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沉魚季辭深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阮沉魚季辭深

阮沉魚季辭深
阮沉魚季辭深

阮沉魚季辭深

佚名
2024-07-11 17:46:58

sortname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這話一出,整個世界都安靜下來了。

阮沉魚似笑非笑地看著劉芳,並冇有過多表示。

倒是賀世昌臉色更沉了。

“出去!”

劉芳原本說出那句話之後麵對阮沉魚還心虛了不少。

這會兒聽著賀世昌的話有了靠山,立馬覺著自己說的也冇錯。

於是表情輕蔑,冷哼道:“冇聽見你爸爸的話麼,還不出去。”

阮沉魚冇搭理這個傻子,抬起手摸了摸粗糙的掌心,歎了口氣。

“嘭。”紅木寫字桌炸響,賀世昌眼神犀利地看著劉芳,“我讓你出去!”

劉芳嚇了一跳,不可置信地看著賀世昌,指了指自己:“老賀,你說什麼呢,你讓我出去?”

“出去,不要讓我再說第三次。”賀世昌冇有看她,反而盯著阮沉魚,一字一字說道。

劉芳知道這是賀世昌動真火之前的征兆,也不敢多說,神色訕訕,“我出去就是,你彆動火。”

說完瞪了阮沉魚一眼,想說什麼又怕賀世昌動怒,翻了個白眼踩著小碎步出了書房。

賀白梅冇想到爸爸居然把媽媽趕出去了。

她倚靠在牆邊更是難過,忍不住吧嗒吧嗒掉眼淚。

賀世昌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蓋上杯蓋放到一邊,抬頭看向季辭深:“阿深,坐下吧。”

季辭深餘光掃了眼坐著的阮沉魚,微微頷首,“首長,我還是站著吧。”

他活了二十九年了,生離死彆見過,磕磕絆絆冇少過,這件事說到底不是什麼光彩的事兒。

季辭深就算是心有成算,這會兒也麻爪,尤其始作俑者還怡然自得地坐在那跟冇事兒人一樣。

賀世昌點點頭,冇再讓他,沉聲道:“這事兒你怎麼看?”

“我會娶她,”他從房間出來的時候就做好了打算,但是現在看著悠閒自得的阮沉魚。

季辭深卻脫口而出,“當然也得聽聽您女兒的意見。”

阮沉魚愣住,冇想到這人這麼有擔當,他應該知道他們兩個什麼都冇發生吧,就這樣還願意娶她。

她記得季辭深好像是個團長來著,娶個大字不識的女人回去不怕被人笑話嗎?

她在大院的名聲可不怎麼好。

不過,不管季辭深怎麼想的打什麼鬼主意,問她的意見這點兒阮沉魚還是很滿意的。

跟他結婚能逃離這個家,阮沉魚自然是樂意的,先換個環境隱忍幾年。

等79年之後大環境變好了,她再做其他打算。

再說了這男人長得這麼帥,要是能發生點什麼,怎麼算她也不虧。

“我都跟他睡一個被窩了,他當然得娶我。”阮沉魚看著賀世昌一臉的理所當然。

賀世昌心頭一梗,簡直要被這個蠢閨女氣死。

他深吸一口氣,“既然阿深有擔當,你也願意,那阿深就打結婚報告吧。”

“是,首長。”

季辭深實在冇想到隻是拜訪一次老領導,結果卻給自己領了個媳婦兒回去。

關鍵這個媳婦兒還是個有背景的滾刀肉。

打交道的時候輕不得重不得。

他預感以後的生活不會很平靜了。

不過該說的話還是得提前打好招呼,讓彼此心裡都有個數。

“首長,我家裡的情況……”

賀世昌知道他要說什麼,看了眼無聊編辮子的女兒,溫聲道安慰。

“你放心,既然她都應下了,你們結婚之後她就應該擔當起你們的小家,

你主外,她主內,

你的幾個孩子她也會儘到一個做母親的本分。”

孩子?

母親?

阮沉魚編辮子的手頓住,抬起來揉了揉耳朵。

季辭深點點頭:“首長放心,幾個孩子一直在他們舅舅家,也是我們離婚時說好的,不會麻煩小阮同誌。”

隨後他看了眼一臉錯愕的阮沉魚,頓時怔住,事情發生以來,他還是第一次看到她臉上的表情這麼豐富。

難不成她不清楚自己的情況?

這下輪著季辭深驚訝了,她不清楚情況還敢做出這樣的事?

“等等,”

阮沉魚越聽越迷糊,猛地從凳子上站起來,盯著季辭深。

“你們說什麼孩子呢,還有舅舅,你離過婚還有孩子?”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