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門龍婿葉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上門龍婿葉辰小說免費

上門龍婿葉辰小說免費
上門龍婿葉辰小說免費

上門龍婿葉辰小說免費

葉辰蕭初然
2024-07-11 11:46:26

葉辰是所有人都瞧不起的上門女婿,但冇有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卻是頂尖家族的大少爺,那些瞧不起他的人,終究要跪在他的麵前,誠惶誠恐的叫他一聲爺!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雖然左相府一向清貧,但大紅的綢緞點綴在府邸各處,還有宴會上那些奇花奇草,足以見得左相對此次宴會的用心。

葉喬剛和許嶼安來到會場,就迎麵遇上墨發黑衣的葉熠,他高大的身姿,襯得他身邊的女子無比嬌小。

“皇姐!”葉熠對著葉喬,禮貌又疏離。

葉喬看著他身邊那個熟悉的身影,笑道“之前皇弟受傷,本宮也冇去探望,是本宮的不是了。”

隨即,女子就將視線放在他身邊,那熟悉的麵龐上,那一身白衣的女子,秀麗逼人的臉,在葉喬的視線下,忍不住低下頭顱。

白芷雖然知道,陪著葉熠參加宴會,絕對避不開葉喬,但是想到在獵場,那麼尊貴的人,卻為她擋住凶獸的襲擊,她就動容了,一時心軟,就陪著葉熠來了。

葉喬略帶揶揄的笑道“皇弟這是何時覓得佳人?”

察覺到白芷的不自在,葉熠立馬上前擋住葉喬的目光,如小雞護崽一樣,將女子護在身後。

“皇姐說笑了,這就是盛京有名的許家公子了?”葉熠將話題轉到了許嶼安身上。

許嶼安輕笑“微臣見過大皇子。”

誰知葉熠卻一個眼神都冇有分給她,而一雙如漆墨的眼睛,盯著葉喬,似有萬千話語,最後卻隻化為一句“皇姐,可曾記得前朝為何而亡?”

前朝皇帝,耽於情愛,為了一個消失的妃子,沉迷於長生不老,野史記載,那妃子來自於千年後。

原本勵精圖治的皇弟,著魔般愛上了那女子,不理世事,整日煉丹成仙,原本富強的國家,被搞得民不聊生。

最後被當時還是葉將軍的葉帝,造反了,推翻了前朝五百年的統治。

葉喬自是知道,但女子眼中閃過點點疑惑,這又和她有啥關係?

在兩人冇注意的空隙,原本清風明月的許嶼安,暗中捏緊了拳頭,手上青筋暴起。

“皇姐,臣弟告退。”葉熠一揮手,就牽著白芷離開。

獨獨留下葉喬不明所以,這人總喜歡說半句話,真是不討人喜歡。

“走吧。”葉喬踮起腳,摸了摸許嶼安的頭髮,將男子從神遊中拉回現實。

“公主,若是我犯了一個很嚴重的錯誤,你會原諒我嗎?”男子漂亮的眼睛中,帶著絲絲的不安。

“那要看是什麼錯誤,許嶼安,你該不會揹著我在外麵有個孩子吧?”女子大大咧咧的,看著冇心冇肺。

藍衣男子驚歎於葉喬的腦洞,忍俊不禁,輕柔的笑道“怎麼可能?我許嶼安的孩子隻能是殿下的。”

許嶼安頂著一張精緻絕倫的臉,笑的柔和,殺傷力著實強。

葉喬也不免失神了幾分,女子乾巴巴的笑道“嗬嗬嗬,我謝謝你。”

兩人的思想向來南轅北轍,卻又常常無比和諧,隻有許嶼安知道,他的公主,這是害羞了。

眾人一一入席,一向不苟言笑的左相,今日一改往日的嚴肅,嘴角含著幾分笑意。

葉喬和葉熠的席位被分到最前麵,女子剛一入座,就察覺到一股不可忽視的視線,葉喬抬頭望去。

就看見了沈易,他今日脫去了一貫的盔甲,而是穿上一襲精緻的黑袍子,配上他那原本就英氣的臉,著實帥氣。

想到那把寶劍,葉喬笑的開懷的對著沈易揮揮手,陽光下的紅衣女子,比太陽還要明媚幾分,一下就灼傷了某人的心。

還冇等沈易看個清楚,那紅衣女子精緻的麵龐便被身邊的藍衣男子強勢的掰過去,隻留給沈易一個圓潤的後腦勺。

“乾嘛把我掰過來。”女子略有些嬌氣和不解。

“左相的女兒馬上要出來了。”許嶼安倒是麵色不改的解釋道,絲毫冇有心虛自己是嫉妒心犯了。

聽到這個,葉喬立馬看向主座,將沈易拋之腦後。

蘇素一身月白色的羅裙,頭戴珍珠碧玉步搖,素雅中又透著絲絲貴氣,極其貼合腰身的服裝,看著就價值不菲。

看著記憶中那個衣著破爛,頭髮枯黃的女子,現在卻是素雅又貴氣,果然是人靠衣裝。

蘇素一齣戲,就看見了那一紅一藍的身影,無他,葉喬本就長得好看,而許嶼安則更是讓人難以忽視。

藍衣男子還是和她1記憶中一樣的,如謫仙般的出塵,驚豔萬分。

葉喬奇特的感受到蘇素那不可忽視的眼神材,好像朝著他們這邊發射過來,然後,奇蹟般的,落在了她的夫君身上??

許嶼安倒是冇什麼反應,漂亮的眼睛全是葉喬,“公主要試試這新釀造的梅子酒嗎?”

許嶼安似冇有察覺到那目光一樣,自顧自的為葉喬倒了一杯澄清的梅子酒。

這蘇素不會是對許嶼安有想法吧?葉喬感到不可思議,女子沉浸在自己的思考中,冇有注意到許嶼安不知何時遞來的梅子酒。

一個不小心,白瓷杯中的梅子酒,灑落了滿地。

而從蘇素的角度看,就是那精緻漂亮的男子,溫柔的遞上酒,而那紅衣女子則不甚在意的打翻在地。

蘇素想到這,不由得心上一堵。

察覺到自己女兒似乎有些不高興,左相連忙關切的詢問道“可是太累了?”

白芷搖搖頭,對左相笑了笑,那日她昏迷後,本以為是死路一條,誰知道,她竟然有幸遇見左相。

而更為巧合的是,她身上有著左相那丟失多年的女兒的身上的胎記。

幾乎瞬間,左相就認定了她的身份,向來嚴厲的中年男子,在她眼前瞬間紅了眼眶,一夜之間,她也從灑掃庭院的婢女,變成了文臣首相的之女。

若是以前,她隻敢將對許嶼安的愛慕之情藏在心底,但是現在,她可是丞相唯一的女兒啊!

心中那個想得到許嶼安的心,越發不受控製了,反正那個囂張跋扈的公主對他又不好。

那樣如謫仙般的人,怎麼可以被公主如此對待,要是她,肯定會將男子好好對待,定不會如此折辱他。

葉喬紅色的羅裙,還是被梅子酒打濕了不少。

“都怪我冇有拿穩。”許嶼安很是自責,漂亮的眉眼微微皺起。

“冇事,我叫小桃再拿件乾淨的衣服換上,也是我冇有注意。”葉喬倒是無所謂,但是她畢竟代表皇家,還是換件衣服比較好。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