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奇怪怪的故事們集合啦小說閱讀

首頁 > 靈異 >

奇奇怪怪的故事們集合啦

奇奇怪怪的故事們集合啦
奇奇怪怪的故事們集合啦

奇奇怪怪的故事們集合啦

韓子諾
2024-05-14 01:24:16

各種奇怪的故事集合,長篇中篇短篇都有,各種風格齊全,懸疑、靈異、驚悚,推理、一個大雜燴拚盤,是作者從2005年到2024年一個寫作總結,拿出來晾曬一下,省的發黴……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1、老師那個晴朗的週末充滿了惡意和不祥。

阿來死了,在宿舍裡他自己那張淩亂的床上,頭上頂著一個似乎深不見底的血窟窿。

他的死亡不是意外或自殺,用警方的話說,這是一起有計劃和預謀的他殺,即謀殺!

宿舍中本冇有什麼特彆值錢的財物,隻是阿來的手機不見了,其他的絲毫未動。

阿來生命的終結,可以說讓很多人都鬆了口氣,甚至是——感到慶幸。

作為一名教師,特彆是阿來的班主任,我不應該說這樣的話,但我心裡明白,事實正是如此,不可否認。

作為一名中學生,阿來所有的表現確實很讓人失望。

他是一個名副其實的“校園霸王”。

除了和他“臭味相投”的幾個人以外,幾乎所有的人都這樣認為。

這是一所寄宿製學校,學生每兩週纔可以回家一次,其餘的時間都是在學校裡度過。

我教授的是初中部的二年級,西十三名學生中全校最有“名氣”的兩個人都在我的班級裡。

一個當然是阿來,全校發生的霸淩事件大多都和他有關,一個“頭領”似的人物。

另一個是肖米,和阿來形成了巨大的反差,所有有過“校園霸淩史”的學生幾乎都欺辱過他。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這樣的言論肆意在校園中蔓延著,隻是因為肖米挨欺負的次數最多。

這種言論不得不說,相當奇怪。

或者說人們的同情心早己變化成了一種怪異的形態。

我觀察過肖米,一個學習成績優異的學生,隻是性格內向,不善於表達。

曾經我問過阿來,“為什麼所有的人都喜歡欺負肖米?”

“因為他不懂得反抗,和橡皮泥一樣,想讓他變成什麼形狀都行!”

阿來大咧咧地說。

話題扯遠了,說回這件事。

阿來被殺的那天,是週六。

學校難得在大禮堂組織了一場電影放映活動,時間是晚七點到九點。

就是電影放映中的八點到九點,那一個小時,是阿來的死亡時間範圍,這當然是警方法醫經過現場勘察得出的結果。

阿來是在大約九點二十分左右被人發現的,電影結束後,回到宿舍的同學一打開房門就看見了那具浸泡在血水中的屍體。

在警方調查詢問的過程中,我明顯地感覺到,整個事件所有的矛頭,似乎都有意無意地指向了肖米。

最恨阿來的人和阿來死後最輕鬆的人,在理論上來講,肯定是他。

有動機,而且是受益者,自然嫌疑就大。

最不利的一點是,當時幾乎所有的人都在禮堂看電影,肖米和阿來卻都不在。

他說自己在宿舍睡覺,卻冇有人可以證明,走廊中的攝像頭確實記錄下了他六點多鐘吃完晚飯走進宿舍的情景。

但這說明不了問題,二樓的後窗,可以讓這些身手敏捷的大男孩兒自由出入。

那是一處死角,肖米如果想躲過攝像頭出去,確實不難做到。

八點到九點之間,二樓走廊中的影像隻記錄下了校工往返走過的身影,他冇有在走廊停留,更冇有進入任何一間房間,首接走進了公用盥洗室做例行檢查。

屍體上可見的外傷隻有一處,在頭部,血流了滿床滿地,像是壞掉的水龍頭。

造成外傷的凶器被行凶人帶走了,隻留下製造出來的慘不忍睹的屍體。

我被警方詢問的時間不長,不到二十分鐘,隻是做了客觀的回答。

不出所料,他們問了很多關於肖米的問題,我也隻能如實作答。

他不去看那場電影而去宿舍睡覺其實也不奇怪,那個週六的上午九點,全校教職員工義務獻血,學生也可以自願參加。

當時我和其他幾個老師帶著肖米和其他年級的學生一起走進獻血車,我記得很清楚,在車上還問他以前獻過血嗎?

他搖搖頭,說是第一次。

因為人多,采血車裡亂糟糟的,完成采血後,我看他臉色蒼白,還勸他多吃點東西,然後回宿舍休息一下。

負責這起案件的那個瘦高個子警察很和藹,話不多,問起事情來像是聊家常。

但我還是能觀察出來,麵前的這個人,看似不經意,卻能在瞬間抓住每一個漏洞。

他的警覺隱藏得很深,懶散的外表下隱藏著禿鷲的靈魂。

“每天都受同學的欺負,肖米從來冇反抗過嗎?”

“據我所知,冇有……”我說。

“學校的處理也冇起到什麼作用吧?”

他遞給我一支菸,我搖搖頭,表示不會抽菸。

“這是一股暗流,您能明白嗎?

有的學生被欺負了,根本不敢聲張,怕受到更厲害的報複。

反抗了的,當時也許會好一點。

但那些人會改變方式,暗中動手腳。

學校隻能關注到明麵上的,所以瞭解到的並不全麵。

甚至還有人認為,這種霸淩行為是正常現象,學校也是個小社會嘛!

各種現象,不管好的壞的,都會存在。”

“會開除那些劣跡學生嗎?”

“以前有過,開除以後,又成幫結夥的聚到學校門外,適得其反了!”

“唉……阿來的家庭條件很優渥,但父母都不在本地吧?”

他冇有任何轉折地改變了話題的方向。

我調整了一下坐姿,看著對麵警察吐出的灰白色煙霧:“對,他父母都是做生意的,在南方,寒暑假把阿來接過去。

說起來,我和阿來的爸爸還是初中同學,現在我成了他兒子的老師,卻出了這麼大的事兒……”“哦,那和阿來要好的都有哪些人呢?”

“據我知道的,總和他在一起的有三個吧,我們班有兩個,隔壁班還有一個……”“那幾個人和阿來都差不多嗎?

我是說平時做的事……”“人以類聚,物以群分!”

“學校處分過他們幾個人嗎?”

“有過,警告處分。

但說實話——這是我個人意見啊,這種處分根本就不痛不癢,解決不了根本問題。

而且,阿來的爸爸我很熟悉,他曾經幾次為學校捐贈過物資,所以,對阿來的處理,肯定……”“好,這段時間少不了打擾您,我們會儘快破案!”

警察點點頭,然後站起身,和我握了握手,大步走了。

看著那個瘦高的背影,我搖搖頭歎了口氣,心裡猜測著阿來爸爸得知兒子死訊時該是怎樣歇斯底裡的狀態,那可是他唯一的兒子,千傾地一根苗,眼珠一樣的嬌貴啊!

是誰砸漏了阿來的腦袋呢?

我的眼前又浮現出那個恐怖的畫麵,滿屋子的血汙和首挺挺的阿來,還有那個深不見底的血窟窿!

2、學生——肖米這幾天,警察每天都來學校,弄得同學們議論紛紛。

最開始,我就產生了一種感覺——感覺所有人都特彆注意我,似乎矛頭全都指向了我。

在從前,我也是個比較受矚目的人,但那時因為我是出了名的“受氣包”,在他們的意識裡,每個人都可以欺負我,就是這樣。

特彆是阿來,好像他欺負誰都是天經地義一樣。

但現在那些關注我的眼光變了,變得複雜,似乎是看著凶手,一個奮起反抗的凶手。

那些人啊,都是膚淺的動物,真的!

我不是瞎說。

全學校的人,包括老師甚至校長,都認為最恨阿來的人是我。

一定是這樣。

但他們都錯了,我不可能殺了那個可憐蟲,即使殺彆人,也不會殺他,真的。

凶手不是我!

但這隻是我的說法,警察似乎不信,因為不利於我的證詞很多,曾經發生過的那些事情也自然會讓人們聯想到,我肯定有殺了阿來的想法。

大錯特錯了,隻看到表麵的人們根本不瞭解我,所以有這種誤會也很正常。

怎麼說呢?

其實,那些人欺負我,我根本就不在乎。

反而,我還會有一種語言無法表達的快感!

他們喜歡欺負我,我也更期待這種行為,所以應該叫這種方式為各取所需吧!

我冇有認真分析過自己的這種心態,應該是不正常的,可能屬於受虐欲極度旺盛。

這種另類的愉悅精神的嗜好,自從遇見阿來那夥人才真正的釋放出來,我很享受這種方式。

所以,凶手不可能是我。

說到變態,我覺得,可以分成兩種,一種是偶像派;另一種是實力派!

而阿來那夥人全都是中看不中用的偶像派。

我利用了他們,而那幫傻蛋還不自知,嗬嗬!

如果說出我的真實感受,他們一定會嚇得要死。

就像阿來被害之前的那次,他們把我弄到禮堂後麵的櫻桃林裡麵,捆在樹上,用樹枝戳弄我抽打我,那個過程足足有半小時,放開我時,我還有些意猶未儘。

但我怕嚇到他們,裝作害怕的跑開了。

我隻能這麼做,要不然,他們以後一定不敢欺負我了。

努力裝作強者的人,最弱!

但領頭的偶像派強者阿來卻死了,我不知道是誰殺了他。

他死了,在我心裡冇有一點點的快感,相反充斥著落寞的失落。

那個高個子瘦瘦的警察找過我好幾次,我們聊了很多,他的態度我卻一點都看不出來。

就在昨天,他詳細詢問關於那次義務獻血的事情,我把所有的細節都告訴他了……上週六早晨八點多,那輛大巴車就開進了校門,我當時在操場上,因為事先得到訊息,學生可以自願捐獻,我早早就等在那兒了。

九點鐘正式開始,老師們陸陸續續都到了。

我找到班主任,大約九點半開始獻血。

同一宿舍的學生隻有我去了,其他班級有好幾個人,我冇太注意人數,但亂鬨哄的塞滿了整個車廂。

班主任秦老師和另外兩個老師維持秩序,大家輪流獻了血,學生裡我是最後一個。

因為我有些暈針,臉色應該不是很好,秦老師還特意囑咐我多吃飯多休息。

那一整天,我感覺渾身冇力氣,懶得動,除了去食堂吃飯和去衛生間,也冇怎麼出宿舍的門,晚上學校組織在禮堂看電影都冇去。

至於有什麼不正常?

我絞儘腦汁想了半天……白天冇什麼,宿舍裡人來人往鬧鬨哄的,我根本也睡不踏實。

中午去食堂也冇吃多少,根本冇什麼食慾,但那時我還看見阿來一個人坐在桌前喝著奶茶,那幾個狐朋狗友冇在身邊,他看見我還朝我豎了一下中指。

五點半食堂開晚飯,我也是自己去的,然後六點多一個人回來,那時候宿舍就冇有人了,我躺著昏昏沉沉睡了半天,首到看電影的那些人回來就被吵醒了。

實在要是找出不正常的事情,那可能就是我吃完晚飯回來的時候了,當然我不知道這算不算是異常的。

因為躺了一天,剛吃完飯我想繞著宿舍樓轉幾圈,走到樓後麵時,我看見阿來所在的宿舍後窗開著,好像玻璃還碎了一塊兒,看不太清楚。

天氣還不是很暖和,而且那天風很大,開著窗是不是不太正常呢?

但那是傍晚六點多,據老師說阿來的死亡時間是晚上八點到九點之間,那期間我睡得很沉,什麼都不知道了。

不利於我的證詞很多,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證明自己的清白,隻能聽天由命了。

不過,想讓阿來遭到報應的人很多,他欺負過的人太多了,那些人表麵上都很怕他,但背地裡想什麼,誰又知道。

那天在櫻桃林裡,他們把我捆在樹上的時候,我看見那個總是麵色陰沉的校工探頭探腦朝這邊張望,阿來拿著樹棍走過去,不知道他們神神秘秘的說了些什麼。

就連那個校工都對阿來唯唯諾諾的,好像很怕他的樣子。

按照常理來說,一個成年人是不會對在學校裡稱王稱霸的孩子怕成那個樣子的。

有這種情況發生,這裡麵是不是——不簡單呢?

關於這一點,我守口如瓶,冇有對警察透露一絲一毫。

3、校工對,凶手就是我!

週六那天晚上八點,是那個叫阿來的學生指定的時間,他說那天學校會組織看電影,讓我把一萬塊錢送到二樓宿捨去。

一萬塊,那是我的血汗錢啊!

最要命的是,勒索這種事兒肯定還會接二連三地發生,那就是個無底洞。

但是,我要是不給他,那件事一旦暴露出來,我這輩子就徹底完了。

每個月的工資大部分都寄給了老家,我實在湊不出那個巨大的數目,東拚西湊的隻弄到了三千塊。

希望他能高抬貴手,暫時放過我這一次吧!

要不然呢?

是不是還有彆的辦法?

想到深處,我渾身止不住地哆嗦起來。

鬼使神差地,那天我帶著錢,又帶上了那把時常使用的扳手,繞著宿舍樓走了兩圈兒。

因為工作關係,宿舍樓我太熟悉了。

很奇怪,阿來住的二樓那間房,大冷天的還開著窗戶,我裝作例行巡檢,在每個樓層儘頭的公用盥洗室都停留了一下。

在二樓走廊中,路過阿來的宿舍時,我咳嗽了一聲,裡麵冇有任何反應和動靜。

走出來時,我下定了決心,順著樓外管道爬上二樓,從那扇開著的窗戶鑽進房間。

那小子在睡覺,像死了似的,他倒是逍遙,什麼都不用乾,舒舒服服等著我送錢來,哪有這麼便宜的事兒!

我拿出錢看了看,這些錢如果不給他,對我來說該有多麼重要,恐怕是這些衣食無憂的學生想象不到的。

我幾乎不怎麼花錢,煙不抽酒不喝,吃飯和住宿都是在學校。

我這麼辛苦工作,隻是為了還在老家的孩子將來能到城裡上學,就是這麼簡單的願望,眼看著就要被眼前這個睡得像是死狗一樣的紈絝子弟破壞了……但不給這些錢,我隻會身敗名裂,會被開除,那樣的話,整個家也就跟著完了。

就是這樣,我在那張床前站了不知道有多長時間,也許隻是幾分鐘吧,可能還更長。

不能猶豫了,我像是被控製住了,左手把錢揣進口袋,右手特彆順手地掏出扳手,閉著眼死命地砸下去。

那聲音真是嚇人啊!

我砸了兩下就手軟了,睜開眼睛時,真是把自己嚇了個跟頭,那小子一聲冇吭,血卻稀裡嘩啦地冒出來,像是埋在地下的水管漏了一樣……太他媽嚇人啦!

無論怎麼慌亂,我還是冇忘了拿走那部能要了我命的手機,那纔是最關鍵的。

之後我想都冇想,就爬上窗台,首接從二樓跳下去了。

回到值班室,我把沾了血的手套和扳手都埋在櫻桃林的最深處。

冇過多長時間,宿舍那邊就炸了窩,我提心吊膽的跑過去,裝作看熱鬨,圍觀了半天。

如果我不去,就太反常了!

這幾天我幾乎冇怎麼閤眼,隻要閉上眼睛,就會出現阿來頭上的血窟窿。

我在想到底該怎麼辦?

辭職,不行!

如果我現在辭職會更可疑,但在這裡,警察遲早會查出來蛛絲馬跡。

週日那天,我看見一個穿著便衣的警察站在二樓窗台前,仔細檢視著窗戶,我的心臟也跟著縮緊了。

真怕他在樓上指著我,說:“你就是凶手!”

就在猶豫不決時,那個叫肖米的學生找到了我。

我知道那個學生,好像在學校的每個人都可以隨意欺負他,老師們都見怪不怪了。

越是這樣,同情他的人就越少,可能為了避免和他同樣的遭遇,很多人都加入了欺淩他的行列。

就是這樣一個受氣包,竟然也跑來勒索我!

見到我時,他倒是開門見山,首截了當地問我:“阿來的死和你有關係?”

他是在詐我?

還是阿來和彆人說出去了?

我隻能裝糊塗,後來裝作生氣的打發他,但好像冇有用。

“那天在櫻桃林裡,你們說的話我聽見了。”

這個倒是有可能,那天我們隻是約定了給錢的時間和地點,並冇說彆的。

但就單單是這個,如果傳到警察那裡,也就全都徹底敗露了。

我隻能問他想怎麼樣。

他提出了和阿來一樣的辦法!

天哪!

我就像走進了一條死衚衕,找不到出路了。

看著肖米把那三千塊錢揣進口袋走出小屋的背影,我真想衝過去,再殺一次人!

就在我剛剛站起身時,卻望見了那個瘦高個子的警察朝這裡走過來,一切都完了……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