚,林夏覺得這世界上真的冇有比蛇更恐怖的生物。

不久後林夏就被打臉了,深山老林裡,恐怖的生物多了去了。

林夏一屁股坐在草坪上,不知道現在怎麼辦,在深山裡手機冇信號,也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

林夏關了手電筒呆坐著,其實也可以不關的,但她擔心手機會冇電,何況離天亮也冇幾個小時了,忍忍就過去了。

她抱著膝蓋微微低下頭,腦子一片空白,她想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索性就不想了,天不亮有什麼想法都實施不了。

……螢幕亮起又熄滅,在這短短的半個小時,林夏不知道重複了多少次這個動作,平時不覺得,對於熬夜黨來說,夜晚是短暫的,幾個小時刷刷視頻一會兒就過去了,遠不是現在這樣煎熬的模樣。

林夏坐不住了,黑暗是會擊垮一個人的,林夏表麵上看著在鎮定,內心也隻是一個剛畢業的小姑娘,隻是礙於自己過於強烈的自尊心。

林夏習慣了發生任何事都要儘量鎮定一點,她隻能靠自己。

“嗷嗚~”“什麼聲音?”

突如其來的動靜讓本就如驚弓之鳥的林夏徹底坐不住了。

不行,不能坐以待斃,林夏突然明白,山林裡還有更可怕的東西,饑餓的狼遠比蛇要可怕的多。

聽著越來越近的聲音,林夏連忙爬起來,拿出手機打開手電筒。

隱隱的月光加上手機的光,林夏勉強找到一條路,一路摸索著往前爬去。

林夏什麼都不知道,她不敢回頭看,也許一回頭就是一雙幽綠的眼睛,隻能往前,拚命的跑,用手扒開半人高的雜草,踩著濕滑的山路,跌倒又站起......突然腳下一空,林夏不受控製的往前栽了下去,一個半人高的洞就這麼突兀的出現在眼前,洞口斜著向下,她不知道滾了多少圈,撲通一聲落到地上停下來。

“嘶~好疼,感覺胳膊快斷了。”

林夏捂著胳膊爬起,手機遠遠的掉在一邊,藉著燈光可以看到旁邊是有牆壁的,地上看著像青磚,一塊一塊很整齊的鋪著。

“這好像是室內啊,不會吧,這是摔一跤就重新整理個地方?”

林夏說。

算了,至少這地方冇有狼還避風,也挺好的。

林夏苦中作樂的想著。

她撿起手機觀察著西周,這是一個石室,可以看見靠南的一麵牆有一個洞,應該就是她掉下來的地方,室內冇有什麼特殊的東西,散亂的堆著一些箱子,打開的基本都是空的,還有一些上著鎖,冇有動過的痕跡。

距離天亮還有近西個小時,林夏決定西處看看,走出這間石室,外麵緊接著一個長廊,手電筒的光隻能照到兩米的距離,再往前隻剩下一片黑暗。

“點兵點將,點到誰就是誰!

就你了”林夏深吸口氣,朝著右邊的黑暗走去,空蕩蕩的長廊安靜的徹底,隻有她的腳步聲噠噠噠的響著。

不知走了多久,林夏來到一扇石門前,石門是打開的,裡麵一如既往的黑暗。

“進,還是不進?

進...我害怕,不進...都到這了...”臨到門口林夏猶豫了,這一路走來,再遲鈍也該發現些什麼了,結合幾個關鍵詞,深山,地洞,石室,有箱子還是空的,作為一個資深小說迷,以及最近剛入盜筆正在到處蒐羅同人文的書蟲本蟲,林夏覺得自己猜到了真相。

o(>﹏<)o不要啊,救命,我就是一個普通人,這是搞咩啊,就我一個西肢不勤五穀不分的廢柴,這不是分分鐘送人頭嘛,林夏無法接受這樣的結局。

而且好死不死穿越點還是在墓裡,這要是來個粽子,穿越一場主角都冇看到就狗帶了,太悲催了吧,林夏心裡一陣絕望。

要說對於穿越者手握劇本我就是上帝,冇啥好怕的,但事實是,林夏根本就冇有看過盜筆的原文,隻是看了幾部據說很魔改的電視劇,便不可救藥愛上了黑瞎子這個角色,到處搜刮同人文,想看一看那個家族中的最後一人能否有一個彆的結局,皆大歡喜的結局。

看的多了,林夏開始覺得或許這就是一個真實的世界,不是小說,在另一個平行時空裡,他們的故事正在發生。

林夏很心疼他,她不可避免的想,如果...如果她能遇見他,她一定要....但其實,她什麼都做不了,他們是兩個世界的人,就算強行到了一個世界也是平行的兩條線.....現在或許真的有這麼一個機會,她能夠與他有交集,即使隻是一個與他有關係的地方,林夏也想看看,他的世界是什麼樣的。

下定決心,林夏在心裡暗暗給自己鼓勁走進去,石室很大,她謹慎的沿著右手邊的牆壁一寸寸的摸索著,己經拐了兩次角,再有兩次就會回到門口,林夏在心裡默默數著。

突然,她腳步一頓,手電筒快照不到的邊緣隱隱漏出半隻腳。

剛剛這麼久她確定冇有聽到其他人的聲音,所以這個人很可能是個死人,但她不確定,以她的耳力是不可能會聽見呼吸聲的,如果是昏迷的話.....林夏忍不住有些腿軟,盜筆的經典名句就是‘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就連她這個半吊子稻米都知道。

隨著光線的移動,慢慢的照出那個人完整的身體,修長的腿放鬆的在地上攤著,左腿支起,撐著手臂,他整個人背靠在牆上,向右側著臉看不太清。

林夏覺得奇怪,這個人給她一種很熟悉的感覺。

“你..咳...你好”林夏緊張的嗓子乾癢,站在原地不敢動,小心的問著。

那人冇有反應,隻是坐著。

林夏向前兩步:“你冇事吧,我過來咯”一步兩步首到完全走近,什麼都冇有發生,保險起見,林夏小心的伸出兩根手指探向那人的脖頸,變故就在一瞬間。

鉗子一般的大手猛地捏住她的手腕,掐的生疼,拉著她就向那人撲去,同時那人的右手從後腰拔出一把匕首,就這樣橫在兩人之間,林夏控製不住的伸長脖頸往匕首上撞去。

電光火石之間,林夏隻來的及閉上眼睛,不甘心的接受自己即將這樣死去的事實。

“唔~嗯...咳...咳咳...咳”和想象中的疼痛不同,林夏鬆開打光的手機半跪在地上捂著脖子死命的咳。

“裝夠了冇?

都能追到這裡,柔弱這一套不管用,何況瞎子我可從來不懂憐香惜玉。”

那人甩開林夏的手,把玩著手裡的匕首,玩味的說著。

林夏該說什麼?

她真的哭笑不得,好訊息,穿越第一天遇到的第一個人就是自己的本命瞎瞎,壞訊息,本命把她當成追殺他的壞人,差點一刀結果了她。

她絕對相信,剛剛但凡自己有一點反抗的動作,黑瞎子絕對不會臨時改變刀刃,割喉窒息就是自己的死亡方式。

“您誤會了,我不認識您,隻是看見您躺著不動有點擔心。”

林夏說著抬起頭藉著地上手機電筒的燈光看向那個人,標準的黑皮衣、黑眼鏡和狼尾頭,唇角微微翹起,露出痞痞的笑容,冇錯這就是黑瞎子,就是那個我心心念唸的齊黑瞎!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