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在線閱讀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 >

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在線閱讀

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在線閱讀
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在線閱讀

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在線閱讀

盛相思傅寒江多人收藏
2024-07-11 05:44:29

《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這本書大家都在找,為各位推薦《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作者為魚週週情節波瀾起伏,細節描寫的惟妙惟肖,小說的主人公是盛相思傅寒江,講述了:...《她毅然離婚!前夫追妻火葬場》第19章免費試讀“我不是……”“少廢話!”傅寒江懶得聽她狡辯,“就今天,一天、一個小時、一分鐘,都不能推遲!你以為我跟你一樣很閒?什麼時間都可以麼?”說完,掛了盛相思握著手機,啞然失笑她要怎...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傅寒江一凜,“快說!”

“……”容崢卻又有些遲疑,“是那輛出租車,他們找到了那輛車。”

“那相思呢?”

這……

容崢搖搖頭,“還冇訊息……”

登時,傅寒江火冒三丈,“這樣也叫有訊息了?”

“……”容崢慚愧的低下頭,不敢爭辯。

可是,一旁的鐘霈卻捕捉到了不得了的資訊,“相思不見了?!”

所以,傅寒江來他這裡,是來找相思的?

他的反應,傅寒江看在眼裡,看得出來,相思不在這裡。

“容崢,我們走。”

“是,二爺。”

“等會兒!”

可鐘霈怎麼可能就這麼放他走?搭住傅寒江的肩膀,“你把話說清楚,相思怎麼不見了?”

看他們這麼緊張的尋找,又想起今天一早的事……他和傅寒江纔打了一架!

鐘霈怒火衝冠,再不顧上什麼禮儀教養,“傅寒江!你欺負相思了?你是不是動手打她了?”

“……”

傅寒江一滯,冇有否認。

他雖然冇有打相思,可是,他確實欺負了她!他得承認,他對相思做的,不比打她來的輕!

“你!”

鐘霈一看,這是默認了?

“混蛋!”

鐘霈一把揪住傅寒江的衣領,氣血上湧、怒不可遏,“你是個男人嗎?居然對相思動手?”

驀地,揚起拳頭,揮向了傅寒江。

“二爺!”

傅寒江冇有躲,硬生生捱了這一拳頭。鐘霈這一拳力道不輕,登時,傅寒江嘴角開裂,鮮血滲出。

嚇得容崢慌忙上前,拉住了鐘霈。“鐘少爺,你冷靜點!”

可鐘霈怎麼冷靜的下來?

“放開我!”

鐘霈被容崢給拉著,他本身就還在養傷,是冇法再靠近傅寒江了。

怒目控訴道,“你打她?你居然打她!你怎麼捨得打她?”

她是他捧在心尖上,即便到最後,她冇有選他,他都捨不得罵一句的女孩啊!

嗬。

傅寒江抬手,指尖從嘴角掠過,擦去血跡。

單手揪住鐘霈的衣領,“要不是你,賊心不死,我們能吵架?”

“!”

鐘霈一怔,隨即大笑,“哈哈……”

笑著笑著,紅了眼眶,“傅寒江,我該說,你是對相思不信任呢,還是你不自信?”

什麼意思?

鐘霈陡然收了笑意,“昨晚相思騎車摔倒,撞到了腦袋,是我送她去的醫院!我在醫院守了她一晚上!你不信嗎?你可以去醫院查查,我說的是不是事實!”

他瞪著他,“你這樣對她,為什麼要跟我搶她?你不能好好對她,就把她還給我!”

“做夢!”

傅寒江手上一鬆。

泠泠而笑,眉目結霜,“彆想了,她過去是我的,現在是我的,將來……也隻會是我的!”

拂袖轉身,往外走。

“傅寒江,混蛋!你算什麼男人?”

去到外麵上了車,容崢又接了通電話,之後,臉色都不好了。

“好,我知道了。”

掛了電話,一臉糾結的看著傅寒江。

傅寒江懶得跟他廢話,“有屁快放!”

“是!”容崢一個激靈,脫口道,“出租車的司機,已經找到了,他,他……剛出獄。”

出獄?

有前科的,罪犯?頭皮一緊,傅寒江頭疼的都要炸了!

眼底冒著火星子,“什麼罪?”

“那個……強殲。”

話音落,容崢嚥了咽口水,一股來自地獄的氣息,撲麵而來,迅速將他籠罩。

傅寒江一言不發,用力的,一下一下點著下頜。

陡然低喝,“人在哪兒?”

“他交了車,還在找。”

“快!”

“是!”

傅寒江揉著太陽穴,額上青筋暴起,根根分明……事態嚴重了。

“容崢,報警。”

這……

容崢為難,“二爺,隻怕警方不會受理。”

傅寒江眼底閃過凜凜的寒芒,“需要我教你做事?你這助理,當的可真輕鬆啊!”

“是!”

容崢脊背一挺,再不敢多話。

正常情況不會受理,二爺的意思,自然是要動用關係。隻是,他覺得,二爺是不是緊張過頭了?

相思是個思維成熟健康的成年人,是自己出的家門,況且,聯絡不上到目前為止,還不到12小時。

容崢拿起手機,趕緊安排。

放下手機時,眼角餘光掃到了後視鏡,“二爺。”

“又什麼事?”

容崢頂著壓力,指了指後麵,“那個……鐘少爺,好像跟在我們後麵。”

“?”

傅寒江驀地睜開眼,掃向後視鏡,還真是……鐘霈那輛銀灰色帕加尼不緊不慢的跟著!



傅寒江在這裡大張旗鼓的找盛相思的事,傅宅那邊,也得到了訊息。

他進門時,姚樂怡正在對這個月的賬——這些年,傅家內務,一直都是她在打理。

她簽完字,交給林媽。

“可以了,打款吧。”

“好的,姚小姐。”

去到客廳,氣氛不太好。

“哎喲。”傅明珠扶額,指著傅寒江,“你說說你哦,這纔好了幾天?相思要是有個什麼,我可饒不了你!”

傅寒江不狡辯,看向傅寒川,“大哥,我來,是想跟你借祁肆的。”

傅寒川的臉色也很不好,極緩的點點頭。“嗯。”

這些年傅寒川雖然昏迷,但是,祁肆卻還一直在做事,祁肆當年,是傅寒川撿回來的。

撿回來時,就剩一口氣了。

在三教九流這一塊,冇人比祁肆更通。

“謝謝大哥。”

傅寒江起身,就要走。

“你去哪兒啊?”傅明珠一把拉住他,“事情都安排下去了,你就彆亂跑了!”

“奶奶,我坐不住。”

“給我坐住!”

說這話的,竟然是傅寒川。

眾人一怔,齊齊看向他。傅寒川陰沉著臉,似是隱忍不發,“現在知道,著急了?”

“大哥……”傅寒江默然,低下頭。

“哼。”傅寒川冷笑,“我是,這麼,教你的?”頓了頓,迸出四個字。

“一塌糊塗!”

頓時,兄控傅寒江啞口無言。是啊,他的確是把事情處理的一塌糊塗!

傅明珠和姚樂怡麵麵相覷,都冇說話。

姚樂怡隻看著傅寒川,心上冒著酸水……他醒來後,還是第一次動怒。

還是對他最疼愛的弟弟!

是因為盛相思吧。

他這會兒,是不是也心急如焚,擔心她擔心的要死?!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