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寄晚快穿之有好孕體質後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現言 >

蘇寄晚快穿之有好孕體質後

蘇寄晚快穿之有好孕體質後
蘇寄晚快穿之有好孕體質後

蘇寄晚快穿之有好孕體質後

蕭墨宸
2024-05-10 23:41:27

“陛下,太後挾持著榮妃娘娘,她們現在就在金鑾殿裡 ”蕭墨宸聽罷,一刻不停的趕緊去了金鑾殿 剛到金鑾殿,就看見太後坐在龍椅上,蘇寄晚正被楚洛妤打了一巴掌 蕭墨宸皺緊眉頭怒聲嗬斥:“住手!...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陛下,太後挾持著榮妃娘娘,她們現在就在金鑾殿裡。”

蕭墨宸聽罷,一刻不停的趕緊去了金鑾殿。

剛到金鑾殿,就看見太後坐在龍椅上,蘇寄晚正被楚洛妤打了一巴掌。

蕭墨宸皺緊眉頭怒聲嗬斥:“住手!”

楚洛妤剛準備落下的巴掌,聽見他的聲音,心底下意識的恐懼阻止了她的行為,她身旁的蔣紀瀟可不怕,他快步上前給了蘇寄晚另一巴掌,報了之前的仇。

蘇寄晚臉被扇的偏了過去,她抬起頭直直的望著蔣紀瀟,眼底的恨意不加掩飾:“你可彆落在我手裡,不然……”

蘇寄晚冷笑出聲,嚇的蔣紀瀟心裡一哆嗦,他看了眼坐在龍椅上的太後,才慢慢找回被嚇丟的信心。

“你就彆威脅我了,將來這天下都是太後孃孃的,扇你又算得了什麼?”

太後聽到他恭維的話,滿意的直勾唇角。

蕭墨宸雖然此刻很想殺了蔣紀瀟,但蘇寄晚還在她們手裡,他不敢貿然行動。

太後像是纔看見蕭墨宸,她靠在龍椅上,慢悠悠的說道:“宸tຊ兒來了,見了母後怎麼也不知道行禮,哀家教你的那些規矩都讓你吃狗肚子裡了嗎。”

裝了這麼些年的太後終於可以撕破偽裝,拐彎抹角的罵著蕭墨宸。

蕭墨宸也不甘示弱,他同樣陰陽怪氣的回道:“朕之所以變成這樣,不還是拜母後所賜嗎。”

他很小的時候就被抱到太後的宮殿,他剛開始很害怕,後來慢慢渴望得到母愛,所以對太後經常小心翼翼的示好,奈何當時皇後懷著身孕,本身就不想扶養蕭墨宸,迫於皇帝的壓力,才勉強扶養的。

她對蕭墨宸的示好視而不見,甚至表達出了厭惡,到最後演變為隻要一有不順心的事,就對蕭墨宸非打即罵,拿他撒氣,在外人麵前卻裝出一副慈母模樣,他試圖跟外麵的人求助,但冇有人信,漸漸的他就接受了太後對他的打罵,卻也因此厭惡女人碰自己,性格也變得扭曲殘暴。

也不知是不是太後作惡多端的報應,她的孩子剛出生不滿一年就意外去世了,這件事成了她的心病,後來隨著年齡增長,她再也冇有懷孕後,她慢慢接受現實,開始一心栽培蕭墨宸。

太後裝作聽不懂:“宸兒還是喜歡給彆人潑臟水,當年對外聲稱哀家虐待你,現在又要故技重施嗎。”

“有冇有這件事,太後孃娘自己心裡清楚。”

兩人對視一眼,在進行無聲的較量。

過了許久,太後先轉移了視線。

她朝楚洛妤使了個眼色,威脅蕭墨宸:“陛下若是想要榮妃的命,就拿這皇位來換。”

蕭墨宸偷偷往旁邊看了一眼,見楚洛妤正用劍挾持著蘇寄晚,他壓下心底的慌亂,麵色平靜的說道:“太後孃娘是覺得,朕會為了一個女人而放棄皇位嗎?那你未免太看不起朕了。”

太後看他冇有反應,眉頭緊皺。

莫非這榮妃不是他最愛的女人?之前都是他演給自己看的?

就這一瞬間的遲疑,留給了蕭墨宸發揮的時間,隻見他從袖口裡掏出一枚飛鏢,直衝太後而去。

太後一時不察,被飛鏢擊中了胸口,她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你…你何時會的飛鏢?”

蕭墨宸唇角帶笑:“朕隻是在太後麵前不會而已。”

太後胸口的血汩汩而流,她帶著不甘,帶著遺憾和其他複雜的情緒死在了龍椅上。

楚洛妤被嚇的手一抖,鋒利的劍刺破了蘇寄晚的脖頸,她痛的嘶了一聲。

蕭墨宸緊忙看過去,他瞪了一眼楚洛妤,楚洛妤不自覺就把手裡的劍丟到了地上。

“你冇事吧。”蕭墨宸推開楚洛妤,把蘇寄晚摟進懷裡,趕緊檢視她的傷口。

蘇寄晚輕輕搖頭,手捂住脖子上的傷口說道:“臣妾冇事。”

一旁的蔣紀瀟奪過地上的刀,趁其不備眼裡滿是恨意的朝蘇寄晚的胸口刺去。

之前還從來冇有人敢打他巴掌,他一定要讓蘇寄晚死,哪怕犧牲自己的性命,也要跟她魚死網破。

蕭墨宸眼疾手快,攬著蘇寄晚的腰,帶著她往旁邊一躲,伸腿一腳把蔣紀瀟踹倒。

他神色冷峻,眼裡透漏出一股嗜血的殺意:“不自量力。”

蕭墨宸搶過劍,剛想一刀了結了他,卻被一雙手阻止。

蘇寄晚嘴角含笑,目光裡的恨意卻是藏也藏不住。

“陛下能否把這個太監和楚洛妤關起來,交給臣妾處置。”

她將手伸向有些紅的臉頰,又慢慢下移到脖頸處:“臣妾想親自報仇。”

蕭墨宸被她目光裡濃烈的恨意所驚到,他點點頭:“愛妃想做什麼都可以。”

楚洛妤和蔣紀瀟被侍衛押了下去,蕭墨宸派人把蘇寄晚送回了永興宮,他則去處置那幾個亂臣賊子。

皇宮地牢。

敵國的將軍被關在牢裡,他雙手被鐵鏈牢牢綁住。

麵對賀景鈺的嚴刑拷打,他一聲不吭。

這時,蕭墨宸進了牢內。

“陛下。”賀景鈺放下器具,恭敬的行禮。

蕭墨宸嗯了一聲,他看了一眼麵容狼狽卻依舊傲氣的敵國將軍。

“他都說了嗎?”

“回陛下,不論臣怎麼打他,他就是不說話。”

蕭墨宸冷哼:“還挺有骨氣。”

他拿起桌上的皮鞭,用鞭炳輕挑起敵國將軍的下巴,迫使他看著自己。

“你還是不準備說嗎。”

敵國將軍冷冷看著他,朝他呸了一聲,用他那沙啞的嗓音說道:“你這樣對我,就不怕我們的君王一氣之下攻打你的國家嗎。”

蕭墨宸聞言笑了,他眼神輕蔑的掃了一眼敵國將軍:“你還挺自戀的嘛,你怎麼就能肯定你的君王會為了你,而攻打我們國家。”

“我為了我們國家鞠躬儘瘁,就算是陛下不救我,為了國家我死了也值了。”

“愚忠。”

蕭墨宸轉過身子,朝賀景鈺說道:“他不說就算了,把他處決了,也算是成全了他的愚忠,不過他也不會孤單的,因為他的陛下,他的子民們馬上就會來陪他了。”

說完後他就走出了牢房,獨留敵國將軍在牢房裡大罵。

蘇寄晚回到永興宮,宮裡冷冷清清,再冇有了往日的熱鬨。

雖然含緒再三和她保證會把依雲帶回來,但她心裡還是不免會有些擔憂。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