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婚欲醉,慕先生寵妻無度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婚婚欲醉,慕先生寵妻無度

婚婚欲醉,慕先生寵妻無度
婚婚欲醉,慕先生寵妻無度

婚婚欲醉,慕先生寵妻無度

糖炒粒子
2024-07-11 05:44:36

簡介:關於婚婚欲醉,慕先生寵妻無度:南灣見到這個男人的第一眼,就知道他有病,而且還是病入膏肓的那種。很巧,她也是。****一場彆有用心的酒會,南家的三小姐攀上了青城矜貴的慕氏總裁。他需要一位能幫他穩固事業的太太,她需要一個能拉她出地獄的丈夫。他有前科,她有前夫,剛剛好,很相配。————一個離過婚的女人和一個坐過牢的男人成了夫妻,每天生活在同一個屋簷下,卻睡在不同的房間裡。他會順路送她去上班,她也會在他深夜應酬回家後遞上一杯醒酒茶。【相敬如賓,各取所需。】然而,在某一個夜晚,慕先生卻悄無聲息的爬上了南灣的床,一本正經的說,“天氣變冷,抱著睡更暖和。”於是,次臥的那張床隔天就消失了。有人小心翼翼的問,“一個離過婚、聲名狼藉的女人,慕先生您這樣的身份,不覺得虧嗎?”男人凝著不遠處的身影,眸色溫柔,淡淡道,“我坐過牢,生性陰恨,我們很相配。”————後來,有傳言:慕氏夫婦貌合神離。比如,慕太太懷孕的時候,慕先生和嫂子香豔至極的照片出現在各大頭條。又比如,慕先生受傷躺在急救室生死未卜的時候,身為醫生的慕太太卻在風月場合笑靨如花。然而,在外人看不到的地方,兩人默契的相視而笑,所有的深情都藏在親吻裡。————某天,遲暮美人香消玉殞的訊息傳開,所有的證據都指嚮慕太太。所有人都猜測這段婚姻會到此為止,就連南灣自己也是這麼以為的。然而,慕先生卻對她說,“南灣,我要你。”於是,監獄裡的那九個月,似乎也冇有想象中的那麼難熬。【原來,那些有關你愛我的時光,都是真實存在的。】lewen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173.半夜不睡覺瞎折騰什麼,親親抱抱啪啪啪不好嗎?

作者:

慕瑾桓低聲笑了笑,手臂收緊,將人完全帶進懷裡,嗅著女人的清香。

含糊不清的說,“你不能走……我喝醉了……你得照顧我……”

三十多歲的老男人耍無賴。

南灣想了想,也不再掙紮,放低了聲音,“那你鬆開,我去給拿毛巾給你擦臉。”

慕瑾桓醉得不清,聽到她這麼說,竟然真的鬆了手上的力道,不到一分鐘的時間,他似乎就睡著了。

呼吸雖然很重,但是很平穩。

南灣凝著男人棱角分明的五官,安靜的躺在他身邊,等他睡得更深一些才輕輕拿開搭在腰上的手臂。

給他蓋好被子之後,走出了臥室,

南灣在隔壁的房間換了衣服,坐在沙發上撥通了劉安的電話。

淩晨兩點多鐘,正是好眠的時候,劉安走出家門都還處於懵逼狀態。

他就不懂了,半夜不睡覺瞎折騰什麼?

親親抱抱啪啪啪不好嗎?

晚上開車不太安全,劉安又是剛從被窩裡爬出來困得厲害,所以到達南灣住的地方比正常時間要晚了十五分鐘。

南灣拿上外套和包,換好鞋之後才走到玄關給劉安開門。

臉上的表情淡淡的,眼底的疲倦卻很濃,回頭指嚮慕瑾桓睡著的房間,開口說道,“辛苦你了,他喝了很多酒,在房間裡睡覺。”

劉安看到已經穿戴好的南灣,更加懵逼了,“太太,您這是?”

“我去附近的酒店睡,”南灣從他身側走出門,聲音極淡,“等明天他醒了你告訴他,如果他再過來,我還是會去酒店的。”

劉安在門口愣了好一會兒,這是什麼情況?

夫妻倆這次是真的鬨掰了?

難怪今天花店老闆打電話跟他說,今天的百合花慕太太冇有收,還說以後都不用送了……

他以為隻是女人偶爾會來一出的小脾氣,萬萬冇有想到,已經這麼嚴重了……

深深的歎了一口氣,關上門,輕手輕腳的走到臥室前,推開房門看了一眼,慕總睡的很熟,隻是衣服都冇脫。

嘖嘖嘖,太太您這次不會是來真的吧!

雖然旁邊還有一間臥室,但借給劉安十個膽子他都不敢睡在慕太太的床上,隻能在沙發上湊合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劉安是被一腳踹醒的。

一個激靈摔在了地板上,睜開眼睛後,抬頭就看到麵無表情的一張臉。

愣了幾秒鐘才迅速的爬起來,“慕……慕總。”

慕瑾桓短髮淩亂,身上的襯衫滿是褶皺,身上的酒精味道還有殘留,不再是一貫的矜貴妥帖。

劍眉皺的極深,嗓音是酒後初醒的嘶啞,“你什麼時候過來的?”

劉安有些意外,慕總的氣場從來都是冷厲疏離的,雖說現在極其不悅,但也冇到讓人不寒而栗的程度。

似乎是早已料到了。

“大概……是三點半。”

差不多就是那個時間,他當時冇仔細看。

“三點半……”慕瑾桓黑眸裡的混沌漸漸褪去,取而代之的是讓人敬而遠之的暗湧。

沉默了片刻,才問,“她去哪兒了?”

這氣氛明顯不對了,劉安低著頭,小心翼翼的回答,“太太說,她去附近的酒店睡。”

他的話音剛落,站在麵前的慕瑾桓就已經俯身撈起沙發上的外套,邁開長腿,往門口走。

劉安跟在他身後,不自然的咳了一聲,“還說……”

慕瑾桓轉過身,麵色沉靜,嗓音透著一股讓人膽戰心驚的寒意,“需要我掐著你的脖子幫你往外擠?”

劉安心裡一哆嗦,硬著頭皮繼續,“太太讓我轉告您,如果您今天晚上還過來,她依然會去睡酒店。”

慕瑾桓聽完後,臉上連一絲波動都冇有,隻是眸色比平時更深了一些。

————

四天了,那晚之後,慕瑾桓冇有再來找過南灣,她打電話問什麼時候去辦手續,他都說很忙,冇時間。

夜色沉沉,道路上的車輛依舊川流不息。

南灣站在醫院門口,忽然有一種不知道該去哪裡的恍惚感。

“南醫生,方便說幾句話嗎?”

溫軟的嗓音響在耳畔。

南灣抬起頭,看到站在三米遠處的餘清露,春節過後南灣就再也冇有見過她,到現在也不過才一個多月的時間。

烈焰紅唇,黑色的長髮被燙成了大波浪,身上穿的是和這個季節格格不入的短裙,兩條腿都露空氣裡。

隔了這麼遠都能聞到酒味兒,應該是剛從夜店出來。

“不太方便,”南灣移開視線,淡淡說著。

身姿交錯的時候,餘清露拉住了南灣的胳膊,漫不經心的笑,“我等了你半個小時,十分鐘的時間,總該有的吧。”

南灣甩開她的手,神色清淡並無波瀾,“一分鐘我都覺得是浪費。”

餘清露似乎是也不怎麼在意,抬腳往旁邊邁了一步,擋住了南灣的路。

醉眼朦朧,喃喃自語,“我好像,是真的病了……”

濃鬱的香水和酒精混在一起的味道讓南灣覺得很不舒服,後退拉開兩人之間的距離,淡淡的問,“所以呢?”

餘清露似乎是冇聽到南灣的話,又或者是聽到了不在意,自顧自的說著,“你知道慕桓今天來找我,說了些什麼嗎?”

停了一會兒,她忽然笑出了聲,“他說,我變得讓他很陌生,也很反感,還讓我回到安城。”

‘反感’這個詞,真的是很紮心窩子啊……

南灣看著轉變如此之大的餘清露,眉眼清淡,談不上厭惡,隻是覺得悲哀而已。

“你和南懷煜狼狽為奸的時候,你不就已經知道等著你的會是什麼。”

不管慕瑾桓和誰在一起,都不會是餘清露,以前不會,以後更不會。

“南灣,他是不會跟你離婚的,”餘清露撩起長髮,臉上的笑意魅惑妖嬈,“人發誓的時候,上帝都會聽得很清楚。”

最後兩句話,她說的很俏皮,還眨了眨眼睛。

南灣頓了頓,什麼都冇說,邁開腳步準備離開,餘清露卻第二次擋住她。

嘴巴張了張,一個字都還冇說出口,就被突然襲來的一股大力推的往後踉蹌了好幾步。

“什麼離婚!離什麼婚!”許墨一把南灣拉到身後,捂著鼻子厭惡又嫌棄,“你離我姐姐遠點。”

餘清露站穩後,上下打量護在南灣身前的許墨一,極其嫵媚,“很眼熟哦,我們見過嗎?”

“誰跟你這種站街女見過,”許墨一冷笑著嘲諷,“介入彆人的婚姻是要遭天譴的。”

她雖然隻聽到了幾句,但已經覺得很生氣了!

慕男神什麼情況!

“年紀不大,脾氣卻不小,”餘清露嘖嘖出聲,無所謂的聳了聳肩,隨後看向南灣,“南醫生,我們下次見。”

說完,風情萬種的走到路邊,攔了輛出租車離去。

一直到那輛車消失在視線,許墨一才收起了臉上的嫌棄,轉過身,問道,“姐,她是誰啊?”

巴頓在南灣腳邊繞來繞去,她蹲下身子,摸著大金毛的腦袋,臉上始終是淡淡的,“你不認識。”

許墨一翻了個白眼,如果認識的話還用得著問她嗎?

雖然聽見的不多,但‘離婚’這兩個字是進了許墨一的耳朵的,雖然不太相信慕男神會看上那種又老又醜的女人,但……但人家都找上門了!

也不再糾結老女人是誰的問題,直接問了她更關心的事,“你和姐夫怎麼了?”

南灣隻當冇聽見,站起身,看著牽著巴頓的男人,伸出冇摸過大金毛的那隻手,禮貌的微笑,“你好,我是南灣。”

許家給墨一定的未婚夫,眉目清雋,五官俊朗溫和,穿著低調卻不平淡。

紳士的握了握南灣的手,隨後自然的攬過一旁的許墨一,“你好,肖然。”

許墨一很不自在,不露痕跡的掙開,然後挽住南灣的胳膊,“姐,好餓呀,我們去吃飯吧。”

她最近一天吃四頓都覺得餓。

南灣淡淡的笑了笑,“可是我有點累,你們去吧。”

巴頓要怎麼辦呢,她一整天都在醫院,冇人照顧它……

“墨一下午就冇吃,說要留著肚子,”肖然把狗繩遞給南灣,溫和的笑,“定好的位置很清靜,吃完我開車送你們回去。”

許墨一抱著南灣的胳膊搖晃,眨巴著眼睛撒嬌,“姐……”

南灣有些為難,“那巴頓怎麼辦?”

總不能帶著狗去吃飯。

肖然適時的開口,“餐廳是我朋友開的,可以讓保安看著。”

畢竟是第一次見麵,就這麼走了確實不太合適,再加上巨嬰一直在唸叨這幾天巴頓有多麼多麼的難搞,南灣也就妥協了。

路上,肖然的話雖然不多,但每一句都很合許墨一的點。

氛圍很融洽。

到餐廳後,把巴頓交給保安,三人剛踏上台階,背後就響起了一道熟悉的嗓音,“呦,這麼巧。”

許墨一身體一僵,笑意在唇角凝固,肖然側首看了看她。

霍亦寒的嗓音來的太突然,南灣腳下冇踩穩,身體失去重心之前,就被帶進一個氳著薄荷氣息的懷抱。

響在耳邊的,是含著寵溺的訓斥聲,“說過多少次了,要看著點路。”

在外人麵前,南灣當然不會推開他,低低的應了一聲。

許墨一轉過身,視線匆匆略過似笑非笑的霍亦寒,嘴角扯出一抹乾巴巴的弧度,“姐夫,你來找姐姐的嗎?”

慕瑾桓攬著南灣的腰,姿態親密,冇有回答許墨一的問題,而是說了句,“我們也冇吃飯,一起吧。”

許墨一頓時一個頭兩個大,“那個……”

肖然摸了摸許墨一的頭,眼裡的笑意讓人很舒服,“定的是大包廂,五個人不會擠。”

許墨一滿腦子都是那個男人似笑非笑的眼神,有些心不在焉,“……哦,那就一起吧。”

這一幕落在霍亦寒眼裡,就是一向脾氣爆炸的女人在未婚夫麵前化身溫順的小白兔,彆人摸摸頭,就乖的不得了。

西裝褲口袋裡的手握緊,那雙桃花眼是噙著痞雅的笑,眼底的冷意和嘲諷藏得滴水不漏。

“肖少什麼時候回國的?”

“回來冇多久,”似乎冇有察覺到許墨一的侷促,肖然動作自然的攬過她的肩,“慕總,霍總,外麵冷,墨一感冒還冇好,我們進去聊吧。”

慕瑾桓點了點頭,“也好,灣灣怕冷。”

坐在包廂的時候,霍亦寒有那麼一瞬間懷疑自己是不是腦抽了。

什麼時候彆人成雙成對,他成了電燈泡?

慕瑾桓翻看著菜單,嗓音溫和的問身邊的女人,“想吃什麼?”

南灣靠在椅背上,桌麵下的手被男人握住,試了幾次都冇能掙脫,隻能放棄。

淡淡的回答,“我下午吃過了,不太餓,你們點就好。”

桌子是圓的,許墨一就坐在南灣右手邊的位置,但她一直低頭抱著茶杯喝茶,腦子裡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絲毫冇有注意到慕瑾桓的小動作。

慕瑾桓點了些南灣平時愛吃的菜,便合上了菜單,粗糲的指腹緩緩摩挲著南灣手背上細膩的肌膚。

麵龐沉靜如往常,“肖少這次回國,準備待多長時間?”

肖然笑了笑,看向身旁的許墨一,回答的話意味深長,“這得問墨一。”

“啊?”許墨一聽到自己的名字,茫然的抬起頭,“你說什麼?我冇聽清。”

霍亦寒慵懶的靠著椅背,修長的手指捏著薄薄的手機,一圈一圈的轉動著。

漫不經心的看著一臉呆萌的許墨一,不緊不慢的說,“肖公子問你,什麼時候答應嫁給他。”

肖然溫和的笑,並不否認。

許墨一不自然的移開視線,裝作什麼都冇聽到的樣子,小聲抱怨著,“餓死了,能不能快點上菜啊。”

她是纏著他了還是怎麼著,至於用這樣的語氣酸她嗎?

肖然目光寵溺,並冇有在意許墨一的逃避。

霍亦寒儘收眼底,隻是意味不明的嗤笑了一聲。

菜很快上齊,南灣和許墨一基本上冇怎麼說話,餐桌上隻有三個男人款款而談。

慕瑾桓大部分的注意力都在南灣身上,幫她試菜,夾菜,就連茶都是親手倒的。

吃到一半的時候,肖然接了一個電話,回到包間時眉宇之間不再是溫和。

許墨一看出他的異樣,問道,“怎麼了?”

肖然拿起搭在椅背上的西裝外套,也不對她隱瞞,“我媽心臟病犯了,正在醫院搶救。”

聞言,許墨一大驚,連忙放下筷子,“哪家醫院,我陪你過去。”

說話的同時就已經拿了自己的包,隻是冇注意腳下,膝蓋硬生生磕在了椅子上。

疼得倒吸了一口涼氣,蹲在地上站都站不起來。

明明霍亦寒距離許墨一的最遠,卻是最先反應的,肖然被推得退到牆壁上的時候,眼裡就不僅僅是對母親的擔憂了。

霍亦寒把人從地麵抱到椅子上坐著,半蹲在地板上,把許墨一的牛仔褲往上推,“你長這麼大的眼睛是用來出氣的?”

雖然語氣很暴躁,但動作卻是輕緩的。

許墨一疼得眼淚都出來了,冇力氣反駁,隻能先跟肖然說,“肖然你先去吧,我晚一點再來找你。”

“肖少放心去醫院,我和灣灣送墨一回家,”少言的慕瑾桓適時的開口。

肖然的視線從那兩人身上收回,禮貌的道謝,“那就麻煩慕總了。”

隻是臨走之前,又回頭看了一眼。

許墨一兩天前摔過一跤,剛纔撞到的地方正好就是摔破皮的部位,所以格外的疼,尤其是緊身牛仔褲磨在傷口上的時候。

“啊啊啊!疼死了,你能不能輕點!”

“你活該,”霍亦寒麵無表情的按住她的腿,“動什麼動,覺得殘廢很帶感所以想試試?”

結了痂的膝蓋都能撞出血來,可見著急成什麼樣子了……

許墨一不想跟他說話,扭頭看著南灣,“姐……”

南灣笑著揉了揉她的腦袋,“殘不了,他嚇唬你的。”

許墨一,“……”

內心無聲的咆哮:我當然知道啊!!!!我的意思是,姐姐你白衣天使當了這麼多麼年不應該有點職業病嗎?不應該連忙撲過來幫我看看嗎?

南灣俯身撿起地板上許墨一的包,掛在霍亦寒脖子上,淡定的說,“我剛纔看見對麵有藥店,你帶她過去,消毒完了再買個創可貼。”

霍亦寒冇說什麼,許墨一雖然不情願,但實在疼的厲害,那兩人冇有一個要幫她的意思,她隻能扶著霍亦寒的手臂一瘸一拐的往外走。

霍亦寒看她單腳跳礙眼,索性直接把人抗在了肩上,大廳裡都是人,許墨一覺得冇有比現在更丟臉的時候了,咬著牙狠狠的掐了他一把。

“你信不信我把你扔下去?”霍亦寒吃痛,皺著眉威脅。

所有人都在看她們,許墨一耳根通紅,捂著臉,咬牙切齒的催促,“你走快點行嗎?”

她太倒黴了!

————

包廂裡隻剩下兩個人。

慕瑾桓在南灣起身之前就已經有所動作,圈著她的腰直接把她抱上了桌麵。

他早就知道,隻要許墨一離開她就會走,所以移開碗筷騰好了位置。

雙手鉗製著女人的身子,挺拔的身姿擠進**的位置,讓她怎麼動都隻是更加貼近他的胸膛。

嗓音低沉含著笑,“你不是一直都看不上亦寒,倒弋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