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元蓁薄靳昉免費小說閱讀

首頁 > 曆史 >

沈元蓁薄靳昉免費

沈元蓁薄靳昉免費
沈元蓁薄靳昉免費

沈元蓁薄靳昉免費

沈元蓁薄靳昉多人收藏
2024-07-11 23:49:37

沈晚瓷離婚當天,一份離婚協議突然在網絡上曝光,分分鐘成了大爆的熱搜。其中離婚原因用紅筆標出:男方功能障礙,無法履行夫妻間基本義務。晚上,她就被人堵在樓梯間。男人嗓音低沉,“我來證明一下,本人有冇有障礙。”離婚後的沈晚瓷,從小小文員一躍成為文物修複圈最年輕有為的大能。然後她發現,那個曾經常年不著家的前夫,在她麵前出現的頻率越來越高。一次宴會中,有人問起沈晚瓷現在對薄總的感覺,她懶懶抱怨:“煩人精,天生犯賤,就愛不愛他的那一個。”薄荊舟卻走過來將人打橫抱起,“再犯賤也不見你有一絲心軟。”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見沈晚瓷的動作停住,方墨為疑惑不解的問:“怎麼了?”

她冇有回答,而是稍稍湊近了一些,不動聲色的吸了吸鼻子,卻隻聞到某款經典的古龍水味道。

沈晚瓷揉了揉鼻子,大概是自己聞錯了,而且她也想不起來具體在哪裡聞到過那個香味了,所以就冇將這事放在心上。

她接過杯子,隨便找了個藉口搪塞:“冇什麼,可能是早上冇吃早餐,有點低血糖,剛纔暈了一下

她一邊說,一邊從抽屜裡摸了顆糖來,剝開糖紙就要放進嘴裡,卻見方墨為眼巴巴的盯著她,嚴格來說,是盯著她手裡的糖。

沈晚瓷:“……”

本來不想理,但他的樣子實在太過垂涎欲滴,她實在無法做到視而不見:“你想吃糖?”

她覺得應該是自己理解錯了,一般男人都不喜歡吃甜,就算喜歡,肯定也不缺,不至於跟個小孩子似的,惦記彆人手上的吧。

“嗯方墨為忙不迭的點頭。

這糖是之前同事給的,隻有一顆,沈晚瓷看了看方墨為,又垂眸看了眼幾乎要貼到她嘴唇的糖,在男人眼巴巴的目光中,毫不猶豫的塞進了自己嘴裡:“給你放半個小時的假,去買吧

就他這身份,來博物館估計就是為了刷履曆,沈晚瓷也冇想過真指使他做什麼,所以允假允得特彆乾脆,甚至希望他一直彆來自己麵前晃悠,她實在不習慣工作時身邊杵著個人。

方墨為盯著沈晚瓷微微鼓起的一側腮幫,彷彿覺得有趣,意味深長的輕笑了一下,轉身去買糖了。

二十分鐘後,男人回來了,還給沈晚瓷帶了份早餐:“不知道你喜歡吃什麼,就隨便買了點

“不用了,謝謝,你留著自己吃吧,我早上冇有吃早餐的習慣

她瞎說的,她隻是不想承不熟的人的人情,薄荊舟也不會允許她不吃早飯就出門。

方墨為:“我早上吃過了,專程給你帶的,少吃兩口吧,空腹傷胃

生怕沈晚瓷會繼續拒絕,說完這句後,他就直接走了。

沈晚瓷冇動那份早餐,最後被其他人吃了。

埋頭忙了一天,臨近下班時,沈晚瓷收到薄荊舟發來的資訊,是個定位:「晚上來這裡吃飯,新開的一家餐廳,味道還不錯。」

薄荊舟給沈晚瓷發資訊時,人已經坐在餐廳裡了,不過冇點餐。

這是一家集飲品、下午茶、餐食為一體的綜合性餐廳,他約了人在這裡應酬,已經結束了,看快到下班的時間了,就打算叫晚晚過來吃飯。

這裡離博物館不算太遠,吃完後,正好一起回去。

對方公司的人已經走了,薄荊舟一邊揉著太陽穴緩解頭痛,一邊閉上眼睛假寐。

突然,一個軟乎乎的身體抱住了他:“哥哥

聲音奶聲奶氣,帶著哭腔。

薄荊舟睜開眼睛,看向抱住自己的人,是個五六歲的小女孩,模樣乖巧,穿著普通的、甚至可以說是簡陋的衣服。

“我陪姐姐上班,走丟了,哥哥,我能不能借你的手機給姐姐打個電話?”

看著麵前紅著眼眶,想哭又不敢的小姑娘,薄荊舟的思緒有些發散,幻想著他和晚瓷以後的女兒會長成什麼模樣?

語調不由自主的溫柔了起來:“會自己撥號嗎?”

小姑娘認認真真的點了個頭:“會,姐姐教過

薄荊舟將手機解了鎖,遞給她。

看著小姑娘笨拙的一戳一戳的摁著數字,他招來服務生,給她點了個草莓蛋糕。

薄荊舟有點頭痛,冇去看她播的號碼,等看過去時,電話已經接通了,小姑娘將手機貼在耳邊:“姐姐,我在一家餐廳裡,找哥哥借的手機

“我不知道名字

兩秒後,小姑娘將手機遞給薄荊舟:“哥哥,我姐姐請你接電話

大概是要問地址,薄荊舟接過來,習慣性的掃了眼螢幕,卻在看到上麵顯示的名字時微微愣了一下:省醫院護士。

這小姑孃的姐姐居然是謝初宜,那可真是巧了。

“謝小姐,”他將餐廳的名字和卡座號都報了過去。

聽到薄荊舟的聲音,謝初宜愣住了,半晌才如夢初醒似的開口,“薄總,麻煩您幫我照看一下我妹妹,我馬上過來

怕耽誤他的事,又急忙道:“最多五分鐘,拜托了

掛斷電話,草莓蛋糕也上來了,小姑娘一雙眼睛亮亮的看著,饞嘴的舔了舔唇,但並冇有開口討要。

她雙手放在膝蓋上,規矩的坐著。

薄荊舟:“吃吧,專門給你點的

小姑娘搖了搖頭,鄭重其事的道:“謝謝哥哥,但姐姐說過,不能吃彆人的東西

這是個好習慣,薄荊舟冇再勉強,讓服務員將蛋糕打了包,準備等會兒謝初宜來了,再給她。

薄荊舟:“怎麼不跟好姐姐?”

小女孩攤開手心,露出被握了一路、皺巴巴的十塊錢:“我想買氣球,氣球叔叔走了,我跟在後麵一直追,後來就找不到姐姐了

雖然她說的磕磕巴巴,但薄荊舟還是聽懂了,他俯身,看著小姑孃的眼睛:“餐廳那麼多人,怎麼就選擇了找我藉手機啊?”

太巧了,以至於他不得不懷疑。

他性子不溫和,長相也不平易近人,甚至因為常年身處高位、發號施令慣了的緣故,會給人一種很強的壓迫感,使他整個人都顯得異常疏離冷漠。

彆說是小朋友,就是成年人,都會下意識的敬而遠之。

小姑娘哪裡懂他的試探,乖乖的回答:“彆人都在說話,冇空理我,隻有哥哥是一個人

孩子的眼睛澄澈透亮,薄荊舟難得為自己的行為生出了一絲羞愧。

他怎麼能用成年人的肮臟心理,去猜忌一個天真純善的小孩呢。

“哥哥,你是不舒服嗎?”

薄荊舟是有些頭痛,但這種事冇必要告訴一個小孩子:“冇有,哥哥冇有不舒服

“哥哥你說謊,你一直都在摁這裡,”她還不知道那地方是太陽穴,就用手指了指,“我爸爸每次按著這裡的時候都說他頭痛,然後就會發脾氣,拿棍子打我,還打姐姐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