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宮姝色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 >

深宮姝色

深宮姝色
深宮姝色

深宮姝色

沙塔塔
2024-07-10 23:42:12

sortname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夜晚,鳳儀宮。

景文帝和沈皇後正端坐在桌子前用晚膳,今日的菜係都是兩人慣用的清淡飲食。

「臣妾看了太醫院脈案,陛下前些日子又高熱了,是否要懸賞詔令在民間選拔醫者來看看?」沈皇後溫柔地問著。

這話滿皇宮,除了太後和皇後冇人敢說。

就算是彼此都心知肚明皇帝病重、時常反覆也冇人敢提一句聖體有恙。

民間說一語成讖,弄不好是要犯忌諱的。

景文帝喝湯的手一頓,麵色如常:「不必,小事而已。」

天子無子息,若是病重的訊息再傳到民間,那還不知要引起多少暴亂不平之事。

「是,臣妾思慮不周。」沈皇後顯然也想起了一些不好的事情,神色微斂。

景文帝十八歲木蘭圍場被刺殺後就患疾臥床,邊疆便鬨過一場,想要奪回先皇打下的城池。

幸而大周朝多年戰役兵強馬壯又上天垂憐幾年都是風調雨順、國庫充盈,這才無礙。

陛下還奉行先祖『推恩』,連消帶打滅了邊疆部落「哈賽族」,迎回和親公主秦婉文——慶嘉三公主。

若是邊疆知曉陛下病的都要到民間找太醫了,再動不該有的心思,雖說不傷根基,但也會動搖民心四處起亂。

「陛下,明姑娘受罰已經半月有餘,又受了拶刑,想來得到的教訓也夠了,不如您去看望一二吧。」

「畢竟是個小姑娘,也不知有冇有落下毛病,怪可人疼的。」沈皇後開口說道。

陛下病情反覆。

她既然阻止不了明媚兒復寵,那不如賣她個好,也是給陛下一個台階下。

畢竟陛下對她的處罰略重了一些,那時是在氣頭上,如今他想來恐怕也多有不忍。

「陛下。」

不等景文帝回答沈皇後,小海子就匆匆走進來跪下。

「啟稟陛下,乾清宮傳來訊息。」

「明姑娘自服用早膳至今嘔吐不止,渾身起了大片風團疹,方纔甚至暈厥。」

「女侍醫鬱金今日輪休不在宮中,小醫女說可能是…中毒,現在是否要請一位太醫前去醫治。」

宮內有正經品級的女侍醫是鳳毛麟角,多是冇有品級的使喚醫女,醫女醫術有限。

如今這關頭緊急,隻能回稟陛下請太醫前去。

景文帝聽聞此言麵色瞬時陰沉下來,放下湯勺:「去傳院使夏長青。」

「是,陛下。」小海子領命先退出去,又找兩個腿快的太監尋夏院使。

沈皇後眉頭輕蹙又一瞬間恢復如初,抬眸和秋菊對視一眼,便又和起身要走的景文帝說道。

「陛下,臣妾前去更衣後便與您一同去探望明姑娘吧。」

「後宮出現這麼下作的事情,也實屬是臣妾監管不力,若是不能看她無事,臣妾也不能安心。」

「恩,你稍後自己來。」景文帝同意,話落便轉身就走。

沈皇後行禮恭送,給秋菊使了個眼色,便在宋嬤嬤服侍下去更衣。

一個平平無奇的身影,悄悄退出了鳳儀宮。

景文帝很快就回到乾清宮。

夏院使也正巧急匆匆趕到。

「陛下,明姑娘在東廂房。」小伍子看出景文帝要去永延殿,走上前躬身提醒。

𝒔𝒕𝒐.𝒄𝒐𝒎

景文帝挑眉,神色如常,但是汪公公看出了一絲不悅,站在他身後,隱晦對小伍子使眼色。

「明姑娘自用早膳起便嘔吐不止,神思不寧,嚴重時還會暈厥說囈語。」

「姑娘怕臟汙了永延殿,故而移去東廂房。」小伍子解釋著。

汪公公打量景文帝臉色,問道:「明姑娘病重,你們怎麼不及早來報?」

「明姑娘說陛下政務繁忙,她又是代罪之身,不想以一己之私惹人馬周折。」

「隻是姑娘病情越來越重,方纔已然暈厥,奴才們拿不準主意,故而上報。」

景文帝微微皺眉,冇有再停下去,轉而邁步去東廂房。

伺候的人緊隨其上。

片刻,沈皇後也來到了東廂房。

一進內屋,便聞到一股淡淡的藥草味,不難聞,卻也有些刺鼻。

待走近,看到床榻上嬌弱的小姑娘,長髮如瀑隨意披下更顯得膚白如雪、雙頰透著不尋常的紅潤令人憐惜、闔著的雙眸長睫微垂、又慵懶美麗至極。

她眉心微動,不悅一閃即逝,就算是她再不和人攀比容顏,也不得不承認,她容貌不如她。

宮中,恐怕隻有寧妃的容貌能夠與之相較一二。

「臣妾參見陛下,陛下萬安。」沈皇後行禮問安。

景文帝略略抬手:「坐吧。」

「是,陛下。」沈皇後落坐在景文帝身旁。

夏長青正跪在床榻邊為明媚兒診脈,眉頭一直緊鎖,遲遲不開口說是何病症。

小醫女冇有經驗,張嘴便可以說像是中毒,大不了被打一頓趕出宮去。

可他是經年老太醫,堂堂太醫院院判,要為自己說的每一句話負責任,還要考慮到在後宮的為官之道。

「夏太醫,明姑娘這到底是怎麼了?」沈皇後率先問道。

夏長青嘴張了又合,看向景文帝。

「大膽說。」景文帝的目光放到夏長青身上,冷漠威儀。

夏長青額頭冒出細密汗漬,又看了看明媚兒伸出的胳膊上的風團疹。

「回稟陛下,明姑娘…像是吃壞了東西,引起風邪,起了風團疹,若是嚴重還會有其他症狀,如噁心嘔吐、腹瀉、喉嚨腫脹,暈厥、呼吸困難。」

「若延誤治療甚至會窒息而亡。」

「……」場麵一時安靜下來。

吃壞東西,這個說辭很是保守,自己吃壞了也是吃壞了,別人投毒暗害,也是吃壞了。

「今日,她都吃了什麼?」景文帝問。

一旁汪公公向門外擺手,小伍子端上來一份食盒。

一直在照顧明媚兒的李嬤嬤,此時也跪在屋內,接過小伍子手裡的食盒放在身側。

「奴婢照顧明姑娘不周,請陛下責罰。」李嬤嬤先磕頭請罪。

不等景文帝再說什麼,她直接把飯盒打開了。

慘不忍睹血腥噁心的吃食,就這麼展露在大家麵前。

景文帝眉頭一皺,沈皇後也用手帕輕輕蓋了蓋鼻子。

李嬤嬤把早膳的經過說了一遍。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