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馬甲藏不住了小說閱讀

首頁 > 曆史 >

夫人馬甲藏不住了

夫人馬甲藏不住了
夫人馬甲藏不住了

夫人馬甲藏不住了

沈映瓊薄千豫
2024-07-11 23:49:40

沈晚瓷離婚當天,一份離婚協議突然在網絡上曝光,分分鐘成了大爆的熱搜。其中離婚原因用紅筆標出:男方功能障礙,無法履行夫妻間基本義務。晚上,她就被人堵在樓梯間。男人嗓音低沉,“我來證明一下,本人有冇有障礙。”離婚後的沈晚瓷,從小小文員一躍成為文物修複圈最年輕有為的大能。然後她發現,那個曾經常年不著家的前夫,在她麵前出現的頻率越來越高。一次宴會中,有人問起沈晚瓷現在對薄總的感覺,她懶懶抱怨:“煩人精,天生犯賤,就愛不愛他的那一個。”薄荊舟卻走過來將人打橫抱起,“再犯賤也不見你有一絲心軟。”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沈晚瓷冇有去聽秦悅織具體說了什麼,但她知道,她最後肯定是敗下陣來的一方,所以點菜的時候直接點了四人份。

如果霍霆東是從薄氏過來,多半會和薄荊舟一起。

果然,秦悅織的電話還冇打完,她就收到薄荊舟發來的資訊:「我和霆東一起過來,多點些菜。」

沈晚瓷:「好。」

秦悅織雙手托腮,耷拉著臉長籲短歎:“他說他要過來

“嗯,我點了菜了

“你怎麼一點都不意外?”

“你在霍律師麵前,有哪次不是被拿捏的那一方?”

“……”秦悅織想要辯駁,但張著嘴卻冇能說出話來,仔細回憶了一下,好像的確是這樣,她在霍霆東麵前就冇硬氣過。

雖然她的性格是張揚了點,但也不會每次都是她的錯吧,肯定是霍霆東欺她不懂法律,故意拿條款框她。

兩人聊了半個多小時,薄荊舟和霍霆東纔來,她們來的時候就已經挺晚的了,再耽擱這麼一會兒,餐廳裡就隻剩下寥寥幾桌了。

秦悅織嘟囔:“人家服務生都在打掃衛生了,時不時的就往這邊瞟,生怕耽誤了他們下班,你們就不能自己隨便找個地方吃?”

薄荊舟在沈晚瓷的身側坐下:“晚晚是我老婆,當然要跟我一起吃飯啊,至於霆東為什麼來,你自己問他

霍霆東惜字如金:“嗯

“……”秦悅織凶他:“問你了嗎?你就‘嗯’,趕緊吃飯,餓死了

幸好是吃火鍋,要是吃中餐,這會兒菜都冷透了。

薄荊舟冇興趣看他們,扭頭問沈晚瓷:“去逛街了?”

剛纔在外麵就看到她手邊的那堆購物袋了。

“嗯,好久冇逛過了,今天去博物館銷假,下午正好有時間,就和悅織約了去逛街

聽到她要去上班,想到以後白天都不能見了,薄荊舟的心情立刻就沉了下來:“這麼快就要去上班了嗎,這半年你一直忙前忙後的照顧我,不再多休息一段時間?其實不上班也可以,我會賺錢,能養得起你,或者你去薄氏上班,當我的秘書,那樣我們就每天都能見上了

越說越覺得這是個不錯的提議,他眼底的神色肉眼可見的亮了:“到時候我們可以一起上班,一起下班,一起去應酬……”

秦悅織陰陽怪氣的打斷他的話,“然後她就成了依附你的菟絲草,任你想怎麼欺負就怎麼欺負,桌上吃幾碗飯都要看你臉色

薄荊舟冇有那段記憶,但秦悅織可記得一清二楚,晚瓷當初在他公司受了多少委屈,氣得她都恨不得去泰國請個小人每天詛咒他。

男人皺眉,想也冇想的反駁她:“我不會欺負她

“你都想折人家翅膀了,還說不想欺負她?晚瓷可是在國際上拿過獎的天才文物修複師,圈裡的大能提起她都是讚不絕口,這麼優秀的人,你居然想把人騙去你那兒當個整天處理雜事的秘書

“……”薄荊舟看著沈晚瓷,見她對他剛纔的提議冇有半分意動,也就冇再提了。

沈晚瓷握住他的手:“文物修複是我的興趣愛好,我冇有換工作的打算,雖然白天我們都忙,但晚上就能見上了啊

薄荊舟點頭:“嗯

從秦悅織口中知道了晚晚那麼優秀,他就完全打消了讓她去公司當秘書的念頭。

飯吃的差不多後,幾人就準備離開了,剛走到門口,就聽到有人驚喜的喊道:“秦小姐……”

聲音很陌生,秦悅織冇聽過。

她疑惑的轉頭,就見身後站著個二十歲出頭的年輕小鮮肉,微長的頭髮打理得很精緻,一米八高,穿著衛衣和牛仔褲,撲麵而來的都是少年纔有的青春氣息。

和西裝革履,一身精英範兒的霍霆東完全是截然不同的兩種風格。

秦悅織衝著那人挑了挑眉:“你在叫我?”

少年激動的跑到她身邊,想去握她的手,伸到中途卻又縮了回來。

他笑得十分燦爛:“秦小姐你不記得我了嗎?之前在醫院,我受傷了冇錢付醫藥費,是你給我付的,還請了護工照顧我

他這一提,秦悅織也隱約記了起來,好像確有其事,她當時也是去醫院看病,電梯太擠就走的樓梯,正好碰上他坐在台階上在打電話借錢,手臂上一條大口子,還時不時的在往下滴血,看著格外猙獰。

秦悅織想著年輕人自尊心強,肯定不願意被人看到這麼窘迫的一麵,所以站在那兒想等他打完電話再下樓,結果就聽到他借了一圈也冇借到錢。

於是大發慈悲,給他付了醫藥費,見他傷的是右手,還給他請了護工。

少年一直緊緊的盯著她的臉,冇放過她一絲一毫的情緒變化,見秦悅織想起來了,他鬆了口氣:“我當時借不到錢,都打算去藥店買瓶碘伏隨便擦擦的,不過那樣的話,我現在可能已經傷口感染死了,秦小姐,真是太謝謝你了

秦悅織笑著道:“冇事,舉手之勞

幾千塊,對她而言不過就是唱個素的,不含酒水那一種,冇想到這人居然記了這麼久。

“你能不能抽個時間,我想……想請你吃頓飯?”少年的臉上浮起一層薄薄的紅暈,任誰都能看出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到時候順便把錢還給你

“不用還了,我每年都會做慈善,冇想著彆人還

“要的,”少年很倔強。

秦悅織對長得帥,又感恩的人都格外有耐心,“那就……”

約個時間?

“那就現在還吧,”這話是霍霆東說的,他神色冷淡,居高臨下:“吃飯就不用了,你要是非要請了才覺得安心,那就把吃飯的錢直接折算成現金,一併轉過來吧

秦悅織:“……”

她尷尬的伸手掐霍霆東的腰,咬牙切齒的盯著他,話卻是對少年說的:“他開玩笑的,你彆放在心上

霍霆東麵不改色,“我是說真的,那錢你可以不用還,我們每年都會做慈善,捐贈出去的錢冇打算收回來,但如果你非要還,那就現在轉吧,也彆等到時候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