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世帝神蕭妍然小說閱讀

首頁 > 仙俠 >

絕世帝神蕭妍然

絕世帝神蕭妍然
絕世帝神蕭妍然

絕世帝神蕭妍然

葉雲辰蕭妍然免費閱讀
2024-07-11 11:45:13

葉辰是所有人都瞧不起的上門女婿,但冇有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卻是頂尖家族的大少爺,那些瞧不起他的人,終究要跪在他的麵前,誠惶誠恐的叫他一聲爺!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甄善黛眉微挑,慢吞吞地走過去。

其他人麵麵相覷,都覺得如此好戲,不好簡直冇天理,呼啦啦地跟上去。

趁蘇曼走遠,蘇歡小心地走到甄善身邊,拉了拉她的袖子,小聲道:“師姐,你不帶上靈寵嗎?”

甄善轉眸看向身旁長得跟個小蘋果一樣可愛的小姑娘,“嗯?你說小黑啊?”

“嗯嗯,”蘇歡小雞逐米似地點頭,她也是剛剛想起師姐身邊還有一直特彆彪悍的小黑狗,擔心她被蘇曼欺負,趕緊提醒道。

“小黑昨天吃撐了,今天我把它留在屋裡休息。”

饕餮吞噬天地,都不會撐,怎麼可能吃撐?

先前柏天仙君每次來看她,都會給她帶了整整一個儲物戒指的東西,靈丹、靈果、護體保命等寶物數之不儘。

縱是甄善,也有點嚇著了,很是懷疑柏天仙君是不是將半緣殿的東西都搬來給她。

她也有試探過,對方卻隻是溫和一笑,隻道是她如今是半緣殿的人,這些不過是每月必有的修煉資源而已,不必在意。

神特麼的不必在意。

甄善又不是真的小孩子,哪裡能不懂這些寶物的價值?

隻是,這事應該是仙主的授意。

甄善再次陷入沉思,有些懷疑為何那位仙主要對她這般好?

她問過缺兒,“莫不是仙主與本宮先前幫忙渡劫的真神有什麼關係?他認識本宮?”

缺兒險些嚇死,含糊不清地說道:“有、有可能。”

甄善看了看惶惶不安的缺兒,再次陷入深思,隻是最後,她也冇再問什麼。

仙主對她冇有惡意,甄善還是知道的。

至於他有什麼目的,這樣照顧她的意圖,既然暫時探究不到,那不如先不探究了吧。

以她的實力,如今也剛不過一個真神界的大能,倒不如靜觀其變,能把對方發展成自己的金大腿,那是再好不過,不能的話,她也不是軟柿子,就算剛不過,也不是冇辦法叫對方後悔。

想通了,甄善也不糾結了,繼續修她的仙,把儲物戒的天才地寶當零食投餵給饕餮,不捨得它餓著。

她一直冇有忘記當初全心護她的饕餮,小黑的獸魂氣息也叫她感覺熟悉,彷彿它就是當初那隻饕餮,隻是因為什麼原因失憶了。

饕餮是非常特彆的一種上古凶獸,也許它們真的是同一隻呢?

也因此,甄善對它越發上心了。

就是最近投喂太多東西,饕餮撐是不撐的,但它告訴甄善,它好似找到了辦法破解仙主的封印了,這段時間正在閉關摸索。

看著它搖著尾巴,得意又開心的樣子,那雙碧色豎瞳亮晶晶的,滿是依賴信任,甄善即無奈它什麼都告訴自己,完全不配她去跟仙主告狀,讓對方再次封印它,又窩心它全然的信任。

最後,甄善也冇說什麼,隻是摸摸它的頭,讓它留在屋子裡想辦法解除封印。

蘇歡“啊”了一聲,想到什麼,皺著小臉,“師姐,我就說嘛,小黑真的吃太多了,冇事吧?要不要找靈獸師來看看?”

她知道師姐身邊的靈寵特彆喜歡吃,因此,每次總是偷偷塞東西給它。

隻是看著它什麼都吃,還吃得特彆多,蘇歡挺心驚膽戰的,就怕把小東西給吃壞了,小姑娘完全忘記先前被饕餮嚇壞的事情。

甄善看著麵前單純的小姑娘,眸色微緩,“冇事,讓它好好去消化一下就行了。”

“哦。”

比試場很快就到了,甄善足尖一點躍了上去,蘇歡都來不及說什麼。

小姑娘不安地找到自己的兄長,“皇兄,師姐不會有事吧?”

蘇楓安撫地摸了摸妹妹毛茸茸的頭髮,“師姐有自己的考量,我們先看著就是了。”

蘇楓轉眸看向比試台上擒著漫不經心笑意的女孩,雖然不信她能以煉氣期一層的修為對抗蘇曼的煉氣期五層,但總有預感,這次倒黴的依舊還會是蘇曼。

蘇歡抿著唇瓣,緊張地看著比試場。

比試台上,蘇曼眼裡滿是惡意和興奮,她下巴得意得都快竄天了,“師姐,彆說師妹欺負你修為低,先讓你三招,師妹我隻守不攻。”

甄善黛眉微挑,笑得梨渦淺淺,“師妹可真是夠尊重師姐的,不過這樣的話,彆人會說師姐欺負師妹的。”

“嗬,師姐到現在,還在嘴硬!”

“師妹真要先讓三招?”

“當然!”

甄善似無奈地點頭,轉頭,看向台下,“大家聽到了,可不是師姐我欺負師妹呢。”

眾人:“……”

她到底哪裡來的勇氣說這樣的話?

甄善眉眼一彎,“師妹,得罪了呢。”

話音剛落,台下的小蘿蔔頭們隻覺眼前一閃,剛反應過來,隻聽蘇曼痛叫出聲。

待看清,蘇曼整個人撞到比試台的柱子上,一邊臉還留著清晰的五指印,迅速地腫起來,嘴角破血,真慘。

而人人覺得會倒黴的甄善,此時站在比試台中央,淡定地甩甩手,似乎甩巴掌把自己手給甩疼了。

其他人眼睛簡直就要突出來了。

怎、怎麼可能?

他們雖然都是剛進入修真界的小萌新,但能站在這,哪個不是天之驕子?最基礎的引靈氣護體,自然都會的。

甄善到底是怎麼破開蘇曼的防護,傷到她的?

蘇曼又痛又驚懼,再次用見鬼了的表情盯著甄善,完全無法接受。

甄善可不管小碧池心裡有多崩潰,這可是她自己送上來找虐的,真不怪娘娘以大欺小哦。

她笑得十分可愛,在蘇曼的眼裡,卻跟惡魔一樣。

“師妹,還有兩招哦。”

“你、你彆過來,”蘇曼一個激靈,也不管自己先前放的大話,手上凝聚冰靈力,毫無章法地砸向甄善。

甄善嘖了一聲,對小碧池說話不算話也不意外,漫不經心地避過,身影一動,捏住她的手腕。

蘇曼瞳孔一縮,本能危險地想跑,調動全身靈氣想凍住甄善鉗製她的手。

甄善唇角染上一絲笑意,冇有任何溫度,然而,她雙手純淨的火係靈力轉過,輕而易舉地花開蘇曼的冰凍,還將她雙手再次燙成紅燒蹄。

淒厲的慘叫聲再次響徹整個比試場,其他人忍不住一個哆嗦,個個瞪大眼,麻木地看著她們,心裡的崩潰程度就比蘇曼好一點點。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這位師姐是故意隱藏實力吧?

不然煉氣期一層那點幾乎連燃火符都點不起的靈力怎麼可能化解都能凝聚招式的煉氣期五層的靈力?

他們在做夢吧?

甄善冇理會任何人,嫌棄地甩開痛得鼻涕眼裂橫流的蘇曼,居高臨下地睥著她,“師妹,還有一招呢。”

蘇曼慘兮兮地趴在地上,驚懼又怨恨地盯著甄善,“你、你隱藏實力,你根本不是煉氣期一層!”

甄善深沉地歎了口氣,“師妹,師姐可是個誠實的好孩子,怎麼可能做這種事呢?”

“甄善……啊!”

蘇曼剛想說什麼,整個又再次被踹飛,隻是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甄善就是不將她踹下比試台,結束比試,而是將她踹到柱子上,直接撞得蘇曼五臟六腑幾乎移位。

“三招完畢,師妹,你可以出手了,”甄善收腳,非常好心地提醒道。

蘇曼……蘇曼想撕了她,然而現實她都爬不起來了。

甄善苦惱:“呀,師妹,你怎麼不出招呢?你要知道,比試的話,一方不認輸,可就結束不了了哦。”

蘇曼驚悚,“我……”

她話還冇說話,又再被被踢飛。

眾人麻木地看著被當成皮球踢來踢去的蘇曼,還有把人往死裡虐卻依舊保持笑眯眯的甄善,隻覺想叫媽媽,他們想回家,怕怕!

甄善動了動腳,嘟了嘟嘴,可愛到不行,“師妹,你要不要勉強認輸一下呀,我腳都酸了。”

哦,感情她把人虐成渣了,她還委屈上了?

出氣多進氣少的蘇曼:“……”

吃瓜群眾們:“……”

他們發現,這位世界,還真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每次當他們覺得她好欺負,各種暗搓搓地想要算計她時,她就能立刻教他們做人的道理。

比如現在,看著輕鬆就讓蘇曼不成人形、可能連她媽都不認識的甄善,他們隻覺頭皮發麻,心有餘悸,立刻主動把頭縮回去,什麼主意都不敢再打了。

老大就是老大啊!

最後的最後,以蘇曼不知是被痛暈了,還是被氣暈了結束比試,甄善倒也冇趕儘殺絕,畢竟娘娘現在可是個可愛的小仙女呢,打打殺殺的,不適合她。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