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秘書離開後,顧總破防了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 >

秦秘書離開後,顧總破防了

秦秘書離開後,顧總破防了
秦秘書離開後,顧總破防了

秦秘書離開後,顧總破防了

秦顏晚顧景曜
2024-07-11 23:48:23

sortname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顧景曜看到來電又是路在野,接了:“阿路,怎麼了?”

“啊?曜哥?我打給你的嗎?冇事兒,手機放口袋裡,不小心按到回撥了。”

“嗯。”

顧景曜掛了電話,也就短短兩三秒,在他的目光再次轉回秦顏晚身上之際,護士繼續表演一個“被為難但不敢反駁”的弱勢群體,表情十分歉疚。

“以後我們會注意的,不會再在公共場合玩鬨……小姐要怎樣才肯消氣呢?”

顧景曜捏了捏秦顏晚的手指,讓她算了。

秦顏晚也發泄完脾氣了,無趣地彆開頭:“下次小心就行了,萬一撞到老人或者孕婦,看你們怎麼辦,你們走吧。”

護士們忙不迭地離開,邊走邊嘀咕“真倒黴,遇到‘大小姐’了,至於嗎她,是不是自己生活不順啊”。

秦顏晚聽到了:“哎你們……”

顧景曜拉住她,起初是覺得有些好笑:“剛纔都有人回頭看你了,再罵就要被人拍下來發到網上了,標題,‘女子醫院大罵護士’,顧太太想出名嗎?”

秦顏晚冷哼,顧景曜低頭看她手上的婚戒,“還以為顧太太隻會衝我發脾氣,原來還會衝外人,第一次看你這樣。”

秦顏晚眼皮敏感地一跳,她的戲好像是有點過,都“崩人設”了。

顧景曜這話其實是開始回過味兒,覺得她突然來這一出有些古怪……

她扭頭看他,像是才因為他的話,意識到自己的反常,神情恍惚了一下,說:“是嗎。”

然後垂下眼皮,兩片眼睫的陰影,落在眼瞼上,有些蕭索的落寞。

自從被顧景曜從新加坡帶回申城,她的心情就一直不太好。

像一隻失去庇佑的小狼,傷痕累累又極度不安,誰靠近她都要齜牙咧嘴……尤其是對著他這個拔掉她利爪和尖牙的萬惡之首,更是見一次咬一次。

現在卻流露出了無助的脆弱,尤其是配上醫院慘白的光線,看起來更是可憐。

可憐……

這個詞,很少會被放到她的身上。

顧景曜輕聲問:“怎麼了?”

“是不是覺得我越來越不像你認識的‘秦秘書’?”秦顏晚扯了扯嘴角,“我也覺得不像,也許人被關久了,就是會無緣無故發瘋。”

秦顏晚苦澀地一笑,“你說會不會有一天,我真的被你逼瘋了呢?”

顧景曜握緊了她的手:“不會,等你氣消就好了。”

秦顏晚不再說話,演出了鬱鬱寡歡,扭開頭,看向彆處。

不曾想就看到靠在柱子後,將口罩拉到下巴處的路在野。

“!!”

她立刻轉回頭,生怕被顧景曜發現他,她加快腳步,帶顧景曜出了醫院。

路在野能把每個轉移顧景曜注意力的時間掐得這麼準,當然是因為他也在醫院。

他看著兩人的背影。

如果說他對秦顏晚偷顏碎瓷片的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隻是包庇的話,他現在這麼做,就是徹底背叛顧景曜。

他都在想,自己是不是“判”得太容易了?怎麼秦顏晚隻是招招手,他就跟狗似的舔上去?

但很快就得出答案,不是。

秦顏晚是他經年已久的癡心妄想,她那樣開口,他怎麼拒絕得了她?

而且她隻是想離開顧景曜,隻是想帶她媽媽離開申城,他幫她離開,也冇有傷到曜哥,為什麼不行?

大不了等秦顏晚走後,他自己去跟顧景曜請罪。

把這條命還給曜哥,反正當年就是他救了他一命。

路在野斂下眸,拉上黑口罩,從另一個門離開醫院。

……

顧景曜和秦顏晚走出醫院。

身後憑空響起一道男聲:“顧總,秦秘書,這麼巧啊?”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