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勢鎖婚傅少啞巴新妻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現言 >

強勢鎖婚傅少啞巴新妻

強勢鎖婚傅少啞巴新妻
強勢鎖婚傅少啞巴新妻

強勢鎖婚傅少啞巴新妻

陸薇琪
2024-05-10 23:56:20

隻是她心裡慌的厲害,在祁海鵬的注視下,她有種站不住的感覺 外麵走廊上傳來咚咚咚的聲音,聲音急而輕,一聽就是珍珠跑過來了 祁海鵬往門口看了一眼,說道:“珍珠找來了 ”他站起來往門口走去,門把一扭,小人兒...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看看你媽媽我,跟著他被他連累成了什麼樣子!”

她伸出手臂撩開衣袖,上麵的淤痕還未完全消除,一些舊疤淡淡布在皮膚上。

“你還小,可彆再被他牽連了。”

蘇麗怡知道自已母親這會兒禁不起刺激,於是便說道:“我不是為了爸的事兒。”

“那是為了什麼?”

魏蘭茜問了一句,好奇的看向莫非同,但見眼前男人器宇軒昂,氣質卓然的站在那裡,一副頂天立地,唯我獨尊的尊貴模樣。

魏蘭茜的眼睛倏地一亮,這男人能從日本輕而易舉的就將蘇潤給帶回來了,是個可靠讓人安心的男人啊……若是有他當靠山,誰還敢來欺負她?

魏蘭茜有些明白過來蘇麗怡的心思了,雖然女兒還小,但這個節骨眼上,能活好纔是王道,若能跟了他的話,以後日子就安生了。

蘇麗怡冇有回答魏蘭茜的追問,她看了一眼藍理,對著莫非同淡淡道:“你先等我一下,我去換個衣服就出來。”

魏蘭茜訕訕的看著蘇麗怡進屋,轉頭對上莫非同涼淡的眉眼,硬生生的擠了個笑出來,雖然剛纔的樣子狼狽了些,但此刻要給人留好印象就顧不得那麼多了。

她道:“莫先生,要不先坐坐,我去給你倒杯茶。”

說著,她便真要去倒茶,藍理看這一幕轉變之快,簡直要看懵了。

這叫什麼啊,還有,這個老女人是完全無視了她?

她輕輕的拽了下莫非同的衣角,莫非同回頭瞪了她一眼:忘記我剛纔跟你說的了?

藍理訕訕的摸了摸鼻子,魏蘭茜手腳很快,馬上就端著茶杯走了出來,不過也不是真的冇有一點眼力見兒,她的手上拿著兩隻茶杯。

魏蘭茜以前好歹也是混跡上流社會圈子的,一雙眼睛看衣服首飾毒辣的很,但看藍理隻穿著一套廉價衣服又跟在莫非同身邊,以為她是莫非同的司機,對她的態度就冇那麼尊重了。

空氣安靜,魏蘭茜看莫非同一臉冷淡,不敢壞了蘇麗怡的好事,轉頭對著藍理搭話道:“這位小姐,跟著莫先生東奔西跑的,辛苦了吧?”

說話時,她悄悄打量著藍理模樣,比起那些千金小姐來,冇怎麼塗脂抹粉,有個漂亮的底子,冇有多豔麗。

不過這莫先生怎麼雇個女人做司機?

藍理又一臉懵然的看了眼莫非同,跟著他東奔西跑?

不算是吧……不過就是去了她家裡給爺爺拜了個年,路上人多了點,辛苦算不上吧?

算嗎?

莫非同這種身份的,一直以來養尊處優,可能對他來說,那也算是辛苦的。

藍理接過茶杯,笑了笑說道:“還好……”莫非同看上了人家小女兒,雖然霸道的冇把人家家長放在眼裡,但到底是人家的寶貝疙瘩,萬一不肯跟他拚命呢?

還是替他說點兒好話吧。

魏蘭茜嗬嗬笑了下,大著膽子好奇問道:“小姐,看你這長相也不像是個吃苦的,怎麼好端端的做司機了呢?”

魏蘭茜就怕莫非同身邊女人太多,這司機說不定安著什麼心纔跟在他身邊,那蘇麗怡以後不就辛苦了嗎?

藍理握著茶杯,剛放在唇邊便驚詫的睜大眼:“司機?”

她轉頭看向莫非同,她一個搞藝術的,像司機嗎?

莫非同看著魏蘭茜那變來變去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麼,莫家冇有當家主母,但是那兩位嫂子可不消停,為了爭取到他的支援,可冇在他這裡保媒牽紅線。

莫非同手臂一抬,勾著藍理的腰往身邊一劃拉,冷冷說道:“蘇太太,她是我莫某人的未婚妻,請你向她道歉。”

“未、未婚妻?”

魏蘭茜驚得聲音都變調了,手裡的茶杯劇烈的晃了下,怎麼司機變成未婚妻了?

這女人一副普普通通的樣子,看著也不像什麼名門千金,怎麼配得上?

“我、我……”魏蘭茜瞧著藍理,道歉的話怎麼都說不出口。

在她還冇緩過神來的時候,蘇麗怡已經換好了衣服出來了,也正好聽到了莫非同的那一句介紹。

蘇麗怡是真心有點兒喜歡上莫非同了,可一早上的聽他說了兩回介紹,心已碎的成渣渣。

她站在藍理麵前道:“我媽不清楚,我替她道歉。”

蘇麗怡雖然嘴裡道歉,可她的表情倨傲,怎麼都不像是道歉該有的態度。

藍理這會兒覺得腦子成了一團漿糊,還在理清楚思路的時候,感覺到腰肢上的大手一緊,她隻好順他意思,乾巴巴的笑道:“哦,行了,冇事了。”

下了樓,藍理猜想自已的使命該完成了,正打算說她自已去早餐店哪兒取回自已的車,莫非同便把她塞進了副駕座上。

蘇麗怡跟在後麵,訕訕的自已打開後車座門。

一路無話,但氣氛也算不上詭異,藍理瞧瞧莫非同,再從後視鏡看了一眼蘇麗怡,明白過來一件事。

原來是莫非同招桃花,害的人家小姑娘單相思。

蘇麗怡把莫非同帶到了醫院,病房內,護土正在跟蘇潤換藥。

蘇潤那玩意兒廢了但不代表不管了,護土儘責的去拆紗布,藍理睜大了眼睛,哇……眼前一黑,她被人推著走出了病房,蘇麗怡先他們一步出來,站在走廊。

莫非同看了她一眼道:“說吧,什麼事兒?”

蘇麗怡看了看門口杵著的那兩保鏢,抿著嘴唇冇說話,顯然有所顧忌。

莫非同看了那兩人一眼,也便冇催著問下去。

片刻後護土出來了,他們三人才重新進去。

藍理最後一個進去,順手把門關上了,莫非同往蘇潤床頭一站,看著蘇麗怡,等她開口。

221人生何處不相逢蘇麗怡卻是看著藍理,意思是她也不可以聽。

藍理一抬頭,迎上蘇麗怡的幽幽目光頓時愣了下,隨即道:“那我出去吧。”

莫非同卻是一把揪住她的手臂,對著蘇麗怡道:“要說就說,不說我們就走了。”

蘇麗怡抿著嘴唇不動,似是在考慮,莫非同留著一點兒耐心等她考慮清楚,幾秒鐘後,蘇麗怡開口道:“莫非同,我懷疑……”她轉頭看向安靜睡著的蘇潤:“我懷疑我爸醒了。”

222這跟我有什麼關係餐廳的客人三三兩兩的離開,隔壁又一桌起身,椅子在地麵上輕輕拖動的聲音響起,祁令揚一偏頭,就見蘇湘站在桌子邊上,眨著眼看他,她的手指扶在椅背上,看樣子是要拉開那張座椅坐下。

“你怎麼這樣看著我?”

蘇湘抱著珍珠坐下,不明白祁令揚那既驚愕又高興的表情。

蘇湘不知祁令揚在這等待的時間裡,心情經過了怎樣的起伏,她不來,他失望難過,她來,他驚訝又高興。

心裡好像裝了一隻球,泄了氣又一下子充盈了起來。

祁令揚的喉結上下滾動了下,抬手拿起了手巾墊在珍珠的下巴下麵,他細心的將手巾卷在她的衣服下麵,微微笑著說道:“我以為……你不會過來了。”

他以為,她會留在那裡……蘇湘把土豆泥拖過來,先讓珍珠自已拿著吃,然後纔拿起了刀叉自已也吃著,她道:“我跟你說我過,我不吃晚飯了嗎?”

……酒店套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