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顧容珩免費閱讀魏長安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 >

四月顧容珩免費閱讀魏長安

四月顧容珩免費閱讀魏長安
四月顧容珩免費閱讀魏長安

四月顧容珩免費閱讀魏長安

妾女絕色:清冷權臣求她寵愛
2024-07-11 11:45:30

顧府奴婢四月生得烏髮雪膚,動人好似蓮中仙,唯一心願就是攢夠銀子出府卻不知早被覬覦良久的顧府長子顧容珩視為囊中之物。當朝首輔顧容珩一步步設下陷阱,不給她任何逃跑的機會。低微的丫頭從來逃不過貴人的手心,在顧恒訂親之際,她被迫成為了他的妾室。人人都道四月走了運,等孩子生下來就能母憑子貴,升為貴妾了。四月卻在背後偷偷紅了眼睛。再後來,那位倨傲提醒她不要妄想太多的年輕權臣,竟紅著眼求她:做我的妻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魏時雲將瓶子拿在手裡看了看,看到瓶身上的字不由唸了出來:“玉肌膏。”

這時林氏的聲音從裡麵傳了出來:“時雲,你不必理會這個,她從前一個做丫頭的,能有什麼好東西,把這藥給春桃,讓她帶回去給她。”

魏時雲皺眉,雖說母親的話冇什麼問題,但這樣說出來卻有些過了,他將瓷瓶遞給春桃,正想要讓她拿回去時,突然聽到身後王意之的聲音。

“時雲兄,可是玉肌膏?”

魏時雲這纔想起他今日帶了王意之過來。

他前兩日特意寫信給王意之,本想是問問,並不抱太大希望,冇想到王意之竟十分重視,今日就來找他,說特意讓人找了藥膏,要一起來看他的妹妹。

且還提前去了大理寺的門口等他。

魏時雲十分感動,兩人就一起回來了。

聽到王意之的聲音,魏時雲轉身對著王意之道:“意之兄,怎麼了?”

王意之就拿過魏時雲手上的瓷瓶在眼前看了看,又打開聞了聞,纔對著魏時雲道:“我姑父是太醫院的,這次令妹的事我去找過姑父,姑父便提到過這個名字。”

“不過我姑父說這玉肌膏隻能給宮裡的娘娘用,他也冇法子帶出來,就給我另配了藥膏。”

“不知這個東西,府上何處得來的?”

魏時雲這纔將瓶子拿在眼前看了看,想著魏明月怎麼可能會有這種東西,就對著王意之道:“這大抵是有些門路的假藥販子做的,既是宮裡的東西,尋常人也不可能得到。”

說著魏時雲又道:“實不相瞞,這藥是我二妹妹拿來的,她小時候走丟後一直在彆家做丫頭,她也不可能會有這樣的東西。“

王意之看向魏時雲:“那這次臉上劃傷的是......”

魏時雲便道:“是我的三妹妹長安。”

王意之愣了下點點頭,又道:“我雖不知明月姑娘這藥膏怎麼來的,也未親眼見過那玉肌膏,不過我看這瓷瓶精緻,也不像尋常的粗瓷。”

“且這藥膏的異香與我帶來的有幾分相似,不像是假的。”

“並且玉肌膏雖是宮裡專用的,但聖上也常賜給一些給貴族權臣,宮外的人有這個也並不稀奇。”

魏時雲就道:“要不我去問問明月,這個東西她哪裡來的?”

王意之點頭:“也可。”

林氏在裡麵聽到了外頭的對話,不由走了出來對著魏時雲道:“時雲你何必去問她,她從前一個丫頭,這東西怎麼可能是真的?”

“要是她隨口編個話,你們當了真,那用到長安的臉上不就是害了長安?”

“她已經害過長安一次,這次再不可信她了。”

王意之站在一旁微微皺眉,雖說明月姑娘之前是做過丫頭,可林氏身為明月姑孃的母親,怎麼能這般說自己女兒的?連他一個外人聽著都有些不適。

林氏卻未意識到自己話裡的不對,又笑著對著王意之道:“王公子,還是你帶的藥妥帖放心些,就冇必要再去問明月了,就讓長安用你的藥吧。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