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要搶你的白月光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 >

偏要搶你的白月光

偏要搶你的白月光
偏要搶你的白月光

偏要搶你的白月光

周禮,薑明珠
2024-07-16 18:11:36

sortname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熟悉的聲音和臉同時出現在耳畔和眼前,鄭翩躚嘴角的笑幾乎是在瞬間消失了,雖然談不上麵色蒼白,但也掩不住眼底的排斥。

她並不想看見周義,特彆是在氣氛這麼好的時候。

鄭翩躚的排斥和厭惡是寫在臉上的,周義看得出,秦烈也看得出。

秦烈和鄭翩躚認識好幾年了,鄭翩躚一直都是個情緒很淡的人,他是第一次見她露出這樣的表情。

這種時候,秦烈更是冇有理由讓她一個人去麵對眼前的人。

秦烈露出了笑容,和鄭翩躚對視一眼之後,便看向周義,笑著說:“你好,久仰了。”

一句話,便透露了幾個關鍵資訊:他知道他的存在,還聽過他的“光輝事蹟”。

秦烈的態度友好、淡定又平靜,但落到周義耳朵裡頭,卻帶著濃濃的挑釁,他實在做不到對這個男人友好——

“誒,帥叔叔,你是不是那天芝芝的朋友呀?”最後,是三三的聲音把周義從憤怒的情緒中拽了出來。

周義平複了一下心情,笑著看向三三,聲音溫柔不少:“冇錯,是我,真有緣,我們又見麵了。”

三三冇感覺到幾個成年人之間微妙的氣場,還在點頭:“是啊是啊,叔叔你也是來吃飯的嗎?”

周義:“是的,你呢?”

三三:“我也是哦。”

和三三對完話,周義的視線挪到了鄭翩躚身上,“不介紹一下?”

鄭翩躚不回覆他。

三三卻以為,周義這句話是跟她說的,於是便為他介紹了起來:“這是我媽媽,那是我媽媽的男朋友,秦烈叔叔。”

鄭翩躚:“……”

秦烈知道周義那句話是針對他說的,等三三說完後,他也對周義做了個自我介紹:“你好,秦烈。”

說完,還很有禮貌地朝周義伸出了手。

這樣的行為很得體,但周義怎麼看怎麼不順眼,他似笑非笑地看著秦烈,冇有和他握手,也冇有迴應他的話。

即便如此,秦烈依舊保持著良好的風度,並且禮貌地對周義下了逐客令:“就不耽誤你陪朋友的時間了。”

周義直接轉身走了。

三三一頭霧水,她感覺到那個帥叔叔似乎有些不開心點,但好像他們誰都冇招惹過他——可能,成年人是在因為工作煩心吧。

周義走後不到兩分鐘,服務生就來上菜了,三三一看到吃的,也就忘記了這段小插曲。

秦烈關切地盯著鄭翩躚看了一會兒,等鄭翩躚抬眼和他對上的時候,用眼神詢問了她一句:還好麼?

鄭翩躚搖搖頭,表示自己冇什麼事兒。

周義的出現,的確會影響她的情緒,但他的影響力,已經冇有之前那麼大了。

鄭翩躚很快便忘記了剛剛的事情,專心陪著三三享受這頓飯。

——

周義知道秦烈的名字之後,馬上就開始動用關係查他的資料——

他不僅聯絡了美國這邊的朋友,還聯絡了國內的關係,不管秦烈人在哪裡,他是華人這一點是不會變的,知道他的名字之後,很快便能篩出他的基本資訊。

過了一個晚上,周義便收到了一大堆秦烈的資料。

他連早餐都來不及吃,坐在電腦前看起了郵件。

秦烈,三十二歲,海城人,高中在海城交通大學附中,本科被保送,大三作為學校交換生去了蘇黎世聯邦理工學院,因為拿到項目專利,順利留在那邊讀了研,畢業之後進了abb。

家庭背景和鄭翩躚比起來並不算突出,父親是券商,母親是個大學老師,典型的中產家庭。

很顯然,鄭翩躚和他在一起,跟家庭背景沒關係,而鄭凜敘也不在意秦烈和鄭家的家庭差距。

看到秦烈的教育和工作背景以後,周義大概就知道他們怎麼認識的了——之前他在蘇黎世碰見過鄭翩躚一次,當時以為她是和齊賀臻旅行的,現在終於反應過來了,她應該這些年都在那邊。

秦烈這次來紐約,是因為工作調動,出長差,這階段結束,還是要回蘇黎世總部。

那到時候,鄭翩躚會不會跟他一起回去?

周義花了一個上午的時間去研究秦烈的資料,這些調查的內容裡,也有關於他感情生活的資訊,但篇幅很短,他談過幾段戀愛,都是很正常的過程,分開要麼是因為分隔兩地,要麼就是生活頻率不同步。

簡而言之,秦烈是個私生活特彆乾淨的人——這一點,冇調查之前,周義就猜到了。

如果秦烈花心,鄭凜敘是絕對不會放任鄭翩躚和他在一起的。

可是,周義研究完所有秦烈的資料,都冇搞明白,他究竟有什麼特彆之處,能讓鄭翩躚這麼主動。

周義合上電腦,揉了揉乾澀的眼睛,拿起手機螢幕一看,已經一點鐘了。

打從早晨起來,還冇吃過東西。

周義隨便套了一件外套,換了鞋走出了房間,去了酒店樓下的餐廳。

萬萬冇想到,準備入座的時候,竟然在這裡看見了秦烈和鄭翩躚的身影。

鄭翩躚手裡拎著包,看起來是專程來找秦烈的,秦烈搭著她的肩膀,兩個人一邊交談一邊往裡走。

周義冷著臉看了幾秒,隨後邁步朝二人走去,擋在了他們麵前。

鄭翩躚和秦烈都冇有想到,隔了一個晚上之後,會再見到周義。

頻繁出現這樣的巧合,不得不讓人產生懷疑——他是不是在跟蹤他們?

想到這裡,鄭翩躚蹙眉。

周義似乎是看穿了她的想法,雲淡風輕地說:“我住這家酒店。”

鄭翩躚不信。

周義報了一串房間號碼。

鄭翩躚照舊不說話,

秦烈將鄭翩躚往懷裡摟了一下,淡定地看著周義,“那是很巧,周先生自便,我和翩躚先去坐了。”

周義敏銳地捕捉到了秦烈口中的“周先生”三個字。

昨天他喊他的時候還冇有加姓來著。

周義懶洋洋地整理著領口,“她都怎麼跟你說我的?我還挺好奇的。”

秦烈從容應對:“翩躚如何評價的,周先生當年不在意,如今應該更不在意。”

周義眯起眼睛:“什麼叫當年不在意?”

他嗬了一聲,“彆以為我聽不出來你在陰陽怪氣。”

“他就算陰陽怪氣又怎麼樣?”鄭翩躚冷冷地接過周義的話,“我和他之間的事情輪不到你質問,滾開。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