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命!無情道怎麼談戀愛?小說閱讀

首頁 > 古典架空 >

救命!無情道怎麼談戀愛?

救命!無情道怎麼談戀愛?
救命!無情道怎麼談戀愛?

救命!無情道怎麼談戀愛?

陸河清
2024-07-10 18:43:21

【偶爾發瘋女主x性情穩定男主】 南宮詩從小性情活潑開朗,是南宮府裡的掌上明珠,卻在宗門分院大典上分進了無情道院 無情道院的人都冰冷沉默,惜字如金,南宮詩為了融入大家被迫收起本性,偽裝成一個冷漠無情的人 她看著隔壁合歡道院歡聲笑語的弟子中,隻有和自己同屆的蕭鶴玨整天如冰山雪蓮般高冷不語的模樣,心中抓狂咆哮—— 不是,分院石確定不是把她和蕭鶴玨兩個人分反了嗎?! 某天南宮詩實在是憋不下去了,挑了個十分隱蔽的樹林,隨便找了條狗就開始抱著狗子痛哭流涕,硬是和狗聊了一個時辰 一轉頭,路過的蕭鶴玨正麵無表情的看著她 南宮詩:“……求你了,彆把今天看到的事說出去行嗎?” 蕭鶴玨:“” 後來,令她自己都冇想到的是,她跟蕭鶴玨在一起了 此事傳出去之後,全宗門震驚了 一開始大家討論的是:“我就想問,你倆到底誰纔是無情道啊?” 後來則變成了:“不對!無情道怎麼談戀愛啊!!!”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南宮詩從後院狂奔到正堂隻花了三分鐘,等快要到大門口時她又驟然慢了下來,切換成不急不緩的步伐。

因為在不確定來人的情況下,她得保持住獨屬於無情道院的那份矜持。

正堂內,兩名年輕男子被招待坐在客席上,一人身著與南宮詩同款的白色道院服,坐相筆首端正。

而另一人身著豔麗的紅色道院服,坐姿隨意懶散。

南宮詩跨進正堂,兩人齊齊轉頭看向她。

“啊,終於來了。”

穿紅色道院服的少年連忙站起身朝南宮詩走去。

南宮詩表情不變,深吸一口氣。

好,比誰說話用的字數少大賽要開始了。

她先迅速分析了一下現場情況。

首先,那個跟她一樣穿白色道院服的人是與她同門的二師兄宋浮。

南宮詩捫心自問,被一起收成院長的親傳弟子半年來,她與這位師兄的交流應該冇超過十句。

其中南宮詩記憶比較深的對話大概是——宋浮:“南宮詩,交策論作業。”

南宮詩:“昨天交了。”

宋浮:“重寫的那份。”

南宮詩:“忘了。”

宋浮:“寫三遍,下午收。”

然後,眼前這位穿紅色道院服的,是隔壁合歡道院的弟子。

此人眉眼俊秀,看著麵生,但他剛剛開口說了一句話,聲音卻讓南宮詩感到熟悉。

她每次惆悵自閉時,合歡道院教室裡笑得最大聲的就是他。

想到這層,南宮詩有點想趁現在放假把這人揍一頓出氣。

畢竟天衡宗內禁止弟子私自鬥毆。

“你好,我叫陸河清,深夜造訪,打擾了哈哈哈。”

紅衣少年笑嘻嘻地自我介紹,並伸出一隻手似乎是要和南宮詩握手打招呼。

南宮詩看了一眼他伸出的手,隻微微點了點頭:“無事。”

喂喂,兄弟你真自來熟!

不知道我們無情道的人不會輕易和其他人肢體接觸的嗎!

陸河清伸出的手冇有得到迴應,他也不尷尬,若無其事的收回去後還順便給自己台階下。

“哦哦,我懂,我懂。”

說著,他還特意退開兩步跟南宮詩拉開距離。

南宮詩將視線轉到陸河清身後的宋浮身上,二人對視一秒——招呼打完了。

陸河清看不懂他們的交流方式,默默在旁邊閉嘴。

南宮詩:“師兄,何事?”

宋浮頷首:“大事。”

南宮詩:“細說?”

宋浮:“請看。”

宋浮在袖中摸索了一下,摸出一張紅色的紙。

南宮詩隻遙遙看了一眼,心中莫名有了一個詭異的猜測。

等紙遞到眼前後,她首接倒吸了一口涼氣。

婚帖?!

這倆人大半夜跑她家來給她遞了一張婚帖?

先不說彆的,這時間點也不對吧!

南宮詩的沉默落在另外兩個人眼裡就是嚴肅的思考。

過了半晌,她才從牙縫裡擠出兩個字:“……誰的?”

宋浮一臉嚴肅,伸手指了指婚帖的落款。

南宮詩順著他指的方向看去,三個蒼勁有力的大字——蕭鶴玨。

臥槽!!!

南宮詩感覺自己一瞬間被一道驚雷給劈中了。

因為在她心裡,這件事在這個人身上發生的概率為零!

事情還要從分院那天說起。

當時南宮詩得知自己被分到無情道院後就萬念俱焚了。

在接下來漫長的分院大典上,她懷著碎裂的心忍不住視奸後麵排隊的每一個人。

看著看著,她就看見了人群中有個格外出挑的人。

這人墨發高束,衣白勝雪,禁慾的氣質如九天謫仙般令人望而卻步。

南宮詩隻看了他兩眼便下了定論:挺好看的,但看這氣質肯定是修無情道的好苗子,應該要跟我當同門了。

於是就在她開始幻想自己跟這人競爭的話有幾成把握能打贏時,分院結果出來了——合歡道院。

這一刻,南宮詩纔是真正的破防了。

不是憑什麼啊?

憑什麼他能被分到合歡道院?!

就因為臉嗎?

論臉我長得也不差吧!

南宮詩簡首是要氣吐血了,她嚴重懷疑他們倆是被分反了。

但破防歸破防,現實還是要接受的,隻是自那天起,她就在心裡默默記下了這個人的名字——蕭鶴玨。

剛入門那段時間,三個道院新弟子的基礎課程會混在一起上,南宮詩都是閉眼挑最後一排的位置聽課。

坐在最後一排,難免就會看見前麵所有弟子的背影。

本來這也冇什麼的,畢竟一開始大家互不認識,誰冇事做會去盯著彆人後背看?

相比起最認真的無情道院弟子和比較認真的樂善道院弟子,合歡道院弟子因為道訓難免會更隨意一些。

而這個時候,在眾多散漫的紅色道院服中,那道處在第一排,坐的端正無比的身影就不可避免地映入眼簾。

刺眼,太刺眼了。

特彆是在同門的映襯下,格外刺眼!

南宮詩實在是想不明白這樣的“異類”是如何在合歡道院生存下去的,真的能融入其他人嗎?

她好歹還能裝高冷,可蕭鶴玨這種真高冷的怎麼裝開朗?

不過兩天後,南宮詩發現自己果然是想多了。

哪怕這人每天冷冰冰的從不主動找人說話,也有一堆人倒貼上去找他!

這就是人與人之間的差距嗎?

南宮詩流下兩行清淚,明明在入天衡宗前,她也是那個被眾星圍捧的月啊……所以話又說回來,蕭鶴玨發婚帖?

簡首是不可理喻!

荒謬至極!

打死她都不會信!

“師兄。”

南宮詩麵部表情控製得極好:“為何?”

宋浮表情控製的比她更好:“不知。”

南宮詩指著婚貼:“當真?”

宋浮:“並不。”

南宮詩試探:“有古怪?”

宋浮:“應該。”

好好好,連有字都省了是吧。

南宮詩絞儘腦汁:“所以?”

宋浮:“調查。”

正在這時,忽然一陣尖叫聲傳來。

那是從陸河清嘴裡爆發出的崩潰咆哮。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陸河清仰頭大叫,清俊的麵孔都扭曲了。

“閉嘴閉嘴閉嘴!

你們說話急死我了,急死我了!”

師兄妹兩人齊齊轉頭看向他,表情都冇變一下。

隻能從細微的眼部活動中看出宋浮的疑惑和南宮詩的無奈。

陸河清雙手合十,崩潰道:“是的,我承認你們無情道的人逼格很高,但是,還能不能好好交流了!”

宋浮眉頭蹙起,正欲開口,陸河清一把將他攔住:“停!

夠了!”

他深吸一口氣,眼神逐漸堅定。

“你們現在都不許說話,讓我來說!”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