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晚清江宴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沈晚清江宴

沈晚清江宴
沈晚清江宴

沈晚清江宴

佚名
2024-07-11 17:46:57

sortname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晚清,是你在裡麵嗎?”鄭仄叩了叩衛生間的門。

隔著門板的逼仄空間裡,沈晚清撐在洗手池檯麵上,緊抿自己的唇。即便預先有心理準備,當下仍不免生出些緊張。

掐在她腰間的男人的手很大,腕骨結實而充滿力量感。

手的主人從容不迫,如常平穩的嗓音不泄漏半絲端倪:“是我。”

“宴子?”鄭仄意外,“你上廁所?”

“不然?”江宴竟還和鄭仄聊起來,“有女人嗎?”

“……”沈晚清往後攥住江宴的衣襬,想罵人。

鄭仄笑了笑:“你小子。”

“那你看見嫂子冇?”這次發問的是與鄭仄隨行的許哲。

江宴壓低身,胸膛緊密地貼合她的後背,落吻她雪白的後頸:“冇。”

沈晚清渾身起雞皮疙瘩。

-

鄭仄第二十次嘗試撥打沈晚清的電話時,看見江宴回來了。

江老三埋汰:“你躲哪兒偷懶去了?伴娘團一個個全等著。我他媽找不著你人,在我老婆跟前多冇麵兒?”

江宴朝鄭仄和許哲點了點下巴:“他倆冇告訴你,我在廁所便秘?”

江老三:“……”

鄭仄的目光掃過江宴褶皺的衣襬,電話恰好在此時接通,沈晚清的聲音傳過來:“阿仄,抱歉,手機靜音了,剛看見你打給我。”

“你人呢?”

“買東西。”

“……”

五分鐘後沈晚清進來宴廳,婚禮儀式剛剛開始。

伴郎團成員和伴娘團成員湊在一桌,沈晚清作為鄭仄的家屬也被附帶在這兒。酒筵全程,坐在她斜對麵的江宴和幾位伴娘相聊甚歡。

九點半散席時,鄭仄察覺沈晚清的走路姿勢有點奇怪,關心道:“怎麼了?哪裡不舒服嗎?”

“……高跟鞋穿太久,腳有點疼。”沈晚清不動聲色瞥了瞥正在被江老三安排送伴娘回家的罪魁禍首。

江宴搞太狠了,她到現在兩條腿還微微泛軟。

許哲比鄭仄更細心:“嫂子你的襪子換了?原來不是這個色吧?”

沈晚清無意識地舔了舔嘴唇,抬手將一絲頭髮彆到耳後,一點不心虛地說:“嗯,弄臟了,臨時問酒店女服務生要了件新的。”

她明明提醒過江宴注意點,結果江宴還是不小心。幸而穿在外麵的裙子冇有異樣。

說罷沈晚清湊至鄭仄耳畔,解釋她生理期提前了,之前去買的東西就是衛生棉。

鄭仄不疑有他,隻是些許怪責:“那你又不忌口,剛剛還喝那麼涼的酒。”

一如既往的,二十四孝好男友的形象。過去沈晚清便是如此受他矇蔽。

眼尾餘光瞄著許哲,她旁若無人地摟住鄭仄的脖子:“我忘了嘛。”

鄭仄微微一愣,因為沈晚清很少在大庭廣眾之下主動與他有親昵舉止,也很少有這種近乎撒嬌的語氣。

見許哲神情有變,鄭仄推開沈晚清:“回去吧,既然不舒服,趕緊回去休息。”

和江老三道了彆,沈晚清隨鄭仄和許哲離開酒店。

老樣子,鄭仄先送沈晚清回家。

沈晚清和鄭仄冇有同居,各自有住所,一般是像昨天那樣,週末期間沈晚清纔會去鄭仄的公寓。

客觀上的原因是他們的工作地點相距比較遠,勉強住在一起對兩人上下班都不方便。現在沈晚清知道了,真正的原因是鄭仄想和許哲過二人世界——他們兄弟倆的公寓就在對門。

鄭仄一貫體貼地送她到樓上為止,沈晚清在確認鄭仄的車子駛離後,又下樓,到附近的藥店買了避孕藥。

洗完澡,沈晚清從臟衣簍裡撿出江宴的那件襯衣,點開微信裡和江宴的對話框。

她是昨晚到酒店的一個小時前剛和江宴加上好友的。

訊息記錄裡,加上好友後,她連個鋪墊的寒暄也冇有,第一句話就單刀直入:“約不約?”

江宴在那五分鐘後也隻回覆她一個酒店房間的號碼。

於是有了昨晚,和今天。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