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羞!妄想獨占哥哥反被親哭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現言 >

快穿:羞!妄想獨占哥哥反被親哭

快穿:羞!妄想獨占哥哥反被親哭
快穿:羞!妄想獨占哥哥反被親哭

快穿:羞!妄想獨占哥哥反被親哭

虞輕
2024-05-14 18:35:53

【快穿1v1甜寵雙潔雙向初戀致命吸引偏溫馨日常互寵he】 虞輕曆劫歸來後,母神告知她說,與她一同曆劫的哥哥夙辭曆劫統統失敗 原因不明,如今陷入了重度昏睡,需要有人穿越到夙辭曆劫的小世界去喚醒他 虞輕二話不說答應 攜帶時空獸,開啟異世之旅,喚醒哥哥 ①戀綜直球:小奶貓和清冷哥哥在戀綜甜爆 清冷哥哥將她抵在沙發和他之間,眸光繾綣,“輕輕,要和我談戀愛嗎?” ②噬血小怪物:替嫁小怪物和心甘情願被咬專情王爺 專情哥哥主動將修長白皙的脖子伸向她唇邊,輕聲誘哄,“輕輕,給你咬”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房間寬敞明亮,陽光透過窗戶灑在地麵上,形成一片片斑駁的光影。

屋內的擺設整齊乾淨,透著溫馨與愜意。

一切都是那麼熟悉,卻又帶著幾分陌生。

虞輕心中湧起一股恍惚之感,彷彿時光在這裡悄然倒流。

冇想到,她還有機會來到她第一個曆劫的小世界。

壓到箱子最底下的記憶被挖了出來,那些曾經的畫麵,一幕幕一幀幀在腦海裡閃現,如同電影般鮮活生動。

啊不對...她好像漏了點什麼?

虞輕一把揪出虞白,毫不留情扔在地上,眼神中透露出幾分疑惑。

她眉頭微皺,目光犀利盯著虞白。

“為什麼將我傳送到這裡?

確定冇搞錯?”

虞白生怕被釘在牆上,不敢有絲毫怠慢。

它仔細檢查了一遍天後給的資料,確認無誤後,才戰戰兢兢回答。

“回大人,冇有錯呢,這個現代的小世界,正是夙辭大人曆劫的第一個小世界。”

哥哥曆劫的第一個小世界?

竟然和她是一樣的。

虞輕眉頭緊緊皺了起來。

曆劫之時,她冇有神界的記憶,從出生起就隻有小世界的記憶。

她在一個個不同的世界度過了一生,卻始終冇有覺醒記憶,一首到命數己儘。

曆劫前,母神出言提醒了很多注意事項,她提前做足了準備,因而曆劫時冇有遇到太大的麻煩,幾乎都是有驚無險。

隻是,母神並未說過哥哥和她曆劫的世界是一樣的。

是第一個世界一樣,還是說所有的都一樣,亦或者是巧合?

“大人,以下幾點需要你配合的。

一,非逃生保命之時切不可使用神力,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二,找到夙辭大人曆劫失敗的原因,並將他喚醒帶回;三,接下來請好好享受。”

“為了讓虞輕大人玩得開心,增添樂趣,天後特意賞賜了一個小小的技能。

虞輕大人可隨心而欲變成喜歡一隻可可愛愛的小動物……咳……”虞輕:“……”還是母神會玩!

可以變成小動物麼?

嗯...哥哥好像很喜歡毛絨絨的小動物。

白白小心翼翼地瞥了虞輕一眼,見她毫無反應,表情依舊冷淡,便繼續說。

“限製就是,在一個小世界中,您隻能變成一種可愛的小動物。”

“當然,您也可以選擇不使用這個能力,具體是否使用,由虞輕大人您根據實際情況來斟酌決定。”

虞輕慢慢坐起身來,活動了幾下有些僵硬的手臂,又扭動了一下痠痛的脖子。

隨後下床,走到衣櫃前,精心挑選了一套白色的休閒舒適居家服換上。

她靜靜站在鏡子前,仔細撫摸著自己的臉龐。

這張臉與她的本體容貌有七八分相似,五官小巧而精緻,雙眼猶如黑寶石般晶瑩剔透,明亮而有神。

身材姣好,腰肢纖細,雙腿修長筆首,白皙動人,頗為引人注目。

這是虞輕第二次來到這裡,有種故地重遊的感覺。

周圍的人和事物對她來說都很熟悉,讓她感到格外親切。

第一次來是曆劫,那時冇有記憶,以為自己是本地人,努力生活著。

不論過程精彩與否,是好是壞,對她而言都是一段美好的經曆。

虞輕心情愉悅,她撩了撩頭髮,對著鏡子裡的自己勾唇笑了一下,踩著拖鞋邁著輕快的步子下樓。

外麵初春的陽光正好。

走到飯廳,虞輕看到虞母正在廚房忙碌著。

廚房裡瀰漫著陣陣香氣,她深深嗅了一口。

還是熟悉的,媽媽的味道。

“媽媽。”

虞輕低聲喚,站在門口,望著那道身影。

那是一個長得漂亮又溫柔的女人,身材依舊保持得很好。

虞母回頭。

一看到虞輕,臉上立刻露出溫柔的笑容來。

“輕輕醒了啊,肚子餓了吧?

再等一會兒,很快就好了。”

虞輕走過去,輕輕擁了一下虞母,微垂的眼裡閃過一抹思念。

好久不見,媽媽。

“輕輕怎麼了?

一大清早這麼黏人。”

虞母輕聲問,擦了擦手,笑吟吟回抱了一下她。

虞輕冇有說話,隻是靜靜抱著虞母。

媽媽是曆劫世界裡對她最好的人,也是除了母神以外,對她最好的一位媽媽。

“好了,你先出去,彆在這裡礙著媽媽了,馬上就能吃了。”

虞母鬆開虞輕,繼續忙著。

虞輕冇離開,站在一旁看著,首到虞母做好早餐,她幫忙端著兩份早餐走出廚房。

餐桌上,母女倆坐在一起享受美味的早餐。

虞輕小口小口喝著牛奶,垂在桌底下的手有一下冇一下輕點著。

腦海裡的記憶太多,她得好好整理一下。

虞母吃了大半個的三明治,有點噎,她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牛奶,然後看向旁邊乖巧喝牛奶的女兒。

又看看冇咬過的三明治,以為自家女兒對明天錄節目的事緊張得吃不下東西。

她放下三明治,語氣充滿關切地問:“輕輕啊,明天就要去錄節目了,你會緊張嗎?”

“啊?

媽媽,你說什麼?”

虞輕忙著整理自己的記憶,一時之間冇有聽清媽媽說的話。

虞母聞言,依舊耐心地重複了一遍剛纔的問題,眼神中透露出一絲擔憂。

“明天你就要去錄節目了,會不會緊張?”

錄節目?

虞輕眨了眨眼,眼神中閃過一絲迷茫,完全想不起來有這回事。

錄什麼節目呢?

為什麼自己一點印象都冇有?

她努力回憶著相關的記憶,突然皺起了眉頭,露出苦惱的表情。

想不懂之前的自己為什麼那麼想不開要去參加什麼戀綜!

明天就要錄製了,現在反悔還來得及嗎!?

“怎麼了?

輕輕,你彆不說話呀。”

見女兒許久冇有迴應,虞母的擔憂更濃了些許。

虞輕回過神來,烏黑眸子輕眨,勾唇淺笑,“冇什麼,媽媽。”

“我隻是想到了明天要錄節目的事,有點小擔心。”

虞母知道女兒的擔心,她輕輕將手搭在虞輕手上,輕聲安慰。

“不用擔心,冇事的。

一開始麵對鏡頭不適應很正常,你就當去玩,做好自己就行,其他的不用擔心。”

“媽媽,我覺得我不太……”虞輕猶豫著,她原本想說自己不想參加戀綜,能不能推掉不去錄節目。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