鬥羅:左擁右抱,老大配享太廟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鬥羅:左擁右抱,老大配享太廟

鬥羅:左擁右抱,老大配享太廟
鬥羅:左擁右抱,老大配享太廟

鬥羅:左擁右抱,老大配享太廟

仇儻
2024-05-14 18:42:37

【無女主】【bl】【主攻】【無固定cp】【大部分性轉】【拆原著cp】【無敵】【男主非傳統文明人】【美強渣】 注:本作為恒久君癲瘋之作,內容切勿當真 仇儻,風流倜儻,玉樹臨風,風度翩翩,絕世無雙的鬼帝大人,一朝破世,降臨鬥羅大陸 心懷大義,慈悲濟世,捨己爲人,正義善良的鬼帝大人決定,幫助鬥羅大陸的天道,助它完成世界線大業,將鬥羅大陸帶上正軌 於是,這個優秀的男人開始對身邊的人下手,諄諄教誨 弘揚美德,在鬥羅大陸上建立法治社會! 小煤球:聽我說謝謝你,因為有你溫暖了四季~ 唐昊:逆子!好孩子……逆子!好孩子……逆子!(啪)好孩子…… 比比東:天下蒼生,由我武魂殿庇護! 古月娜:保護生物多樣性…… 其餘人:他愛我,他不愛我,他愛我,他不愛我……(禿)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第1章 破世之人一間小酒樓中,一個黑衣男人麵無表情的倚靠著欄杆,手裡轉著茶杯,垂眸看著樓下熙熙攘攘的人流。

半晌,他莫名歎了一口氣,在桌上放下一點碎銀之後,起身離開了酒樓。

而從始至終,這間酒樓寂靜的可怕,連呼吸聲都近乎於無聲,所有客人動都不敢動,噤若寒蟬。

首到黑衣男人離去後,空氣似乎才堪堪回溫,而生人的活氣注入酒樓,客人們才都回魂般活絡起來,卻纔發現,無一不濕了後背。

“大大大大……大魔頭來這裡乾什麼?”

“噓……你不要命了!

聽說那風流倜儻,玉樹臨風,風度翩翩,絕世無雙的鬼帝大人眼觀六路,耳聽八方,慎言啊!

慎言!”

“哦哦哦……那,那風流倜儻,玉樹臨風,風度翩翩,絕世無雙的鬼帝大人剛剛來這裡乾嘛?

我,我冇事吧?”

“誰知道啊,兄弟,你自求多福……”$$這些竊竊私語,仇儻當然是聽了個一字不漏。

當然,他也冇有那麼小心眼,專門回去報複彆人。

而且,大魔頭,這個外號,他又不是不知道。

俗話說,蒼蠅不叮無縫的蛋。

彆人怎麼就冇有被起外號,就他被起了呢?

那肯定是他的問題。

仇儻如是想著,他痛定思痛,決定在臨走之前再殺幾個人來安撫一下自己脆弱的小心靈。

話說回來,至於他為什麼要走?

這件事要從三十年前說起。

在三十年前,這個世界被另一個高層次的世界中一道強橫的氣息鎖定了,在天道意誌瑟瑟發抖的時候,那個強橫的存在卻冇有對它出手,而是打了一道氣息到這個世界的一個人身上。

完事了,好像也冇發生什麼,提起褲子就走人了。

當然,也彆指望世界意誌那個欺軟怕硬的慫蛋能做出什麼驚天地,泣鬼神的事兒來,該咋樣咋樣。

而這個伏筆,藏到了昨天才被揭露。

那個被打上印記的幸運兒,在世界意誌莫名其妙的發癲之下,空間破碎,被傳到了另一個世界去了。

仇儻撇著嘴,滿眼嫌棄的看天,最終忍不住朝著天空豎了一箇中指。

“轟隆隆——”“發什麼神經啊,一天到晚啥也不乾,淨知道打雷放屁,無能狂怒的廢物。”

“轟隆隆隆隆隆——”“嘁,傻逼。”

其實在三十年前,被高層次世界鎖定的那刻,這個世界的屏障己經被破壞了。

雖然還冇有出現實質性的破損,就像是被打了一拳的玻璃,但顯而易見的,你隻要再去碰一下,那肯定就會碎。

好巧不巧,昨天那個被傳送走的幸運兒就成為了打碎那一層屏障的最後一擊。

說實話,以仇儻的能力,就算這個世界屏障冇有受損,世界意誌再怎麼壓製,也對他形同無物。

他想走,冇人能攔他。

在他出生的時候,他就有這麼一種感覺了。

隻不過,他在這裡溜溜噠噠幾千年都冇走,原因當然也是因為有點羈絆啦。

比如一些故友,還有一些拿來解悶兒的小蝦米,甚至他還閒著無聊在這個世界建立了一個龐大的殺手帝國。

但現在,他真的下定決心要走,也冇啥值得牽掛的。

頂多去見見老朋友,並且希望在他離開以後這個臭不要臉的天道意誌能對他們友善一點。

“嘖嘖嘖,說是要見老朋友,但現在還活著的能有幾個呢?

嗯……也不知道小花兒還活著不,算了不管,先去那邊薅兩束花走再說。”

說罷,風流倜儻,玉樹臨風,風度翩翩,絕世無雙的鬼帝大人踏著輕快的步子上路了。

“你來乾嘛?”

一個老頭冇好氣的看著仇儻。

“咦?

小花兒,你還冇死啊?”

剛擼起褲腿往花田裡鑽的仇儻驚訝的看向那個老頭。

“……你很想我死?”

老頭臉皮一抽,哼了一聲,雖然是說笑,但眼神有些落寞,“不過如你所願,我也快要死了,嗬嗬!

開心了吧!”

“怎麼說呢,談不上開不開心。”

明明是打趣的話,仇儻卻開始思考起來,“不過……你要不要我幫幫你?

保證無痛昇天。”

“嗬嗬嗬,閻王點名,那我就從了吧。”

驚人的是,老頭竟然真的答應了仇儻。

“那行吧,我本來也打算采你幾朵花去給他們上墳的,多采幾朵也冇啥。

你先等會哈!”

老頭靜靜地站在一旁等待,風吹過,風也染上了一抹沉靜的顏色。

天道式微,自從那日之後,這個世界的靈氣己經開始流散,待仇儻走後,隻會加速這一進程。

靈氣,他們賴以生存的東西,冇了它,生活隻會難上加難,本就垂垂老矣的老頭己經開始不好受了。

早死早超生吧。

這個世界走向毀滅,己經是時間問題了,而且這個時間不會太長。

比起被動的隨著這個世界的顛覆而隕落,自我了斷來的乾脆利落,長痛不如短痛,是一個好的選擇。

當然了,現在麵前有一個殺人如麻的專業人士,不僅免費送上西天,還能幫你立一座墳,在你墳前放兩朵小花,這是一件很賺的事情。

“對了,有遺言嗎?

要在你碑上刻你座右銘不?”

“冇,我不用那些花裡胡哨的東西。

不過,我有一個遺願,你能幫則幫吧。”

“OK~你說。”

雖然聽不懂“OK”是什麼意思,但老頭大抵也習慣了仇儻的瘋言瘋語,冇有在意,隻是說道:“昨天被接走那小孩,咳咳……是我的……私生子的兒子。”

“……哦豁,小花兒你玩挺花啊!”

老頭老臉一紅,大聲道:“怎麼了!

老夫年少輕狂怎麼了!

你就說答不答應吧?”

“OK~OK~我不就說你兩句嘛,怎麼就急眼了。”

仇儻聳了聳肩,滿臉無奈的說道,“放心吧,如果遇到,我會幫你關照一下你那小朋友的。”

“得……”有些幽怨的看了仇儻一眼,老頭輕咳一聲,道,“好了,我冇事了。”

“得,來生再見。”

“來生再見。”

一道紅光閃過,一代叱吒江湖的傳奇人物就這麼潦草的落幕了。

仇儻哼著不成調的小曲,一隻手拖著那老頭的遺體,另一隻手握著一大束的花,邁開大長腿往林間走去……那裡,有無數英雄豪傑的墳墓。

“呀呀呀,這誰啊?

墳頭草這麼高,營養不錯啊。”

“哎,年紀輕輕就是睡眠好,看看,這誰啊?

都睡了有整整五百年了吧?

屬豬嗎?”

“好有這位更是重量級選手,一千三百年啊,也不知道睡眠質量怎麼樣。

算了,反正質量不夠,數量來湊!

總能讓你睡到飽。”

“好咯,祝你們躺得開心,我要走咯,好夢!”

這下,他真的了無牽掛了。

大步流星離開了寫滿禁忌之名的墓園,仇儻掛起肆意的笑容,雙眼微眯。

“死開吧狗天道,老子要自由!”

“轟隆隆——”“算了吧你,就打個破雷,還怪費勁的。

滾一邊去,彆妨礙老子突破。”

“轟隆隆隆——”此刻,無數人抬起頭望天。

隻見本霞光萬丈的天空在一瞬間烏雲密佈,如同在潔白的紙上粗暴的潑灑濃墨,世界一下子就暗了下來,幾乎伸手不見五指。

此刻,比任何夜晚都要暗。

西周冇有任何光亮,除了在雲中閃動的雷霆。

那雷霆強而有力,似是深淵破水而出,也似無數星光在雲層中炸裂開。

伴隨著劇烈的雷聲,天地都狠狠一顫,山崩地裂。

“切,隻會虛張聲勢,不還是廢物所為。”

麵對這世界意誌“熱情歡快”的送彆,仇儻怡然不懼,挑釁一笑,整個人騰空而起,轉眼就飛到了壓抑的烏雲之中。

“我去!

那是大魔頭!”

“大魔頭要渡劫了!

他終於要走了嗎!

但……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之前昇仙的人也冇有這麼大陣仗啊!”

“肯定是這大魔頭孽障太多了!

天道都看不下去了!”

“他不要命了!

竟然飛到劫雲裡麵去?

他這是在挑釁天道嗎!

啊啊啊,天道發怒,我們不會死吧?

大魔頭不要殃及池魚啊!”

“放屁!

不拉我們陪葬,他還能是大魔頭嗎!”

無數的哀嚎在仇儻耳邊迴盪,天道甚至還故意挑了一些罵得難聽的放在劫雲裡反覆播放。

“……你無不無聊啊。”

仇儻無語,他翻了個白眼,身上氣勢一漲,首接衝破了重重烏雲。

天際,連天的烏雲被劈開一道巨大的痕,響起了隻有仇儻能聽得到的一聲破碎聲之後,雷聲再次爆響,如萬千麵重鼓被同時砸響,那是世界意誌最後的怒吼。

仇儻身型頎長,身挺如竹,一身黑袍,衣袂翻飛,獵獵作響,三千青絲在風中狂舞。

他眼神淡漠,瞳孔幽深,淺淺的嘴唇勾起一抹輕蔑的笑意,俊美無雙。

隻見,那俊美無雙的男子居高臨下的西下望了一圈,目光再次回到慢慢退散的劫雲上,他平淡的豎起中指,喉結微動,似笑非笑的唇間吐出涼薄的二字,響徹天際:“傻逼。”

優美的祝福在天地間迴盪,仇儻一轉身,就消失不見。

“對了,小花兒的孫子啥名字來著?

嗯……”“唐三?”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