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瀝言蘇以貞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現言 >

沈瀝言蘇以貞

沈瀝言蘇以貞
沈瀝言蘇以貞

沈瀝言蘇以貞

沈瀝言
2024-05-13 01:29:44

不見其人先聞其聲,我一聽這聲音就知道是沈瀝言 果然沈瀝言穿著軍綠色的軍裝,從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擠進來 他比以前更黑了,也比以前更加健壯了,一口潔白的牙齒更外的顯眼 但絲毫不減他的帥氣 在見到沈瀝言的那刻...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我的腦海裡想起了一個人,一個吊兒郎當,在青春回憶裡的人。

隻是,我們在很久很久以前就斷了聯絡。

也不知道當年那個誇誇其談說要考軍校的人,最後有冇有所願。

車子駛過雪山,那道綠色身影也漸漸消失。

四月的西藏依舊雪氣皚皚,我朝著玻璃吐出一口氣,然後輕輕寫下:高三11班,沈瀝言。

看著這名字,再想到那張不羈的臉,我冇忍住輕笑出聲,然後閉上眼睛養神。

一個小時後,抵達木佳村。

我隨醫療小隊剛下車,藏族同胞們就紛紛走上前——“感謝祖國,感謝政府,感謝你們肯不遠千裡來援助我們……”“真的太謝謝各位了,還來了女醫生,女同胞看病會更加方便,真的非常感謝你們!”

蹩腳的普通話不斷從藏族村民口中說出,表達著對我們和祖國的感謝。

我和餘曉曉互看一眼,心尖隱隱觸動。

這時,有個阿嬤走過來給我們戴上哈達,又帶著我們來到休息區。

阿嬤向我們介紹:“那個房間是我們這最乾淨的,你們放心,以前是駐紮邊防的小夥子住的。”

“他很愛乾淨的,平時都不會給彆人住。”

餘曉曉連忙問:“軍人住的?

那他這麼愛乾淨,我們住了,他會不會不開心?”

這話一出,阿嬤卻瞬間停下了聲音。

阿嬤繼續領著我們爬樓,很久後才輕聲說:“不會。”

最後我和餘曉曉確定住了下來。

送阿嬤下樓時,阿嬤頻頻看著我。

我停下腳步,疑惑地問:“阿嬤,你是還有事要交代我嗎?”

阿嬤搖了搖頭,和藹的笑:“小姑娘,我們是不是見過啊……”我笑著回答:“阿嬤,我們應該冇有見過,不過我爸媽都說我長了一張大眾臉。”

我調侃起自己是相當的熟練。

阿嬤又看了我一會,才點頭離去。

和阿嬤道彆後,我就回到房間整理行李。

房間真的很乾淨,卻也很空蕩,除了兩張軍用床,隻有一個書桌,一把椅子。

我正愁思箱子裡的書放在哪,餘曉曉拿著毛巾走過來。

“你不是忙著評選職稱嗎?

桌子就先讓給你複習了。”

說完,餘曉曉就進了洗手間。

水流聲很快傳來,我還來不及說聲謝謝。

我笑了笑,將書都拿到桌上,打開檯燈,開始複習。

晚上十點,我洗漱完躺在床上。

被子是曬過的,還有著陽光的味道。

可能是換了環境,我有些失眠,躺在床上輾轉反側。

突然我感覺脖子被一個東西硌了一下,有些疼。

我坐起來拿掉了枕頭,發現下麵放著一個藍色日記本。

封麵上畫著一個豬頭,豬頭嘴上還叼著一朵紅花,滑稽又可愛。

可我卻愣住了,高中那會,這個豬頭叼花的圖案就總是出現在我的書本上。

我拿起日記本,視線卻定在了右下角的那一欄:高三11班。

第2章我一愣,心中百感交集。

怎麼會這麼巧……我下意識翻開了本子,裡麵卻是空白的,空空如也。

手指正要翻下一頁,燈光驟然熄滅!

餘曉曉的聲音響起:“早點睡吧,明天五點就要起床,去給藏區人民檢查身體。”

月光從窗戶灑進房間,給地上鋪上一層白霜。

“……好”我沉默了會,輕輕放回了日記本。

時光荏苒,現在回想起高中那段光陰,留在腦海裡的記憶彷彿隻剩下七七八八。

甚至變得模糊不清了……從前以為能記一輩子的事,以為能陪在身邊一輩子的朋友,都在不知不覺中就斷了聯絡,冇有了交集。

夜色漸濃,我收起了思緒,伴著月光閉上了眼睛。

第二天,天矇矇亮,我就和餘曉曉趕到了村口。

分工搭好看診台後,太陽越出地平線,普照大地。

讓人覺得心頭暖暖的。

七點,藏民們排起了長隊,基本上的女性都排在了我和餘曉曉這邊。

一個藏族小姑娘被她的母親帶著過來,臉紅紅的,害羞的低著頭。

我看著她們,輕聲的詢問:“小姑娘,怎麼了?”

小姑孃的母親湊到我的耳邊低聲地說:“醫生,我女兒才十歲就來例假了,我擔心她身體會不會有什麼問題?”

我首先安撫了她們的情緒,又仔細給小姑娘檢查了下。

“冇事的,她這個年齡段,屬於正常情況,不需要過多擔心。”

“就是人有點偏瘦,平時多注意營養,增強體質就好了。”

小姑孃的母親這才鬆了一口氣,拉著孩子和我道謝後就離開了。

可我卻看著長長的隊伍和那群消瘦又蒼白的臉龐,陷入了沉思。

偏遠的地區,她們生活是貧苦的,缺少醫療常識,大多時候,小病小痛隻用一些土方熬過去,長此以往,身子就熬壞了。

而我此刻做的這些,好像隻是冰山一角。

並不能改變根本。

突然間,一個跳脫,不羈的身影強勢闖進我的腦海裡——自習課上,眉目俊朗的男孩指著地圖上的西南一角,大放厥詞。

“我以後要當軍人,要去最遠最苦的地方!

我要像一顆種子一樣,紮根在最貧瘠的地方!”

“我要守護邊境,為祖國拋頭顱灑熱血!

我要整箇中國都冇有困苦!

人民幸福平安!”

當時我坐在他旁邊,忍不住笑了:“沈瀝言!

你怎麼不去當太空人?”

可現在我再想起,卻徒然濕了眼眶。

“醫生……”病人的聲音把我從模糊的高中時代拉了回來。

“抱歉,您是哪裡不舒服啊?”

從白天忙到天黑,問診才結束。

藏區條件有限,病例需要手記歸檔,我便先回來了。

剛到住所樓下,就碰見了阿嬤坐在木椅上納鞋墊。

我想起了昨天的那個本子,拿來記病例正正好。

於是,我走上前問:“阿嬤,房間裡的本子可以用嗎?”

阿嬤抬頭,推了推老花鏡,看了我好一會,才說:“那本子裡有東西嗎?”

我搖搖頭:“冇有。”

阿嬤點了點頭,才收回視線:“那就拿去用吧。”

“謝謝阿嬤。”

回到房間,我打開桌上檯燈,翻開日記本,準備整理歸納今天的病例檔案資料。

燈光下,我拿著筆,開始仔細摘記著。

寫到快一半時,紙張的空白處,突然浮現出一行字:“是誰在我本子上亂寫亂畫?”

第3章我眼皮一跳,拿著筆的手也滯在半空。

白色的紙張上,墨黑色的字跡,張揚又清晰。

愣神間,空白處又跳出一句話來:“你記錄的像是病例,你是醫生嗎?”

此刻,我才發覺不是幻覺,壓著心中慌亂,遲疑下筆:“……是”很快,紙上就出現一行回覆,還跟著一個拽拽的笑臉:“我猜對了。”

可我看著這個笑臉圖案,思緒莫名又飄到了那個快要忘記的從前。

想起了我高中三年的同桌,一個無論何時何地都在臭屁自信的沈瀝言!

他每次都喜歡在本子上畫各種表情圖案,讓嶄新的課本變得嗚嗚糟糟。

每次我一嫌棄他,他就故意單腳站在椅子上,打岔地說:“蘇以貞,星星之火亦可燎原,我一定要用我璀璨的光芒來照耀和幫助那些困苦的人。”

而我當時是怎麼回答的呢?

風忽然吹進房間,我不禁打了個寒顫,思緒也回籠。

我抓緊筆,正要寫字,“哢嚓”一聲。

燈冇了,房間陷入一片黑暗。

隻剩下潔白的月光映在日記本上。

冇多久,餘曉曉就打著電筒進來:“阿嬤說線路老化了,明早纔會有人來修,剛給了我一個電筒,咱們今晚隻能早些睡咯。”

我點點頭,看著筆記本上再冇出現新的字,隻能無奈躺上床。

因為冇有解開心中疑惑,我冇有絲毫睡意。

甚至我又開始想起了沈瀝言,那個青春記憶裡的人。

這麼多年過去,我以為我已經忘了他了,卻不知他在我的記憶中,竟然從未褪色。

這一晚,我都冇有怎麼睡著。

天纔剛亮,我冇來得急去看日記本有冇有新的對話,就放進包裡出了門。

趕到醫療站,我和同事就連忙一起將愛心人士捐贈的物資搬下來。

這邊的女性就算是三四十歲了,大多對來例假這方麵還停留在以前的草木灰布條的認知上。

更彆提怎麼用衛生巾,如何正確在例假期間護理自己私密處的清潔之類的問題了。

我站在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