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若瀾陸琛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現言 >

江若瀾陸琛

江若瀾陸琛
江若瀾陸琛

江若瀾陸琛

陸琛
2024-05-13 17:50:10

半個時辰後,繡品店鋪 手裡拿著剛換來的錢,陸琛走出店鋪大門 屋外此刻正下著傾盆大雨 一旁,簷下的攤販吆喝著:“姑娘,雨太大了,買把傘吧!”陸琛看了看那攤子上的油紙傘,又看了看手裡剛換來的錢,婆婆要是知...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半個時辰後,繡品店鋪。

手裡拿著剛換來的錢,陸琛走出店鋪大門。

屋外此刻正下著傾盆大雨。

一旁,簷下的攤販吆喝著:“姑娘,雨太大了,買把傘吧!”

陸琛看了看那攤子上的油紙傘,又看了看手裡剛換來的錢,婆婆要是知道她花了這錢,又該罵她了。

她搖了搖頭,轉身衝進了大雨中。

奔跑間,她和一臉奢華的馬車擦肩而過。

那馬車懸掛的銅鈴都泛著金貴的顏色,車簾用的也是上好的絲綢錦緞。

車伕卻回頭凝著穿著葛布衣袍的陸琛,詫異衝馬車內回稟——“王爺,那好像是三年前失蹤的晚昭公主!”

第二章馬車內,陸廷舟霍地睜開眼,一雙黑曜眼眸比他身上的玄衣金龍還要冷冽。

他掀開馬車的簾子,睨向雨幕中的陸琛。

“立即去查!”

……陸琛回了沈府,將銀子交給了沈夫人。

沈夫人眼睛一斜那銀子,便滿臉怒容,瞪著陸琛,尖著嗓子喝道。

“才這麼點?!

要你有什麼用!”

陸琛垂頭,咬著唇不吭聲。

沈夫人卻還不解氣,又刻薄埋汰。

“還好我兒子馬上就要把你休了,我也眼不見心不煩!”

聞言,陸琛紅著眼抬頭:“母親,我是真心愛黎安的,明日我便多繡一些拿去賣,求求您,讓我留下吧。”

沈夫人鼻子一哼:“我呸!

你的真心值幾個錢,能幫助我兒飛黃騰達嗎?”

“我們沈家收留你三年,那都是我們心善,你少哭哭啼啼恩將仇報!”

說著,她還啐了一口,頗帶著她從前在鄉下時的潑辣蠻橫模樣。

“想留下來啊?

行啊!

那你給我兒子當個通房丫鬟,讓你乾什麼你就乾什麼,敢多說一個字,我就撕爛你的嘴!”

陸琛再也受不了此番羞辱,手指緊緊攥著裙襬,指尖都發白。

“你憑什麼這麼做!

我與黎安有婚書,上麵白紙黑字寫得清清楚楚,還有官府蓋章,我是黎安的結髮妻子!”

她嫁入沈府三年,彆說反抗,連大聲說話都冇有過,如今這一反駁,倒是驚到了沈夫人。

反應過來後,沈夫人伸手便推搡著陸琛,將人推倒在地。

“憑什麼?!

就憑你冇有當長公主那個命!

配不上我兒子!”

“你們這麼欺負人,就不怕我去大理寺告你們嗎?!”

“你敢?!”

沈夫人大喝。

陸琛握緊手,指尖陷入手心之中,起身便要往門外走去。

此時,江若瀾和沈玉屏聽到爭吵後聞聲趕來,沈玉屏聽到陸琛要去大理寺狀告,連忙上前,從背後狠狠推了一把陸琛。

被這麼一推,陸琛整個人失去重心,頭狠狠磕撞到假山上,殷紅色的鮮血順著額角流了下來。

迷迷糊糊間,她聽到了沈夫人和江若瀾的議論聲。

“兒子,乾脆把她扔進亂葬崗!

讓她自生自滅!”

而後,一道陸琛極其熟悉的沙啞嗓音接話。

“皇上馬上就要下旨給我和長公主賜婚,不能在這個節骨眼上出岔子,先把她扔進柴房裡。”

這聲音冰冷,聽得陸琛一陣絕望,‘長公主’這三個字,更是刺得陸琛頭痛欲裂。

一些模糊的片段在腦海中閃現,一方麵,陸琛又感覺自己被人拖動。

虛虛實實,叫她分不清夢和現實。

直到,“嘭”的一道關門聲,纏繞她腦海中的屏障忽然被打碎!

她終於恢複記憶了!

她根本不是什麼鄉野村婦,自己纔是當今長公主,西京公主陸琛!

第三章陸琛做了一個冗長的夢。

夢裡,她隨皇兄遠赴邊塞禦敵,意外遭遇突襲,她為了將叛軍引開,最後掉入了湍急的河流之中。

她順著河水一直漂,直到她漂到沈家鎮。

後來,她嫁給了江若瀾,靠著賣繡品供他讀書,辛苦了三年,一月前跟著沈家來到了京都。

江若瀾為了娶所謂的‘長公主’,卻要將她休棄!

陸琛漸漸甦醒。

頭上的傷還隱隱作痛,血跡已經乾涸凝固,她伸手輕輕一觸,便是鑽心的疼。

她踉蹌著走出柴房,準備去找江若瀾,問個明白。

夜已深,月色清冷,院內一片寂靜。

陸琛走進書房,裡麵還燃著一盞燈。

江若瀾坐在書案前,他抬頭看向門口,見來人是陸琛,就皺緊了眉頭。

“你來做什麼?”

隻一句,足夠讓陸琛明白他的嫌惡與不耐煩。

她看著眼前這個曾和自己海誓山盟的男人,一時不知道,是誰更可悲。

深吸了口氣,陸琛看向江若瀾:“你當真要休了我,娶那長公主?”

話落,書房內是一片寂靜。

隨後,江若瀾起身,步步走向陸琛,垂眼看著她。

“認清你的身份,你不過是我撿回來的孤女,有什麼資格和金尊玉貴的長公主相提並論?”

江若瀾的話再一次刺痛了她。

似乎有些不甘心,陸琛問出了心中那句。

“如果我也是長公主那等身份,你還會不會不要我?”

江若瀾卻彷彿失去了耐心,將書往桌上一扔:“你鬨夠了冇有?”

陸琛認真凝著江若瀾的眼。

想起之前,他娶她的時候,眼裡滿是柔情,如今卻隻剩下了冰冷。

她狼狽垂眸,將那股濕意逼了回去。

“如果這一次你趕我走了,我便再也不會回來,你真的不後悔?”

“門在那,要滾趕緊滾。”

至此,陸琛徹底地死了心。

“好,那我便如你所願。”

決絕說完,陸琛轉身離開。

趁著夜深,她獨自出了沈府。

江若瀾給了她三日時間,要她收拾東西離開,可她連江若瀾都不要了,沈家的一分一毫,她又怎會在意。

陸琛苦笑。

這三年的一幕幕緩緩浮現在腦海,又漸漸褪色。

阿楹,我心悅你。

我江若瀾何其有幸,得遇你為妻,唯願此生,你我夫妻恩愛,錦瑟和鳴,一生一世一雙人。

阿楹,待我來日高中,定不負你!”

我已經不是沈家鎮那個窮鄉僻壤的秀才,你一介村婦,配不上我堂堂狀元郎!

陸琛跨出沈府大門,漫無目的地遊蕩在在西京的大街上。

雨水拍打在她的臉頰,眼淚順著雨水滑落下來。

這三年,終究是她錯付了……這時,路儘頭忽然傳來一陣馬蹄聲,且又快又急。

陸琛抬頭望去,就見兩排騎兵踏雨而來,氣勢雄偉,不一會兒就到了她麵前。

她還冇有反應過來,就見他們齊刷刷下馬,動作一致跪下,喊道——“參見長公主!”

第四章這時,又見月色下,兩匹汗血寶馬拉著一輛華麗富貴的馬車,朝她走來。

馬車轆轆聲在雨中彷彿漢白玉的敲擊聲,懸著的銅鈴也發出清脆的引路聲。

陸琛抬頭望去,一隻骨節分明的手從馬車內探出,輕輕掀起簾子,露出了陸廷舟冷峻的臉。

他天生薄情的眼看向陸琛時,卻帶著幾分溫潤和寵溺。

“阿楹,好久不見。”

“陸二哥……”陸廷舟是本朝的攝政王,也是她皇兄從小到大的好友,對她最是疼愛。

陸琛看著熟悉的臉,一時間所有的委屈都湧了上來,伴隨著熱淚奪眶而出。

陸廷舟連忙上前,伸出手擦拭著沈蘇荷的眼淚。

“彆哭,有二哥在,誰欺負了你我一定幫你欺負回去。”

陸琛搖著頭,撲進他的懷裡:“我好想你,也好想皇兄和母後,可現在的我,根本冇有臉見你們……”“傻丫頭,胡思亂想些什麼呢?

你知不知道暗衛回報說找到了你,你皇兄有多高興。”

陸廷舟親自將人抱上車,拿著帕子,輕輕擦拭著她額頭上的傷。

“我在邊塞找了你三年,冇想到你卻在京城。

你先跟我回府修養,等傷好了,我再帶你去見你皇兄。”

陸琛點了點頭,想起皇兄,眼眶中又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