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昕若徐齊昭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柳昕若徐齊昭

柳昕若徐齊昭
柳昕若徐齊昭

柳昕若徐齊昭

佚名
2024-07-11 17:47:25

sortname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做續絃難。

給姐夫做續絃更難。

給心中隻有亡妻的姐夫做續絃更是難上加難。

成婚十年,柳昕若守了十年活寡。

重生後,她決心放肆一回,沉淪間卻聽男人掐著她腰嗓音低啞問。

“朕與你夫君,誰更厲害?”

……

秋夜,寒意正濃。

孩童哭鬨聲響徹侯府內院,柳昕若坐在桌案前,巋然不動。

不多時,那哭聲驟然逼近。

她抬眼看去,撞入男人滿是怒火的冷眸。

“柳昕若!你聽不見霖兒在哭嗎?”

他單手抱著孩子踏步入屋,張口便是嗬斥。

永安侯徐齊昭,柳昕若曾經的姐夫,如今的夫君。

嫡姐病重身亡,留下一子,柳家便將她送來做了徐齊昭的續絃。

嫁入侯府後,柳昕若謹小慎微,細心照料外甥,亦討好著侯府眾人。

若非重生一遭,她從未想過,自己這一生會落個夫君嫌惡,養子厭棄,病死柴房的下場。

望著這張曾無比熟悉的臉龐,柳昕若隻覺滿心悲涼。

她猝然回神,垂眸輕聲開口:“霖兒不喜我觸碰,我去哄,隻會叫鬨得更狠。”

五歲大的孩童略懂是非,不知從哪兒聽來的說法,說柳昕若搶了他孃親的位置,自此對她懷恨在心,常常刻意藉著哭鬨動輒打罵於她。

前世,柳昕若耐心忍著哄著,直到他十歲才得以聽到他喊一聲‘孃親’。

她本以為是感化了他,臨死才知原來是他學會了偽裝,對她的恨意從未減少。

見柳昕若態度冷淡,徐齊昭臉色驟冷。

“柳昕若,當初你嫁進來時,發誓會將霖兒當親兒子對待!如今,才三月,就想要背信棄義不成?”

話音落地。

徐齊昭懷裡的男童,就拿起桌上的茶杯直接砸了過來,哭喊著:“壞女人!”

茶杯砰地打在柳昕若的頭上。

痛意無比真實。

有血跡自額發流下,紅色的血液模糊了她的視野。

直到此刻,柳昕若方纔如夢初醒,真真切切感知到自己確實是回到了十年前。

血跡一點點映紅了她的眼。

她不明白,漫天神佛為何要她再回來一遭,重新走一遍前世的苦……

“夫人!”

身邊的婢女倒吸了一口涼氣。

柳昕若雖繼母,然為人子,對長輩打砸,在大鄴朝,乃是大不孝!

可徐齊昭卻說:“為母不慈,纔會讓霖兒對你這樣牴觸!現在就去祠堂跪著好生反省一下!”

柳昕若攥緊手,透過血紅的視線,看著麵前這個自己愛了一輩子的男人。

心口陡然如被刀割裂。

孩子恨她,徐齊昭同樣厭她。

他們父子一條心,始終認為她彆有心機,是為了榮華權勢纔想嫁侯府。

隻有柳昕若自己清楚,她願意受這些苦的原因隻有一個——她喜歡徐齊昭。

早在徐齊昭和她嫡姐成婚之前,她便喜歡他。

可這些事,徐齊昭不會信,她說出來也不過徒惹笑話。

柳昕若閉了眼,喉間無儘澀苦化為一個失力的字:“是。”

祠堂內。

柳昕若跪在冰冷的地磚上。

正前方,便是她嫡姐柳月婉的牌位。

不知跪了多久。

徐齊昭推門而至,他看也冇看柳昕若,隻徑直細細擦拭柳月婉牌位,又仔細上了香。

前世多年瞭解,柳昕若卻明白他來這絕不隻是為了上個香。

見他不說話,她直接輕聲問:“侯爺還有罪要降?”

聞言,徐齊昭黑沉眸底略過詫異,但也轉瞬即逝。

他居高臨下看她,冷聲開口:“我要你對著婉兒的牌位發誓,日後專心照顧霖兒,絕無二心,若有違誓,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不得好死……

好一個狠辣絕情的毒誓。

柳昕若的心狠狠一抽,痛不可當。

她手攥得死緊,嘶啞嗓音卻是問:“侯爺,您娶我進門,可有半分將我當作妻子看待?”

前世,她到他死都冇能問出這個問題,此刻,卻非想要個答案不可了。

祠堂內燈火一陣明滅。

旋即,她聽見徐齊昭冰冷的嗓音響徹——

“妻子?你也配?”

“你連婉兒的一根頭髮絲都不配相比!”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