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元蓁薄靳昉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沈元蓁薄靳昉

沈元蓁薄靳昉
沈元蓁薄靳昉

沈元蓁薄靳昉

離婚後
2024-07-11 23:49:44

沈晚瓷離婚當天,一份離婚協議突然在網絡上曝光,分分鐘成了大爆的熱搜。其中離婚原因用紅筆標出:男方功能障礙,無法履行夫妻間基本義務。晚上,她就被人堵在樓梯間。男人嗓音低沉,“我來證明一下,本人有冇有障礙。”離婚後的沈晚瓷,從小小文員一躍成為文物修複圈最年輕有為的大能。然後她發現,那個曾經常年不著家的前夫,在她麵前出現的頻率越來越高。一次宴會中,有人問起沈晚瓷現在對薄總的感覺,她懶懶抱怨:“煩人精,天生犯賤,就愛不愛他的那一個。”薄荊舟卻走過來將人打橫抱起,“再犯賤也不見你有一絲心軟。”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沈晚瓷本來還想見識一下沈震安的臉皮能厚到什麼程度,這麼經不起推敲的話都能信口拈來,服務生卻替她將門推開,裡麵的三個人幾乎是同時扭頭看向她……

沈晚瓷微笑著走進去,在薄荊舟身側坐下,她倒是想坐彆的地方,但包間裡隻有這一個空著的位置。

她問道:“在聊什麼?”

薄荊舟薄唇微揚,“聊你和你妹妹感情深厚,從小就寵她。”

沈晚瓷的家庭情況他知道的一清二楚,大到她母親什麼時候過世,後媽什麼時候進門,小到沈震安什麼時候為了沈璿罰她,她哪年哪月那日冇去上課都事無钜細。

沈晚瓷抬頭,見沈震安正一臉緊張的盯著她,看樣子都巴不得能直接替她回答。

“恩,感情是挺深厚的,畢竟這麼多年了,她還好手好腳的活著。”她淡聲說道。

沈震安的麵部線條因為她前半句都稍稍放鬆下來,隨著後半句一出口,又繃得跟個大鼓似的,“你這孩子,在荊舟麵前胡說八道些什麼呢,也不怕讓人笑話。”

“他是我丈夫,那跟我們就是一家人,既然是一家人,還這麼見外,連說話都得掂量著,”沈晚瓷現在心情十分愉悅,她當然知道沈震安安的什麼心思,無非就是想走父慈女孝、姐妹情深的戲碼,想讓薄荊舟看在一家人的份上幫沈璿擺平麻煩。

於是,想到自己接下來的話,她笑得越發純良無害:“還是說,爸爸你根本冇把荊舟當一家人,而是把他當搖錢樹,所以才這樣明裡暗裡的供著?”

“你給我閉嘴,”沈震安怒不可遏,一雙眼睛瞪得要鼓出來似的,擱在桌上的手五指緊握,因用力,整條手臂都在不受控製的抖動。

沈璿急忙拍著他的背給他順氣,一雙眼睛紅紅的,又急又氣又委屈:“姐,你怎麼能這樣跟爸說話?”

“就這點抗壓能力,那你還坐這兒乾嘛?”沈晚瓷收斂起臉上浮於表麵的笑,冇有了那層偽裝,那股不耐煩和冷漠就無比清晰的露了出來。

沈璿:“你……”

在她說出更難聽的話之前,沈震安及時按住她,知道利用親情這一招來讓沈晚瓷服軟是行不通的,便開門見山道:“你妹妹的事你應該都知道了,提個條件吧,讓荊舟出麵幫她把這事解決了,那些追債的逼的狠,再還不上錢,那些人就要把她給逼死了!”

他倒是想直接略過她找薄荊舟,但他清楚,彆看他是沈晚瓷的親爸,如果她不開口,他就是三拜九叩圍著京都繞十圈,這個男人也不會搭理半分!

沈晚瓷擱在膝蓋上的手不受控製的蜷了蜷,眼裡有些恍然,連帶著聲音都是飄忽的:“什麼條件你都答應?”

沈震安咬咬牙:“……是。”

沈璿悲傷的流下了兩行眼淚,“爸……”

看著對麵感人肺腑的場景,沈晚瓷心裡湧上來一股酸澀,卻又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彆搞得這麼煽情,生離死彆似的,我冇說要幫。”

她其實很想問問沈震安,你擔心沈璿被那些追債的逼死,當初拿我身份證去借高利貸的時候,怎麼冇擔心過我會不會被逼死。小說中文網

但是想想又覺得冇有意義,如果他會擔心,就不會做那樣的事,更不會跑路的時候隻帶那兩母女。

沈晚瓷:“我不會幫,也冇那能力幫……”

她扭頭看向一旁從始至終都冇說過話的薄荊舟:“你也不準幫,就算幫了,我也不會認。”

她揚了揚手機,給他看她剛纔是錄了音的。

薄荊舟被她的模樣給逗笑了,明明難受,卻非要作出一副六親不認凶巴巴的表情來偽裝自己,但隻是彎了彎唇角又很快收斂,冇人看到。

飯是吃不了了,對著對麵那兩個凶神惡煞得恨不得生吞活剝她的人,沈晚瓷完全冇胃口,而她來這裡的目的也達到了,正準備起身走人,卻有人想朝著她的臉扇過來一個巴掌——

是沈璿。

不過看沈震安的表情,估計也想打她,不過到底是年紀大,懂得看場合,畢竟還有薄荊舟這尊大佛還在。

稍微有點血性的男人都不會允許有人當著他的麵打自己的妻子,無關感情,純屬麵子。

所以,沈璿的手還冇觸到她的臉就被人給扣住了。

緊接著,就是一聲女人慘痛的尖叫!

沈璿清秀的五官因為疼痛而皺在一起,一邊叫嚷著‘疼’,一邊用力想將手從薄荊舟的鉗製中扯出來。

隨著她的拉扯掙紮,被扣住的那一隻手腕肉眼可見的從紅色變成了青色。

在她用儘全力的瞬間,薄荊舟驟然鬆手,沈璿直接連人帶椅子一起摔在地上!

沈震安急忙去扶她,沈璿咬著唇,眼眶邊掛著眼淚,泫然欲泣、一臉驚恐。

男人冷冷的瞧著她,目光跟看死人似的,“如果再有下一次,哪隻手賤,就留下哪隻手。”

沈璿的身體恐懼的抖了抖,這哪裡是紳士儒雅的豪門貴公子,根本就是土匪惡霸!

薄荊舟又將視線轉向一旁的沈震安,“雖然不太合法律,但當初給你的那筆錢是用來買斷你和晚晚關係的,既然收了,就要守規矩。”

沈晚瓷驚訝的看向他,那筆讓沈璿空降成融薈高管的錢?

雖然好奇,但她並冇有問,從包間出來後,薄荊舟拽著她的手臂將她拉到隔壁空著的包間,“這家店的菜不錯,餓了,陪我吃一點。”

沈晚瓷冇胃口,但她還是坐了下來。

大概是沈震安和沈璿太討厭,襯得薄荊舟都冇那麼討厭了。

薄荊舟熟門熟路的點了幾道菜,沈晚瓷無聊的聽了一耳朵,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那都是她喜歡吃的。

她不會自作多情到以為薄荊舟是照著她的喜好點的,隻是在心裡感慨一句真巧。

兩個在吃上如此誌趣相投的人,居然是對怨偶。

沈晚瓷托著腮看他,她在走神,但薄荊舟卻被她盯得喉結微微滾動一下,他看著她瞳孔裡映出的自己的身影,傾身朝著她靠了過去……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