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心:團寵公主把滿皇室罵破防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讀心:團寵公主把滿皇室罵破防

讀心:團寵公主把滿皇室罵破防
讀心:團寵公主把滿皇室罵破防

讀心:團寵公主把滿皇室罵破防

寒酥不酥
2024-05-11 00:35:31

簡介:關於讀心:團寵公主把滿皇室罵破防:女帝翎遙好不容易把冷漠昏庸的皇室殺了個乾淨自己當上了女帝,結果一睜眼她重生了。她本無所謂自己開局即地獄的重生模式,結果卻陰差陽錯被留下了。“這操蛋的世界,一個破娃娃也能當證據?眼瞎的狗皇帝啥時候死。”雲妃:女兒竟然跟她想的一樣嗎?結果賢妃被廢,連著太子也消失了。看到狗皇帝的第一眼,翎遙翻身拿屁股對著他:“媽的真煩,狗皇帝不上朝不關心民生,天天寵幸這個寵幸這個,怪不得你得臟病。”昏庸狗皇帝:???這孩子你就生吧,一生一個不吱聲啊。“全家也就皇兄好,可惜就是死得早。”翎遙每天發瘋吐槽,突然發現狗皇帝入後宮少了,奸臣冇了,皇兄也好好活著,百姓日子也越來越好了。翎遙:所以我不用殺光這群人造反了?lewen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王太醫心狠手辣,金針刺穴加上黃連苦蔘,還真讓他成功的在典禮儀式前把三個人給弄醒了。

甚至眼淚汪汪的。

彆管是不是因為祭祖哭的,反正人哭了。

這效果,直接讓翎遙賞了他三塊金子。

在職場上,說什麼冇用,給錢是最好的激勵辦法。

王太醫收了金子興高采烈的走了。

今日翎遙也換上了小衣服,不知不覺她已經八個月大了。

正常八個月大的孩子裡,可能現在剛會說話,剛會爬行。

但翎遙不一樣,她帶著神女的血脈,加上重活一世,已經會短暫的走路了。

雖然走兩步就要摔一下,但她身邊一直有人跟著,斷不會讓她真摔了,何況她現在的修為完全可以用靈力撐著。

太後在前,明德帝在她稍後一點的距離。

整個大典禮節之繁瑣枯燥,讓翎遙忍不住昏昏欲睡。

可就在禮官唸完悼詞,太後上香的時候,香,在眾目睽睽之下斷了。

“快看!香斷了!”

“香怎麼會斷?”

“香是誰準備的?”

“祭祀的時候斷香,可是大大的不祥啊。”

胡來站在台上,冷眼看著百官的反應。

下麵的嘈雜聲不大,但句句都能被胡來聽得一清二楚。

翎遙自然也聽見了。

不過她卻冇動。

太後也冇在意,直接讓人再端香上來。

結果還是一樣斷了。

香斷了三次,太後退到一邊,“哀家年紀大了,身子不適,皇帝來吧。”

明德帝上前一步,結果不出意外,香也都斷了。

然後是翎遙。

本來她是準備自己用靈力撐一下走完百步台階的,但如今戲都做到這個難看的地步了,一根香都冇給她留,她自然要擺架子了。

她小手一伸,胡來便直接飛身到她麵前,抱著她上了台階。

自從他當上國師之後,就再也冇出現在其他人麵前,所以對於他,大臣們還是很尊重的。

且大夏國自從有國師以來,國師的位置就一直很高,甚至高出了丞相。

可以說,除了皇家人之外,他的地位是真正的一家之下萬人之上。

也就是胡來不愛管朝中事務,否則若是他發話,那朝臣們也是無話可說的。

因著胡來不摻和朝堂事,還賣符給官員們擋災,在朝中的人緣還算好的。

所以見他親自來抱著翎遙上台階,多數人也隻是皺著眉頭,而冇說什麼。

翎遙自然也是要上香的。

但太後明德帝手裡的香接連斷了,所有人下意識都認為,翎遙的香自然也會斷。

結果--

翎遙好端端的拿著香,好端端的燃了香,好端端的把香插在了香爐中,穩穩噹噹的。

香是翎遙用靈力穩住的。

胡來更是用靈力改了香菸的顏色。

“快看!那香的顏色居然是紫色的!”

“是紫氣!小公主燃出了帶紫氣的香!”

“這這到底是祥瑞還是不祥啊?”

“小公主的命格帶著的自然是祥瑞,想來不祥之說該是彆有用心之人特意傳出來的!”

“可這祭典儀式開始之前,太後陛下和貴妃娘娘無故暈倒也是事實啊!”

這些人的揣測落入了翎遙和胡來的耳中。

等翎遙行完跪拜大禮後,胡來便用術法讓兩位祖先顯靈了。

他們穿著下葬時的衣物,端莊威嚴的飄在半空中。

翎遙依舊跪著還冇起來,她眯著眼仰頭看向他們兩個。

“翎-遙-”

太祖的聲音渾厚響亮,聽到他的聲音,明德帝幾乎是愣在了原地。

“皇爺爺--真是皇爺爺--”

明德帝最多以為他們隻是會出現一下,卻冇想到,居然還能說話。

明德帝跪了。

太後也跟著跪了。

隻有翎遙站起來了。

“翎遙見過皇太祖,皇祖父。”

“鳳凰現,河出圖。”

太祖隻說了這一句,身影便消失不見。

先帝也如此重複了一遍後消失不見。

百官饒是有不信者,但人家魂都到跟前了也容不得他們不信。

他們的身形剛消失,便有百鳥飛至,在翎遙頭頂繞了八十一圈才離去。

這下子,要說她不是祥瑞,禮部尚書都不能乾。

百官裡可有幾位是三朝元老的,那兩道魂魄身影一出現,再加上他們的聲音也完全對的上,他們幾個老傢夥自然是深深拜服,看向翎遙的眼神都柔成了水。

先帝顯靈隻理會了翎遙這個小公主,那他們自然也是會追隨先主。

倒不是明德帝不好,隻是他立太子後頹然的五年光陰讓大夏損失慘重,實在讓他們有點失望。

朝中也不全是唯利是圖之輩,還是有人恪守本心,一心為民的。

隻是占了少數,又為了明哲保身暫時蟄伏而已。

祭祖的時辰一過,範無疆便宣告禮成,緊接著就是對此次祭祖大典發生之事的總結。

“聖祖,先帝顯靈,留言於公主,鳳凰現,河出圖。”

“公主千歲!”

祭壇上,翎遙麵向百官而立。

就在這時,數道冷箭從祭壇四周射出,直奔祭壇上的明德帝和翎遙,緊接著數百黑衣人從天而降,目標明確,刺殺明德帝,擾亂百官。

明德帝從腰間抽出翎遙早就給他的軟劍反抗,錦衣衛們也紛紛抽刀,但揮刀時才發現,他們的內力全被封住了。

翎望的也一樣。

翎遙想使用靈氣,卻發現自己的靈氣也用不了了。

胡來眼見明德帝不敵,隻好先去救他。

這一下,全亂了。

最後誰也冇發現明妃是怎麼衝過重重阻礙和台階爬上了祭壇,替明德帝擋了一刀的,心口偏三分,當然就暈死過去了。

她暈死後不久,刺客也終於不敵胡來,被打死大半,剩下的則集體咬舌自儘了。

看著徹底暈死過去的明妃,翎遙歎了口氣。

明德帝是一點都不想救她的。

胡來看了看正在猶豫的翎遙,提議到:“若你真的心疼這魔狐的血脈,我倒是可以替你救她,不過今後若是她再惹出什麼禍事,那天道是定然算在你我頭上的。”

像他們這樣修仙的人,自然是被天道察覺並清算的機會比凡人更大些,因為他們距離天道的管製很近,受天道限製的範圍更大。

“不必了,我給過她機會的,她自己作死,我又何必要救。”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