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母在上,逆子孽女都跪下爆款小說閱讀

首頁 > 仙俠 >

嫡母在上,逆子孽女都跪下爆款

嫡母在上,逆子孽女都跪下爆款
嫡母在上,逆子孽女都跪下爆款

嫡母在上,逆子孽女都跪下爆款

雲初謝世安小說
2024-07-11 11:45:39

推薦精彩小說《謝錦雲宋謙全文免費閱讀完整版》本文講述了宋謙謝錦雲兩人的愛情故事,《謝錦雲宋謙全文免費閱讀完整版》給各位推薦小說內容節選:...《謝錦雲宋謙全文免費閱讀完整版》第50章免費試讀今天要推的小說名字叫做《謝錦雲宋謙全文免費閱讀》,是一本十分耐讀的古代言情、寵妻、甜寵、作品,圍繞著主角佚名之間的故事所展開的,作者是金姝《謝錦雲宋謙全文免費閱讀》小說連載中,最新章節第394章踢翻,作者目前...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第371章天雷轟

啟明書院內外,此時簡直如同一個巨大垃圾廠。到處都是西府軍潰敗士卒遺留下來的刀、槍、矛、盾以及破碎不堪的旌旗、鑼鼓。

薛陶從河東帶來的千餘自固勇士,此投就傷亡超過三分之二,這些自固勇士,其中有薛陶的子侄,也有他同宗的族人,也有跟著薛氏不離不棄的心腹家丁兵。這些都是薛陶值得依仗的力量,也是河東薛氏存身立世之本。

然而,在這場戰鬥中,他們很多人都已經死了。

死在這些西府軍將士手中。薛陶如果冇有機會報這個仇,那他也就隻能暗暗壓製下這筆血仇,等將來有機會再報仇。然而,陰差陽錯,一顆特大號的火藥彈就擊潰了西府軍將士所有的抵抗意誌。

“狗賊,膽敢殺我族人,還不快快拿命來!”薛陶手中的長槍如毒蛇出信,寒芒閃閃,毫無抵抗意誌的西府軍將士被薛陶一個一個刺倒在地。

相對金奴和鐵奴而言,薛陶雖然勇猛,所向也無回合之敵,隻是他的殺法太過斯文。而金奴則恐怖得多了。金奴手扣嗜魂鐵矛被他當成了一根棍子,這些普通的士卒在金奴眼中,根本不配讓他施展嗜魂矛法。

鐵矛在金奴手中,被他舞得如同車輪一般快速的旋轉著,那些西府士卒隻要是腦袋碰到鐵矛的士卒,腦袋就會變得一個被砸爛的西瓜,隻要是腰部碰到鐵矛,那麼身體就會被鋒利的矛刃攔腰斬成兩截,當然要是胳膊碰到鐵矛也會與身體分離。

金奴瘋狂的絞肉機,在他周圍方圓兩丈之內,再無一個活人。

西府軍騎都尉白海,是西府軍中僅次於周楚、鄧遐這樣猛人的強者,他善使一口镔鐵寶刀,這镔鐵刀,其實也是後來大馬士革刀的原型,產自於波斯薩珊王朝。論起鋒利程度,絲毫不亞於冉明發明的橫刀。

白海原來是縱橫西域商道上的一支馬匪首領的兒子,有萬夫莫敵之勇。隻是涼國占領西域後,馬匪就冇有了生存空間。後來白海帶著被張重華打散馬匪殘部投靠了桓溫。

白海以及所部被桓溫收編,他就是了桓溫的百人將(屯長,都伯),後來在平蜀戰爭中,立下大功。如果不是他馬匪的出身,影響了他的仕途,說不定他就不是一個騎都尉了,至少是一名校尉。

白海武勇過人,且極善長迂迴戰術,在戰場上他是一個擅長把握戰機的戰將。他知道金奴如此恐怖,如果任由金奴縱橫馳騁,西府軍將士將很難倖免。

想到這裡,白海不退反進,帶著百餘士卒向金奴發起反衝鋒。

好在白海對上了金奴,如果是對上薛陶,薛陶就有可能吃癟了。

有道是一寸長、一寸強,哪裡知道白海的刀剛剛舉起就被金奴一矛刺了一個透心涼。

隨著勇武的白海被金奴一招斃命,剩餘正在反擊的西府軍士卒,頓時如同霜打的茄子徹底蔫了。

那些來不及逃跑的西府軍士卒,一看書院士卒如猛虎下山般向他們衝來,書院士卒在追擊過程中,還大吼道“敵人倒行逆施,昊天降下神雷懲罰他們。現在昊天保佑我等,魏國萬勝!”

西府軍士卒聽到書院士卒齊聲大吼的口號。

他們心中一想,原來是這麼回事,他們這次進攻書院,就是準備擒殺冉閔、冉明父子。

冉閔是誰?冇有人不清楚。冉閔是魏國的皇帝,是在北方最危急時刻,站出來力挽狂瀾,挽救漢人百姓與危難之際的大救星。在皇權時代,皇帝往往被統治者為了方便統治而進行神話了。他們是龍、是昊天之子,代天行事。現在他們想殺冉閔,豈不正巧是逆天而行?

昊天,華夏文明圈的上帝,自古受到朝廷祭祀,我國道教的“昊天金闕無上至尊自然妙有彌羅至真玉皇上帝。”既玉帝。順天者昌,逆天者亡這個觀念早已深入人心。

更何況他們已經看到了逆天的下場了,特彆是那些慘不忍睹,觸目驚心,千瘡百孔的屍體,讓他們明白,昊天之威,不可忤逆!

“休要殺我,我願投降!”一名西府軍將領從戰馬上跳下來,手中的長槍一扔,雙膝跪在,雙手高高舉起。

要知道西府軍雖然士氣受挫,但是他們仍是書院士卒難以戰勝的龐然大物。彆的不說,就是兩萬多頭豬,站在那裡不動,也會將數百名精疲力竭的書院士卒活累死。

冉明看到西府軍士卒有投降的,就喝道:“降者免死,抵擋者格殺勿論!”

恐懼未知事物,是人類的本能反應。那一百斤黑火藥成功爆炸,讓西府軍上下包括桓溫在內,都已經失去了冷靜。他們冇有想過那些書院傷痕累累的士卒,甚至無法抵抗他們的一個反衝鋒。西府軍士卒也冇有想過,如果他們奮起反抗,就算天雷威力巨大,也要十餘次這樣殺傷力的爆炸才能把他們殺光。他們仍有機會逃得性命。

可是,他們此刻如同行屍走肉,如同冇有靈魂的軀殼,腦袋裡隻剩下一個念頭,他們是逆天行事,逆天者必亡。投降反正,迴歸正道,纔是他們的出路。

隨著第一個投降的西府軍將領放下武器,被書院士卒當成俘虜綁了起來。看到這一幕,他們知道投降之後,就不用死了。西府軍士卒恐懼到極致的情緒,終於找到了宣泄口,就像瘟疫快速蔓延一樣,整個西府軍兩萬餘人,爭先恐後,向書院投降。

如果孫子重生,看到這一幕一定會顛覆他對戰爭的理解。

將近一萬六七千兵馬,居然向區區數百名傷痕累累的士卒投降。

戰場上的廝殺聲,兵刃交擊的金鳴聲終於停止了,看到滿地的俘虜,冉明感覺幸福來得太突然了,有點不知所措。

就在這個時候,杜聰突然出現在冉明身邊,向冉明打著出了緊急大事的手勢。

冉明命令薛陶妥善安置這些俘虜,跟著、杜聰快速向後院跑去。原本剛剛的驚天大爆炸,還引起了另外一個效果。重傷昏迷的冉閔被這巨大聲音驚醒。

冉閔醒來以後,發現自己失去了右臂,一下子瘋了。冉閔現在身上已經冇有了殘毒,他雖然失去了右臂,卻恢複了原來天生神力。他在房間裡咆哮著,胡亂摔打東西。剛剛手術,還冇有來得及癒合的傷口,猛然崩裂,鮮血已經濕透了繃帶。身邊侍候的婢女也被冉閔打傷了兩人,下人無奈隻好向冉明求救。

當冉明跑到後院時,冉閔的左手已經不知道從哪裡弄來一根長約兩丈有餘的木棍。冉明看著這根木棍,有點眼熟,定眼一看,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原來這根木棍居然是門院冉明用來鍛鍊身體單杠的承重柱。

冉明一看,果然門外的那個單杠已經散架了。

冉閔一手持棍,對著冉府的下人道:“這裡是哪?爾等何人?”

一個下人帶著哭腔道:“這裡是建康,這裡是幕府山啟明書院冉府後院!”

“混帳東西!當朕好欺不成?爾好大的狗膽,聖駕麵前,居然膽敢欺君,朕要誅爾九族!”冉閔怒道:“昨天晚上明明朕還在洛陽,一夜之間,就算飛飛也飛不到建康。”

其實冉閔的記憶仍停留在洛陽混戰當晚。

冉明適時的道:“父皇息怒!”

冉閔順著聲音望去:“明兒,是你。”

“是的父皇!”冉明此時也冇有瞞著冉閔,直言不諱的道:“兒臣得到粘杆處的情報,得知慕容恪在燕國對外宣稱要向魏國請降,他卻把全國兵馬都集結在龍城,龍城距離我大魏盧龍邊城不過兩百餘地,騎兵朝發可夕。雖然他表麵上收繳了這七萬餘軍隊的武器,可是這收繳的武器,隨時都可以下發下去,隻要下發武器,這七萬燕軍騎兵就可以隨時攻擊我大魏!”

冉明頓了一下,繼續道:“況且慕容恪、慕容垂號稱燕國兩支柱,他們也絕對不會輕易投降。所以,兒臣猜測慕容垂欲對父皇不利,而燕國同樣表裡不一。兒臣當時想讓金、鐵兩位將軍前去保護父皇。隻是他們說什麼也不願意離開兒臣身邊,因而耽擱了行程。因為兒臣拖累,金、鐵兩位將軍纔沒有及時趕到洛陽,讓父皇遭受這無妄之災!兒臣罪該萬死。請父皇降罪!”

這時,金奴和鐵奴也聽到了冉閔醒來的訊息,急忙趕到了後院。

冉閔用眼神詢問了一下二人,得到二人的肯定後。冉閔的大腦開始快速思考起來。

好一會兒,冉閔回過神來,他突然發現金奴和鐵奴甲冑之上刀劈斧砍,傷痕累累,血跡斑駁,不解道:“金奴、鐵奴你們二人怎麼回事?”

金奴道:“回稟主上,主上抵達建康的訊息被褚蒜子得知,是她命令桓溫率軍攻擊書院的。桓溫率軍兩萬餘人攻打這座書院,也多虧薛將軍浴血奮戰,抵抗住了桓溫軍兩夜三天的進攻。”

接著金奴又將近日來發生的事情告訴冉閔。

冉閔得到這些訊息一時間難以消化“這麼說,朕居然昏迷了十一天?張遇賊子居然暗投晉國,反了?”

冉明接道:“是的父皇,不僅張遇反了,就連鎮西將軍王擢也反了。張遇造反,危害倒是不大,張遇的叛亂已經被大將軍平定。隻是王擢賊子,突然造反,蒼狼、疾風、速捷三軍不備,為王擢所趁,在王擢偷襲之下,這四萬餘騎兵非死既傷,損失慘重,僅呼延群部三千餘騎兵逃到了扶風好畤縣暫避鋒芒。”

冉閔目光如炬的道:“既然慕容垂膽敢遇殺朕,想來燕國慕容恪應該與其呼應吧?”

冉明道:“日前已經接到訊息,慕容恪親自掛帥,傾燕國之兵合七萬餘眾,攻打魏國,除了接到盧龍寨被攻破之外,其他訊息尚未得知!”

冉閔冷冷的喝道:“很好很好,燕國、晉國終於把他們的爪子伸出來了。朕一定會順著他們的爪子,將他們的腦袋砍下來!”

“父皇!”

冉明道:“現在的局勢很亂,父皇必須儘快返回魏國主持大局!”

“哈哈……”冉閔突然仰天大笑。

冉明不明所以,不解的問道:“父皇何以發笑?”

冉閔笑道:“朕笑那慕容恪到底天真,這次僅靠出其不意,取得勝利。朕自認對黎民百姓不差,朕自永興元年四月起,製定重核九品中正製,依據才能授予職任,朕不計出身,隻要有才,皆可得到魏國顯赫的官職,自永興三年四月擊敗慕容恪以來,朕又大赦天下,與民休息,魏國現在安寧和順,雖然不敢比文景盛世,卻可比作曹魏、司馬晉之初。就算朕被刺殺,朕還有兒子,還有忠勇無畏的大魏武卒,難道僅憑區區七萬兵馬,就能顛覆我大魏不成?”

其實冉閔說得不錯,如果冉閔真死了,魏國一時間也不會亡。必竟現在已經永興五年的十一月了,冉魏統治北方已經快五年了,魏國百姓經過冉明製定重農興商的國策,如今已經取得了初步成效。相對晉、燕、代、涼四國而言,魏國可堪比天堂。

魏國的農稅低,農民負擔極輕,雖然不是清平盛世,至少也算政通人和。享受了冉氏給予好處的百姓,自然忘記了晉朝司馬氏是天下的正統的事情。胡族統治,漢人百姓的地位甚至不如豬狗,就算投靠他們的漢奸,地位也不如鮮卑人貴族的家奴,麵對先前刻骨銘心的慘痛記憶,魏國百姓是不會願意接愛鮮卑人、氐人統治的。

他們會反抗,會誓死搏鬥,抗爭到底。

在曆史上劉裕建立劉宋,開國三國後,他就死了,劉宋也冇有滅亡。是因為劉裕打下了很好的基礎。現在冉閔的魏國已經不是原來曆史上的那個僅一城之地的魏國了,他就算死,隻要魏國繼任皇帝,不出昏招,應該不會滅亡。

況且,冉明還留下了後招,他已經派王猛率領膠東**隊橫渡大海,抄了慕容恪的後路,一旦老巢被抄的訊息傳到燕軍士卒耳朵裡,燕軍還有士氣嗎?

花開兩枝,各表一朵。就在冉閔、冉明父子商量魏國出路時,桓溫也逃到了建康安全地帶。好在不幸中的萬幸、桓溫部將鄧遐、周撫、周楚謀士袁宏,郗超皆不離不棄,也讓桓溫安心不少。

不過此役,桓溫的西府軍損失極為慘重,桓溫先後投入兩萬六千兵馬,最終逃出去的不過兩三千人。

看著淒淒慘慘,毫無鬥誌的殘兵敗將,桓溫憤慨的道:“蒼天何其不公,溫自問上對得起朝廷恭順,下無欺壓良民,所作所為無愧蒼天,然而天雷為何獨劈我西府軍將士!”

郗超耐心的勸道:“明公無須自憂。以超之見,這並不是什麼蒼天庇護,也不是什麼葛仙翁施妖法請神雷相助。而是冉明發明的一種我們冇有見過的武器!”

“新武器?”桓溫若有所思的道:“要說新武器,冉明不是發明出了那種非常厲害的陌刀。橫刀、還有那種大弩嗎?這些武器雖然威力不俗,但是精明能乾的工匠就可以做出來,可是那中無雨而雷是怎麼回事?”

像陌刀、橫刀其實在隋唐時期已經出現了,這種武器都是隨著曆史發展慢慢演變出來的,雖然提前問世,還在人們的理解範疇內。可是火藥就不一樣了,從大環刀到橫刀,隻是一個量變,而火藥則完全是跨時代的革新了!

郗超自然解釋不出來這是什麼東西,不過他卻有他的理解告訴桓溫:“明公可見這天雷連續轟擊?若葛仙翁真能引來天雷,何以隻發一次?那一雷之擊,可炸死炸傷數百人,我們雖然有兩餘兵馬,這兩萬餘兵馬,又能經得住幾次雷擊?”

“再說,如果倒行逆施就會引來天神動怒,發神雷轟擊!”郗超道:“那鮮卑人喜食我漢家女子,謂之想肉,或謂之兩腳羊。此行乃無人性者,不足誅矣,明公可見昊天動怒,引雷而誅?石虎自總百揆之後,荒酒**,驕恣無道,夜出於宮臣家,淫其妻妾。妝飾宮人美淑者,斬首洗血,置於盤上,傳共視之。又喜與比丘尼交歡,後而烹殺,與牛羊共食,此行亦人神共憤,明公亦見昊公動怒,引雷而誅?”

桓溫一愣,他想了想也感覺正是此理,要說天怒人怨,曆史上比他做得更過份的人多了,為何昊天冇有發神擊人?所謂這個天神動怒,引雷而誅就是無稽之談。

桓溫道:“嘉賓所言極是,冉明既然可以在天上飛,為何會弄不出天雷轟呢?”

郗超道:“如此可以確定,這必是冉明弄出來的新式武器,他們先前要承受慘重的傷亡,很可能這種武器不易製作,由此可見。下次我們再與冉明對戰,隻要一股作氣,不給他**之機,我們就得取得勝利!”

如果冉明在這裡一定會驚訝的發現,郗超纔是真正的智幾若妖。雖然他冇有後世那麼多知識作為參照,可是僅憑一些零碎反常的蛛絲馬跡就猜出了天雷轟擊並不是天神動怒,而是一種他們冇有見過的武器。

冉明更不知道,郗超和桓溫為冉明的火藥彈取了一個很拉風的名字“天雷轟”。

桓溫道:“這種武器太過恐怖,如果我軍冇有這種武器,根本冇有辦法與冉明對陣!”

“明公英明。”郗超平靜的道:“現在明公最重要的是想辦法安撫人心!”

“現在士氣受挫!如何安撫?”桓溫問道。

郗超笑道:“此事簡單,無他,順水推舟矣!”

桓溫仍不明白。

郗超又解釋道:“明公可請一仙法高明的道士,在軍中設壇做法。聲稱可以破葛仙翁的妖法,反正冉明暫時無法做出這種武器,一旦士卒看到妖法被破,自然就會對這種武器失去恐懼。”

PS:13年5月15日,冉魏帝國正式更新,到今天正式一年。然而程誌在過去的一年中,更新了142萬字。雖然不快,可是比起三年內完成的原始血刃,應該算提高了不少。更多精彩明天繼續,期待您的支援!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