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映瓊薄千豫全集小說閱讀

首頁 > 曆史 >

沈映瓊薄千豫全集

沈映瓊薄千豫全集
沈映瓊薄千豫全集

沈映瓊薄千豫全集

沈映瓊薄千豫
2024-07-11 23:49:41

沈晚瓷離婚當天,一份離婚協議突然在網絡上曝光,分分鐘成了大爆的熱搜。其中離婚原因用紅筆標出:男方功能障礙,無法履行夫妻間基本義務。晚上,她就被人堵在樓梯間。男人嗓音低沉,“我來證明一下,本人有冇有障礙。”離婚後的沈晚瓷,從小小文員一躍成為文物修複圈最年輕有為的大能。然後她發現,那個曾經常年不著家的前夫,在她麵前出現的頻率越來越高。一次宴會中,有人問起沈晚瓷現在對薄總的感覺,她懶懶抱怨:“煩人精,天生犯賤,就愛不愛他的那一個。”薄荊舟卻走過來將人打橫抱起,“再犯賤也不見你有一絲心軟。”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這話說得**直白又難聽,顧忱曄怒極反笑:“言棘,你是不是冇長腦子?彆人拿著根雞毛都能當令箭,你倒好,就算給你的是把尚方寶劍,也能舞成破銅爛鐵

言棘抬手拍了拍他的胸膛,看著像是在幫他拍上麵並不存在的灰,但顧忱曄懷疑她其實是在用他的襯衫擦手,她偏著頭笑,那模樣像是隻成了精的狐狸:“你的意思是,你是我的尚方寶劍?”

男人彆過臉,避開了她的視線:“你明麵上還是顧太太

“那要是我和慕家對上……”

顧忱曄轉回視線,一臉冷笑的看向她:“看在夫妻一場的份上,我會幫你挑個風水好點的墓地

“……”言棘眼神一閃,有些飄忽:“墓地啊,不用了,多給我燒些紙吧,我實在不想做鬼還得上班賺錢

墓地她已經買好了,就在夢冉的旁邊,等到……

顧忱曄被氣笑了,咬牙切齒的道:“……你休想

下樓時,言棘往後看了看,總覺得有雙眼睛在盯著她,但身後三三兩兩的人,冇一個認識的。

大概是壞事做多了,產生幻覺了。

回到顧公館,言棘又喝了碗宋姨熬的甜湯,才起身上樓,她一邊走,一邊回覆盛如故的微信:“我到家了,準備洗澡睡覺了,今晚抱歉,辛苦你了

年會還冇結束,盛如故忙裡偷閒給她發了段語音:“行了行了,你就彆跟我客氣了,還是趕緊安撫好你老公吧,你不知道,他當時那個臉色,我都以為他醋意大發,要當場把你辦了

此時,盛如故口中那個要‘當場把她辦了’的男人就走在身後,一步之遙的距離。

手機開的不是擴音,顧忱曄冇聽見,要不然這會兒肯定已經炸了。

言棘莞爾,冇有再回。

上了二樓,她剛握住門把手,眼角餘光突然掃到一旁的顧忱曄。

男人靠牆站著,一隻手插在褲兜裡,因為逆光,顯得格外挺拔高大,居高臨下的姿態極具壓迫感。

隔得近了,能聞到他身上濃鬱的酒味。

他這會兒本該進旁邊的主臥,但卻一點要去開門的意思都冇有,而且瞧他這樣,好像是在等著她開門。

言棘:“??你不回房間站這兒乾嘛?”

“今天週四

“……”她思索片刻,確定對這個日期毫無印象,又想了想上週四,冇記起做過什麼特殊的需要紀唸的事:“然後呢?”

顧忱曄冷冷的勾了下唇角,手臂越過她,直接壓下門把推開了次臥的門,一邊往裡走一邊淡淡的道:“儘義務,一週三次,週一週四週六,你提的

言棘想起來了,這份協議是當初她提出結婚時,當作條件一起提的,那時候,言、顧、慕三家人都在,聞言都是一副一言難儘的表情,大概是冇見過當著長輩的麵,還敢這麼離經叛道的女人。

她之所以提這個要求,是為了刺激慕雲瑤,而對方也不負她所望,跟個潑婦似的發了好大一通脾氣,嚷嚷著寧願去坐牢,也絕不讓顧忱曄娶她。

可顧家不可能要個坐過牢的女人當顧太太,慕家更不會允許慕家大小姐身上有這個汙點存在。

所以從她拿起刀的那一刻起,她和顧忱曄就冇可能了,除非這個男人戀愛腦上頭,願意為了她眾叛親離、放棄一切。

但顯然,冇有。

即便已經過了兩年,可再次想起慕雲瑤當時望過來的眼神,她還是覺得滿心暢快。

心情好,連嘲弄人時都格外明媚生動:“不是說我脫光了躺在那裡,都讓你提不起興趣嗎?”

她用顧忱曄曾經說過的話堵他。

男人明顯喝多了酒,眼神不複平時那般清明,此刻他低頭瞧著她,漆黑一片的眸子裡浮動著明顯的**,他落在言棘腰上的手微微收緊,半晌才沉著聲音硬邦邦的丟出一句:“在彆無選擇的時候,男人其實不怎麼挑食

要論破壞氣氛,言棘稱第一,絕對冇人稱第二。

顧忱曄雙手撐在她身側,將女人禁錮在門把和胸膛之間,目光自上而下的看著她。

酒後微醺、孤男寡女、彼此糾纏的呼吸、冇有開燈的房間,連帶著印在對方瞳孔中那抹小小的身影,都在此刻蒙上了曖昧的氣息。

男人的吻最終還是冇有落下來,他的手機響了,目光掃到螢幕上的來電顯示,眉頭下意識的蹙了一下。

他鬆開言棘,握著‘嗡嗡’震動的手機,轉身快步離開了。

言棘掃了一眼,隱約好像看到一個‘雲’字,正當她眯起眼睛想要看得更仔細時,男人轉身進了主臥,門‘砰’的一聲關上了。

周邊屬於顧忱曄的氣息隨著他的離開,慢慢散了,言棘緊繃的身體鬆懈下來,關上門,進了房間。

她拉開床頭櫃的抽屜,從裡麵一堆的藥瓶裡拿出其中一瓶,卻冇有吃,而是定定看了半晌,又重新原封不動的放了回去。

……

翌日。

徐宴禮來工作室看設計稿,男士的服裝本就冇那麼多花裡胡哨的款式,再加上是去參加年會,就更是要以莊重正式為主,唯一的就隻能在細節和配飾上做點與眾不同的花樣。

他是挑在她們下班前的一個小時來的,確定完設計稿,正好是吃飯的點:“言小姐,到飯點了,一起去吃個飯?”

言棘正在收拾桌上的東西,聞言頭也冇抬,“不了,和不喜歡的人吃飯,倒胃口

“……”

徐宴禮摸了摸鼻子,笑得有些無奈:“就因為我是徐家的人,你就這麼討厭我?”

言棘:“嗯

“……”

她回答的這麼乾脆,就有點讓人不知該怎麼應話了。

收拾完東西,言棘便開始下逐客令:“我們下班了,徐先生,請吧

徐宴禮跟著她一起出了工作室。

言棘關門、落鎖、轉身離開,一連串動作一氣嗬成。

“言棘……”

他剛抬腳要跟上去,一輛麪包車突然衝過來,一個急刹停在了他身邊,車門一開,從裡麵伸出來一隻肌肉拱起的手。

聽到動靜的言棘回頭,正好看到徐宴禮被人擄上車,她臉色一變:“徐宴禮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