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侯爺父親終於找到我和我娘了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 >

我的侯爺父親終於找到我和我娘了

我的侯爺父親終於找到我和我娘了
我的侯爺父親終於找到我和我娘了

我的侯爺父親終於找到我和我娘了

花日緋
2024-07-11 23:48:52

關於我的侯爺父親終於找到我和我娘了:明天要上榜,今天寫晚了就不更了,明天【晚上10:00】更【】。10月3日留穿成一個古代帶球跑的女人肚子裡的那顆球是什麼體驗?她的父親是手握兵權的一品軍侯,當年因為種種誤會,和他此生摯愛的女人分開了。等他曆經苦難,找到流落在外母女的時候,女兒已經十三歲,正值叛逆年紀,乃村中一霸,桀驁難馴……把女兒找回去後,侯爺平靜美好的生活可就豐富多彩起來,每天不是在道歉就是在趕去道歉的路上……預收三則,感興趣的親 我的侯爺父親終於找到我和我娘了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

第三十章

賀平樂拿起一顆核桃隨手一捏,

隻聽‘哢嚓’一聲,核桃殼就裂開,

邱桐和邱真同時向她望來,賀平樂客氣詢問她們:

“吃嗎?”

兩人同時搖了搖頭,賀平樂纔將帕子平攤在案桌上,將捏得裂開核桃連殼帶肉一起放在帕子上,拿手指撥弄著挑核桃肉吃。

與周圍全都盛裝出席,正襟危坐,斯文端莊貴們相比,賀平樂簡直是神奇般存在。

今種場合,誰家入宮是真吃飯來?

邱氏回頭衝著賀平樂輕咳了一聲算作提醒,賀平樂反應過來,

就見賀嘯在前麵對她招手,

賀平樂起身,貓著腰來到賀嘯和葉秀芝矮桌旁蹲著,問:

“爹,

喊我乾嘛?”

葉秀芝也不解,

隻見賀嘯核桃盤直接推到賀平樂麵前,

賀平樂欣喜推辭:

“不用啦爹,我桌上也有,夠吃啦。”

果然還是親爹好,

是怕她不夠吃呢。

隻見賀嘯扭頭凝視兒片刻,

幻滅道:“想多了,隻是喊你來捏一下。”

孩子捏核桃聲音太乾脆了,賀嘯一個忍住就她喊過來了。

賀平樂臉上笑容僵住,嗬,真是親爹!

認命拿起核桃,

一手兩顆,‘哢嚓哢嚓’核桃殼被她捏成碎片,賀嘯對她伸手,賀平樂捏完四個核桃全都放到賀嘯手上,眼見著他最大兩瓣核桃肉遞到葉秀芝手中。

賀平樂暗自冷笑,老男人可真,也真做得出來!

“秀芝,我忽然發現,咱閨還是挺有用。”賀嘯吃著核桃說。

葉秀芝笑答:“可不,以前家裡核桃也都是她捏,又不費事兒。”

賀平樂聽不下了,便起身要走,被賀嘯眼明手快按住:

“來都來了,捏幾個。”

賀平樂:……

對對無良夫妻徹底無語,賀平樂隻好繼續蹲在一旁給他們捏核桃,就在時,一道聲音傳來:

“宣寧候好興致,果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

來人是個蓄鬚中年人,身穿儒袍,頭戴儒冠,眉目儒雅,年輕時想必也是個美男子,個年紀種狀態,保養得很是不錯了。

賀嘯見到人,自坐席起身,不忘回身扶葉秀芝,他對那人拱手道:

“沈相來了,有失遠迎啊。”

原來中年儒雅美男就是文臣之首沈琴沈丞相,賀平樂聽過不止一次他大名,知道之人和親爹是對頭。

沈丞相與賀嘯互相見禮,身後追隨家眷也紛紛向賀嘯及葉秀芝行禮,沈丞相目光轉向葉秀芝,出人意料說道:

“秀芝,好久見,你還是那樣變。些年你都了哪裡?”

賀平樂訝然看向沈丞相,又往自己親媽看了看,心道兩人居然是舊相識?

葉秀芝對沈丞相笑道:“好久不見,你也怎麼變。些年我就大江南北走唄。”

沈丞相悵然頭,道:“辛苦了。如今回來就好。”

葉秀芝大方抱拳,向他回了個江湖上禮:“是,回來就好。”

沈丞相微微一笑,纔想起來自己夫人介紹給葉秀芝認識:

“對了,是內子,姓王。”說完,又對他夫人說:“夫人,便是我時常與你提起過葉俠,當初我入京趕考時,她可救過我『性』命。”

丞相夫人王氏是大家閨秀出身,待人接物十分周到,聽了丞相說葉秀芝救過他,趕忙福身行禮:

“多謝侯夫人救命之恩。”

葉秀芝急急上前扶住她:

“相爺客氣罷了,就隻是順手幫忙打發了兩個叫花子,談不上救命,夫人不必放在心上。”

兩方客套一番後,沈丞相目光落在賀平樂身上,說道:

“便是……世侄?”

“是啊。”賀嘯提醒賀平樂:“平樂,見過沈丞相。”

賀平樂正在捋幾個人關係,聞言上前行禮,沈丞相打量她一眼後,目光落在她捏在手中兩個核桃上,嘴角上翹著幽幽一歎:

“唉,真是可惜,要是我兒馨雅也在場就好了,聽聞上回孩子們之間鬨出一不愉快,若她今日能到場,倒是可以藉機冰釋前嫌。”

賀嘯問:“沈小姐怎麼了?”

問完之後,沈丞相臉上就揚起笑容,賀嘯感覺不妙,卻來不及收回,隻聽沈丞相語調遺憾:

“還不是因為小今日有幸被皇後孃娘欽領舞,如殊榮,乃我沈家之幸!我平日裡事多繁忙,對她疏於管教,幸好孩子爭氣,詩詞歌賦,琴棋畫樣樣精通,也是讓我省了不少心啊。”

一番凡爾賽言成功讓氣憤變得微妙起來。

賀嘯後悔得在心裡直抽嘴,他就不該多一問!不過很快他便重整旗鼓。

“相爺過謙了,沈家侄素有才名,能被皇後孃娘選中獻舞也在情理之中,不像我家閨什麼也不,唯獨『性』子爽朗,心大!上個月陛下還為賞了她好些東西,直誇她聰慧呢。”

賀嘯不甘示弱,輸人不輸陣。

果然聽和賀嘯說完之後,沈相麵上笑容更深了,兩人四目相對,火花四濺,針尖對麥芒,互不相讓,而周圍同僚們似乎見怪不怪。

賀平樂表麵微笑,內心狂喊臥槽。

就……攀比上了嗎?

原來曬孩子攀比真是古往今來父親母親都熱衷一件事啊,關鍵是曬著曬著,居然還生氣了。

幸好在事態升級之前,泰和殿中宮廷樂師們開始奏樂,預示著宮宴即將開始,帝後及妃嬪、王爺等也相應來到。

“不打擾侯爺,告辭。”

“沈相客氣,請。”

剛纔還針鋒相對兩人突然假笑,客客氣氣送走對方,等人走過後,賀嘯心中暗罵一句:偽君子。

斯文儒雅沈相也暗自搖頭,心道:莽貨。

沈家坐席在對麵文臣區域第一排第十七列,他們過坐下之後,就聽宮內儀仗奏樂興起,啟明帝攜皇後、太子及一眾妃嬪、皇子、公主等同時到來,群臣起身行禮,山呼萬歲。

福鑫公主頭戴金絲花冠,看起來華麗又端莊,但也隻是看起來,因為在經過宣寧候府那一列時,特地找到第三排賀平樂,與她飛了個媚眼打招呼。

承王秦照也在其列,換了身衣裳,看樣子是剛剛下班。

秦硯與太子緊隨帝後身側,秦硯仍坐在四輪椅上,被換了一身宮內衣裳老管家推著向前,來到大殿中軸儘頭中間平台東側座位,與他坐在同一層還有另外幾個老王爺。

全員按序落座,帝後在上,太子在側,中間平台上秦硯上首處一個坐席空著,那是國師位置,也就是秦硯師父,不過國師近來閉關,不能出席宮宴,位置也就空著了。

除了國師今年不能出席宮宴,今年宮宴還多了幾個北遼使臣,他們原本預計是夏末秋初到禮朝訪問國事,誰料路途遙遠,關內關外手續不齊全,來回補充手續花費過多時間,整個使團進了臘月才抵達禮朝,又因所贈之物過於巨大,運輸不便,使團使者們在禮朝京城待了大半個月才正式受到啟明帝接見。

臨近年節,出於禮貌,啟明帝便邀請他們出席歲末宮宴,以增強兩國情誼。

而今次北遼使團總使是北遼可可爾親王。

可可爾親王今年二十七歲,是現任北遼王親弟,他在北遼頗具地位,不容小覷。

帝後到來,群臣相賀,由皇帝說一番回想過,展望未來,辭舊迎新話,宴也就正式開始了。

宮樂奏起,舞隊入場,沈馨雅身著淺綠舞裙,在其他舞娘們襯托下輕盈如飛燕般旋轉亮相,翩翩袖如水般順滑,如月般美妙。

賀平樂聽邱真說,每年宮宴領舞都是由皇後孃娘最為認可名門貴擔任,是家族地位體現,與貴本人跳得好不好其實多大關係。

但不管舞技如何,在樣高大上奏樂和專業舞師們襯托下,總不差到哪裡,一曲畢,沈馨雅在一片如雷掌聲中圓滿謝幕。

然後就是賀平樂最喜歡和最期待環節——上菜啦!

可是國宴啊!正兒八經國宴!

先前瓜果被撤走,又新上了十六道涼菜,每一道都用精緻汝窯小瓷盤裝著呈上,精緻已經不足以形容。

賀平樂吃得很開心,見邱桐和邱真有些緊張放不開,主給她們夾菜,漸漸邱真就和賀平樂熟悉起來,兩人偶爾還分享美食體驗。

秦硯對吃食不怎麼感興趣,隻吃了兩就放下筷子,端著杯茶有一每一喝著。

目光環過宴大殿,下意識落在宣寧候府第三排,不怪他注視過,隻怪那丫頭吃得太認真了,大殿中群臣或家眷都在忙著推杯換盞,舉杯遙碰,或者直接就各自換了坐席,湊在一處說話拉近關係,發揮宮宴作用。

就連宣寧候夫『婦』也在與人敬酒說話,而那丫頭注意力從一開始就從菜肴上移開,宮宴上菜時間是有規,每道菜肴隻在桌上停留半盞茶時間,到了時間,不管盤中菜肴剩得多與少,都被撤走換新菜肴上桌。

大概正因為時間緊迫,那丫頭忙著嘗每道菜都來不及,哪裡還顧得上其他,就連原本與她坐在一桌兩人坐到其他桌了她好像都注意。

賀平樂吃到一道很好吃醬『乳』鴿,吃了一就驚為人,可醬『乳』鴿需要慢慢吃,她半隻還吃完,宮小姐姐就來收盤子了,儘管賀平樂竭力用眼神挽留,但宮小姐姐還是微笑著菜無情撤走。

流連目光讓秦硯看了一眼自己桌上菜肴,根據她目光鎖菜肴『色』澤判斷出她菜『色』,對老管家吩咐了一句,老管家便喚來宮,將秦硯案桌上醬『乳』鴿悄悄給賀平樂端過。

那宮是跟在上菜宮身後,連作都十分一致,因儘管賀平樂桌上比旁人多了一道,也有引起其他人注意。

看見愛吃菜失而複得,並且還放在不被撤走四道開胃涼菜之列,賀平樂簡直驚喜,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覺給她送菜人,除了秦硯個便宜師父之外,不做他人想。

賀平樂坐直身子,昂首對秦硯笑了笑,並拿起一杯果醸遙遙敬他,秦硯隨後舉了舉杯算是迴應,見賀平樂嘴唇微,像是在和他說什麼。

老管家眯著眼,湊到秦硯身邊猜測道:

“賀小友是在跟王爺拜年吧。她說是‘師父新年好’嗎?”

秦硯輕抿了一溫熱酒,淡淡回了句:“對了一半。”

老管家問:“對了‘新年好’那一半?”

秦硯搖頭:“對了‘師父’那一半。”

老管家又問:“那後麵還說了啥?”

秦硯放下酒杯,歎道:“壓歲錢。”

“噗。”老管家恍然大悟。

秦硯斜斜看他,暗自心中感慨:

不是走正式程式收來徒弟就是不靠譜,小良心,連句新年好都跟師父說過,壓歲錢倒是忘!

而就在時,坐在太子身旁北遼可可爾親王忽然舉杯立起,向啟明帝與皇後敬酒。

敬酒之後,可可爾親王說道:

“禮朝宴節目真是精彩,為表我北遼敬意,本王使團也想向禮朝皇帝與大臣們回贈一個節目。”

啟明帝飲酒後回道:

“哦?不知北遼使團想回贈什麼節目啊?”

可可爾親王說:“是由本王麾下方術師表演雙棍化龍,人乃西晉張華之後,方術造詣極高,本王想叫他上場為諸位表演一番,禮朝皇帝覺得如何?”

啟明帝還未說話,便見末席禦台言官盧大人上前提醒:

“陛下,我朝奉儒學察事物之理,格物致知。自古以來便不倡導民間存在方術之士,臣以為北遼使團舉不妥,還望陛下三思。”

賀平樂覺得位禦說得很有道理,科學至上纔是正道。

隱隱覺得位盧大人有眼熟,想過後才發現,他竟然就是那個住在秦硯私宅隔壁,被牆砸到茅坑裡那個倒黴催盧大人!

真是不打不相識啊,希望盧大人永遠不要知道,砸他那堵牆是出自她手。

盧大人語畢後,北遼使團中也有辯臣出列,與盧大人就‘方術師’展開了激烈辯。

原來方術師一職業,在禮朝不怎麼受待見,但北遼王庭卻十分看重,以至於位被可可爾親王推薦張姓方術師祖上是中原人,卻在國內混不下,隻得舉家北遷,到北遼境內大展拳腳了。

一番互不相讓爭吵過後,由負責接待北遼使團太子和永王秦琛作保,保證北遼使團那位張姓方術師所用器物中不包含危險道具,啟明帝才秉著尊重對方文化態度,準允北遼使團表演方術雙棍化龍。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