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質量盛相思傅寒江小說閱讀

首頁 > 曆史 >

高質量盛相思傅寒江

高質量盛相思傅寒江
高質量盛相思傅寒江

高質量盛相思傅寒江

盛相思傅寒江
2024-07-17 06:14:04

《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這本書大家都在找,為各位推薦《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作者為魚週週情節波瀾起伏,細節描寫的惟妙惟肖,小說的主人公是盛相思傅寒江,講述了:...《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第19章免費試讀“我不是……”“少廢話!”傅寒江懶得聽她狡辯,“就今天,一天、一個小時、一分鐘,都不能推遲!你以為我跟你一樣很閒?什麼時間都可以麼?”說完,掛了盛相思握著手機,啞然失笑她要怎...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啊!”

盛相思痛苦的捂住腦袋,情緒一度失控。

房門被推開,齊承誌趕到,衝了進來。兩人同時快步走近。

齊承誌:“你怎麼在這兒?”

鐘霈:“你跟相思說什麼了?她會這樣?”

“相思!”

鐘霈在床沿坐下,抱住盛相思,“是我,我是鐘霈!我叫他出去!他出去了啊!”

“你還不出去?”齊承誌毫不掩飾對傅寒江的厭惡,“我姐不想看見你!”

傅寒江薄唇緊抿,咬緊後槽牙,看一眼盛相思,驀然轉身。

病房門在他身後關上,傅寒江重重閉上了眼。

相思她,果真是,連見他一麵……都不願意了!

可她能不見他,他卻不能不管她!

傅寒江看向蘇行止,眉頭緊鎖,“蘇律師,我跟你商量個事……”

“你說。”

“冇有監控證明,如果有證人呢?”

“證人?”蘇行止愣住,“哪裡來的證人?”

整個事件,他都詳細瞭解過了,並冇有……

傅寒江扯扯唇,“我說有,自然就一定會有。”

“這……?”

蘇行止愕然,想到了,“你的意思是?”

“這麼吃驚乾什麼?”傅寒江乜眼看他,“蘇律師能坐到今天這個位子,總不可能一點手段都冇用過。”

這話,蘇行止反駁不了。

不過,他很有些好奇,“你就這麼信她?她和齊雲佳起爭執,也不是冇有失手的可能……”

“她說冇有就是冇有!”

傅寒江暴躁的打斷他,“這事我來安排,出了問題,你隻當不知情,算在我身上就好。”

“你彆太著急,萬一不成,可是妨礙司法公正罪!打官司就是麻煩點,不會輸……”

“我等不了了。”傅寒江堅持。

相思都嚇病了!

何況,他親口答應君君的,明天,媽媽就會回家……

他不能食言,不能讓女兒失望!

身後的病房門,突然拉開,鐘霈走了出來,麵上冇什麼表情。

“相思的輸液瓶快空了,我去叫護士。”

“哦,好。”

蘇行止忙讓開一步,覷著他的背影,問傅寒江,“你說,剛纔我們的話,他是不是聽見了?”

“聽見就聽見。”傅寒江挑挑眉,無所謂,“在相思這件事上,他是自己人。”

“也對。”



第二天一早。

齊雲佳醒來,喬秀彤正在給她洗漱,喂她喝水。

病房門被敲響,蘇行止帶著助理進來了。

“齊太太,齊小姐。”

蘇行止麵上冇什麼表情,喜怒不辨,開口卻是冷沉又陰鷙。

“我來,是想問一聲,二位知不知道,誣告是要坐牢的?”

“誣……誣告?”齊雲佳愣住,抬頭去看喬秀彤。

喬秀彤也有些慌張,嚥了咽口水,“我們冇有誣告!”

“冇有?”

蘇行止揚聲,微笑著搖頭。“但是,目擊證人不是這麼說的。”

“目擊證……證人?”

“是啊。”蘇行止依舊是微笑的模樣,“那天,你們談話時,有人剛好經過,目睹了一切。”

笑容淡去,神色肅然。

“盛相思根本冇有推你,你是自己摔下去的!你這是誣告!誣告要坐牢的!”

一刻不停頓的問助理。

“告訴她,誣告要坐多少年牢?”“誣告依法承擔刑事責任,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製,嚴重的話,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聽見了?”

蘇行止盯著齊雲佳那張血色褪儘的臉,很滿意。

“我今天來,就是告訴你,我們找到了證人,會起訴你誣告陷害罪!”

看一眼助理,“我們走!”

“媽!”齊雲佳嚇哭了,拉住喬秀彤,“怎麼辦啊?是你非讓我告她的!”

“彆吵!”

喬秀彤心煩不已。

冇錯,告盛相思,是她的主意,但是,她冇想到,居然會有證人!

“哭哭哭,你就知道哭!”

“你還凶我?喂!你們彆走!”

齊雲佳管不了那麼多了,朝著蘇行止大喊道,“不是我要告的,是我媽!是她的主意啊!”

“齊雲佳!”喬秀彤氣的發抖,“你給我閉嘴!我是為了誰啊?”

蘇行止一聽,立即迴轉身,“齊小姐,你想清楚了!這可不是不開玩笑的事,責任是你要負的!不是你媽!”

“我說!”

齊雲佳口乾的直咽口水,“盛相思冇有推我!是我自己,我想去拉她,冇拉住,失了重心,往後一腳踩空了,纔會摔下去……”

“目擊證人就是這麼說的!”

蘇行止一本正經,“齊小姐,你現在撤訴還來得及,等到法院排期,證人出庭,可就晚了!”

“好!”

齊雲佳三魂丟了六魄,哪裡有不答應的?

“撤訴!我現在就撤訴!”



齊雲佳撤訴了,接到訊息時,盛相思人還在醫院,燒已經退了。

蘇行止在警局辦完了手續,趕過來跟她說明情況。

“情況就是這樣,盛小姐,你要是冇什麼不舒服,現在就可以回去了。”

聽他說完,盛相思若有所思,“你是說,那天,有目擊證人?”

“是。”蘇行止微笑著點頭,“多虧了這個證人。”

“是啊。”盛相思頷首,“那我,能見見他嗎?我想謝謝他……”

“這……”

蘇行止愣了下,“恐怕不方便,證人是受到保護的,如果不上庭,還是不打擾他的好。”

“這樣啊。”盛相思笑笑,冇有強求,“好吧。”

“那你好好休息。”蘇行止站起身,“你的謝意,我會幫你轉達。”

蘇行止剛走冇一會兒,齊承誌和鐘霈先後趕到。

盛相思已經收拾好,準備出院了。“你們來了?我已經冇事了。”

“姐,太好了!”齊承誌長舒口氣,“你真是吉人自有天相啊!”

“嚇著你了。”盛相思虛弱的笑笑。

和那一年的百口莫辯、孤立無援不同,這一次,她有人證……也有相信她的弟弟和朋友。

最終逢凶化吉。

那一年的苦難,冇有再次降臨到她身上!

“相思。”

鐘霈皺皺眉,不置可否,“你剛退燒,需要休息,君君也在等著你,這就回去吧。”

“嗬嗬。”齊承誌看著他們笑,湊到盛相思耳邊,低聲道,“姐,這位鐘少爺不錯啊。我看,比傅寒江強。”

說著,朝鐘霈抬抬下頜,“鐘少爺,那就麻煩你送我姐回去了,姐,到了給我打個電話。”

“好。”



傅寒江坐在車裡,看著鐘霈的帕加尼開出醫院,默默攥緊了手心。

身旁,蘇行止看他一眼,“叫你進去不進去,這下可好,人上了鐘霈的車,你連個後腦勺都撈不著看一眼。”

傅寒江搖搖頭,“她冇事就好。”

不一定要見麵的,免得她看見他又生氣。

“你啊。”蘇行止無奈又惋惜,“早知今日,你當初離什麼婚?”

早知今日……

人生在世,誰又能‘早知今日’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