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局成殺神,陛下為何造反?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開局成殺神,陛下為何造反?

開局成殺神,陛下為何造反?
開局成殺神,陛下為何造反?

開局成殺神,陛下為何造反?

奔跑的肘子
2024-05-11 00:35:52

簡介:關於開局成殺神,陛下為何造反?:被人陷害,淪為賤籍,發配充軍。好好好,這麼玩是吧?那我反手拿出殺神係統閣下該怎樣應對?朝堂上袞袞諸公,憑什麼高高在上俯瞰眾生?手執屠刀,將這亂世徹底殺穿!“宿主斬殺精英級敵人,獲得經驗值1000”“宿主觸發千人斬成就,獲得獎勵:八百大雪龍騎!”“宿主觸發觸發首殺先天成就,獲得獎勵:大日不滅身!”“彆再殺了,你麾下大軍一過,寸草不生啊,就算是路邊的狗都得挨兩個大耳光。”“寧凡太殘忍了,坑殺敵軍三十萬,老天爺都看不下去了。”“這貨太殘忍,大軍殺來,就連蚯蚓都得被劈成兩半。”管他什麼皇親貴胄,江湖霸主,在老子的刀下,都得通通跪下!lewen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城外。

寧凡孤身一人,從京城內走出。

他回頭看了一眼繁華京城,眼眸淡漠,冇有絲毫的情緒波動。

“走吧!”

“城外,還有一場大戰呢!”

寧凡咧嘴冷笑,在轉身的那一刻,衣袍獵獵。

城外埋伏?

放眼大周,他寧凡想知道的事情,就冇有能瞞住他的。

進城的那一刻,他就發現了不對勁兒,隨後冇多長時間,穹頂的訊息,便源源不斷的傳來。

從田名花了怎樣的重金,請出了北境的兩尊頂尖九重聖,到田名進入伏龍書院,參拜夫子。

這一切的一切,寧凡都瞭如指掌!

一直到如今,甚至寧凡,還有些期待這一戰,他很想知道,田名究竟會搬出怎樣的龐大陣容,在前方等待他!

他也很想知道,若是殺不了他,等到自己調轉方向回到京城的那一刻,天德帝又該怎樣的辯解。

他真的很想知道,這場禍,天德帝究竟能否扛得住!

城外十裡。

寬闊的官道上,除了霍去病帶著大雪龍騎以及燕雲十八騎在此等待之外,其餘冇有一個人影。

按道理來說,這裡是通往京城的官道,是必經之路,即便現在是亂世,冇了之前的繁華,可也不應該是一個人都不見。

此地,充滿詭異!

“主子!”

看到寧凡到來,霍去病快速走了上去,他那雙眸子迸發著淩厲的寒光:“四周,有頂尖大聖!”

“最起碼,不下十位!!!”

十位!

這數字,聽的寧凡滿臉笑意,他點了點頭,似乎冇有意外:“帶著大雪龍騎以及燕雲十八騎,回京城!”

霍去病猛的一愣,旋即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寧凡,他懷疑自己聽錯了。

大敵當前,自家主子竟然讓自己回京城去?

不是,為什麼啊!

大雪龍騎與燕雲十八騎,在頂尖大聖麵前,那也不是毫無還手之力啊,聯起手來,硬撼一尊,應該無礙。

至於他,也能拚死一戰。

後果......在霍去病看來,他們身為臣子,在自家主子麵對大敵之時,怎麼能考慮自己的死活?

死便死了,隻要能為寧凡擋下一兩位頂尖大聖,這就值得了!

“去吧,斷劍在等著你們。”

“拿著穹頂給的訊息,將那些個跳梁小醜們,一個個的,給我揪出來,扔到皇宮外,等著我!”

寧凡笑著,隻是這笑容看上去是那麼的令人駭然。

霍去病深吸一口氣,看著寧凡臉上的表情,點了點頭,隨即帶著人又調轉方向離開。

此刻,這官道上,隻剩下了寧凡一人,就連雪域狂獅都跟著走了。

“我一直在想,要不要多此一舉,讓大雪龍騎出城之後再回去。”

寧凡開口了,看似在喃喃自語,可實際上,卻是在說給四周那些個埋伏的大聖聽。

“可我一想,若是我來了,大雪龍騎冇來,是否會讓你們覺得,出現了紕漏,以至於不敢再出手。”

“所以,多此一舉便多此一舉吧。”

“諸位,總得露個麵不是。”

“從北境遠道而來的幽冥二老,兩位頂尖大聖,就這麼藏匿著,若鼠輩一般,豈不是讓人笑話?”

寧凡話音落下之時,四周不遠處的空間,出現了劇烈的波動。

下一秒,一道道的身影,從四麵八方,踏空而來。

當空十一人,氣息皆如大日一般,有男有女,四麵八方而立,看似隨意,卻將寧凡的退路,全部鎖死!

這一刻,頗有種令寧凡插翅難逃的樣子,足足十一尊頂尖大聖,放眼大周,也是極為罕見的陣容!

寧凡看著四周這十一人,臉上的笑意更盛了,可他在環視了一圈後,額頭卻又緊皺了起來。

“夫子呢?”

“伏龍書院的那位夫子,在哪?”

伏龍書院的夫子,乃是大儒入大聖,又身居伏龍書院,以浩然正氣以及大周國運淬鍊三百年!

他的實力,早已經達至絕巔,有人說就連金剛寺的枯凡大和尚,在他麵前也得甘拜下風。

也有人說夫子於書院中,舉世無敵,便是那天下第二王仙芝來了,若擅闖書院,也得敗在夫子手中。

總之,夫子之名,威震天下!

儘管夫子已經幾百年未曾現身,可卻冇有任何一人,敢小覷於他。

“笑話!”

“區區一個寧凡,還想勞夫子出手?”

“寧凡,你有些太狂了,我等十一人,便足以將你挫骨揚灰!”

“想挑戰夫子,那就先勝了我十一人再說!”

眾人紛紛開口怒喝道。

寧凡眼神逐漸的陰冷,他搖了搖頭,天荒刀不知何時,已然握於掌心之中。

“你們,太不把我放在眼中了啊。”

嘩!

無間地獄,若怒江一般澎湃激盪,以寧凡的腳下為中心,瞬間將方圓十裡,徹底籠罩起來。

緊接著,寧凡體內的大自在仙法,開始沸騰,滾滾靈力開始咆哮,充斥在他的四肢百骸之間。

混沌神體也煥發神威,寧凡的體表上,一縷縷的紫金之光閃耀,那是他的肉身,催發到極致的表現。

“我寧凡遠道而來,冇什麼禮物,思來想去,隻有讓你們齊齊上路,纔算是對你們最大的誠意!”

寧凡咧嘴笑著。

轟!!!

刹那,他猛的抬頭,眼中寒光破萬丈,手中天荒刀也在此刻,攜裹著萬鈞毀滅之力,沖天殺去!

“戮天!”

當寧凡怒吼殺出的那一瞬間,整個天地,都在此刻陷入到了黑暗之中。

一切生機,也都隨著消散。

天地,似乎都在寧凡這一刀之下顫栗。

滾滾的黑暗中,唯有一道光,似奔雷,若疾風,如烈焰,撕裂長空!

“不好,快出手!”

十一尊頂尖大聖的臉色在這一刻,瞬間變了。

與此同時,伏龍書院,後院的一處大青石上。

一個一襲白衣的中年男子,猛的睜開眼睛,抬頭看了看徹底陷入到黑暗的虛空,額頭迅速皺了起來。

他的一雙眼,極為明亮,猶如星辰。

似是包羅萬象,暗藏宇宙乾坤,令人不敢直視。

“或是京城劫,或是寧凡當死!”

男子喃喃,旋即再次閉上眼睛,不理會這天地異象。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