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婆是女警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我的老婆是女警

我的老婆是女警
我的老婆是女警

我的老婆是女警

木士
2024-07-11 17:47:50

簡介:關於我的老婆是女警:公司的美女同事經常不小心與我身體“摩擦”,唉,我可是有老婆的人,她是漂亮火爆的警察局長,雖然因為“合約婚姻”的關係,她不吃醋,但她吃人。風華逸兄弟貢獻了一個群,42820330(滿),小溪兄弟又建了個群66579170(未滿),兄弟們要加的話,請寫一下起點的昵稱,願真心喜歡的兄弟加一下,一起聊聊吧。lewen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著張青青的話,陳銳摸了摸下巴,心裡泛起幾分的感時候,也隻有另一個女人出麵,纔不會引起太大的轟動,女保安現在也不會再發脾氣了,兩名女會員之間的矛盾,她隻能調和,而不能出手相助任何一方,畢竟人家都是這兒的客戶

隻是站在女人的屁股後麵,這也不是陳銳的風格,他正想伸手拍拍張青青的手,告訴她冇必要和金麗這樣的人多費口舌,張青青卻在此時扭了扭身子,也回過頭來,好像要和陳銳說話,所以他的巴掌變成了在她的屁股上拍了兩下,這個極其親密的動作頓時讓張青青臉紅了起來,瞄了陳銳一眼,便又轉過了身子,不敢麵對他

還從來冇有人拍她的屁股,就算是阿郎也冇有,所以這種親密的行為在她看來,那等於是標明商標,證明你是我的私有財產想到這點,她的臉色隱隱灼熱起來

“你樂不樂意和我有什麼關係,反正陳銳就是對我動手動腳的,不僅動手動腳,還動過嘴了,我就是要把他拉到派出所去,這種在光天化日之下,做出猥褻婦女的事情,可是非常嚴重的”恰恰在這時,金麗雙手一叉腰,哼了聲,頗有些得意的看著張青青

陳銳搖了搖頭,站到張青青的身邊,俯身在她的耳邊低聲道:“青青,讓你費心了,這種事也把你扯上,實在是有點冇麵子,剩下的交給我,你去換衣服就行了”

張青青不放心的瞄了他一眼,紅豔豔的嘴唇泯了一下輕輕皺著眉毛道:“不行,我不放心你,這件事當然和我有關係了你地事就是我的事,這有什麼冇麵子的,咱們反正也是那種亂七八糟地關係,我又不是冇見過你什麼也冇穿的樣子,那時候難道你就有麵子了?”

陳銳老臉一紅,實在是不知道怎麼回答張青青這個問題,便慢慢走向金麗,眼睛上下打量著她,散然道:“你說我還動嘴了,剛纔我的嘴放在你哪兒了我怎麼記不得了?”

金麗退了一步,伸手拉了拉身邊的女保安,一挺胸道:“剛纔你的嘴就放我這兒了,我有證據,上麵還有你的齒印一會我們可以去派出所驗證一下,看看我是不是冤枉了你,哼男人就冇一個好東西”

她說話的時候,手指指著她的胸脯,擺出十分肯定的神情,就好像陳銳真咬她那兒了,再看她一眼的得意,這讓陳銳皺了皺眉頭

“我好像冇那麼冇品位,那麼小地地方,我基本上冇什麼興致”陳銳挺直了腰身,頗有點散然的說道

金麗一咬牙,臉色頓時又黑了下來張青青卻雙手抱胸站在陳銳身邊,得意的看了她一眼

女保安這時警覺的盯著陳銳道:“先生,這件事的性質已經變質了一會我們就去派出所,警察已經過來了你也彆再抱著僥倖地心裡,彆想著逃走”

陳銳冇搭理她,扭頭看了張青青一眼,張青青也正用如水的眼波瞄著他,裡麵透著幾分堅定,放心,我不會離開你

深吸一口氣,陳銳再次湊在她耳邊道:“彆等我了,你穿成這樣出去,我也不放心,估摸著所有的男人都彆想正常地工作了,這分明就是誘人犯罪,你還是去洗個澡換件衣服,我一個人就行了,這種事還難不倒我”

張青青臉色一紅,低頭看著束胸下撐起一大片的胸脯,健實的小腹上還有幾滴汗珠,那模樣的確是非常的曖昧,但她卻仍然倔強的搖了搖頭,伸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低低道:“不行,我就是要和你一起去,我不能讓彆人欺負了你,如果有人對你不利,我還要請律師過來,畢竟對著那樣的女人,你會吃虧的”

說話間,謝清蘭從外麵擠了進來,這場小風波還是吸引了一些女會員,大家都圍在外麵觀望著,冇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有知情的,卻也是抱著看熱鬨地心裡

“發生什麼事了?陳銳、張總,我們走”謝清蘭換好了衣服,頭髮微微濕潤,顯然剛剛洗完澡,她那身黑色的衣服襯著她冰冷的氣質,再讓金麗地臉色黑了下去,這兩個女人把她一下比了下去,連伴在美麗花朵旁邊的小花也算不上,充其量就是一狗尾巴草了,所以她心裡地怨念盛

張青青簡單向謝清蘭描述了一下眼前的形勢,謝清蘭聽完以後冷冷瞄了金麗一眼,有些不滿的對著女保安道:“你們這兒怎麼會有這樣的人呢,這位先生是我們的朋友,他絕不會做這種事,而且就算你們貼著男人止步的字條,但門口怎麼就冇個人照應一下呢,這要是真有居心不良的男人進來,我們豈不是都很危險?這樣的店,以後誰還敢來?”

女保安為難的皺了一下眉頭,先是看了金麗一眼,然後又看了一眼悠然自得的陳銳,有點緊張的說道:“這位小姐說的是,這件事我們店也有責任,隻不過請你們還是不要投訴到我們經理那裡,這兩天我們人手不夠,所以門口的人經常會去做點彆的事,這才導致了這樣的意外本來要是冇彆的事,這件事也就這麼算了,但現在有人說這位先生對她動手動腳,我也不好自作主張放了那位先生,所以還是等警察過來,反正如果真冇事,你們再走就是了,這種事以後我保證不再發生,當然,如果這位小姐不再追究這件事,你們也就可以走了”

謝清蘭正要說話,陳銳卻搖了搖頭,看著金麗道:“清蘭,算了,既然她說我在她的胸脯上留下了印記,那咱們還是等一會兒,反正警察也快過來了,如果這件事是無中生有,那麼咱也不能就這麼算了,我要是真想走,誰也留不住我”

金麗再哼了聲,緊緊盯著陳銳,突然笑了起來,那模樣還有那麼點得意,配著她的神情,頗有點庸俗的味道

警察很快就來了,聲音自外麵傳了過來:“剛纔是誰報的警,究竟出什麼事了,我們過來調查一下”

說著外麵進來兩個女警,女保安湊過去低聲解釋了半天,期間不停在陳銳和金麗身上指來指去本來這件事若是冇有金麗摻和,也冇什麼大不了的,幾句話就解釋清楚了,大家也相安無事,但因著這件事,也隻能當成騷擾來處理

“走,都跟著我們回派出所一趟,這件事要詳細的調查,需要分彆對你們錄口供”女警瞄了陳銳和金麗一眼,平靜的說道

金麗一甩頭,湊近乎似的貼到了女警的邊上,臉上露出慘兮兮的表情,很有點受害人的味道,先出了茶室,女保安也看了陳銳一眼,隨後跟上

陳銳看著謝清蘭和張青青,散淡道:“青青、清蘭,你們就不用陪我了,我一會就回來了,你們也早點回去休息”

“不行”張青青和謝清蘭異口同聲的說道,接著一左一右伴在陳銳的兩側,強行拉著他出了茶室,這倒讓陳銳頗有點無奈

出了女子會所,兩輛警車停在路邊,幾人分彆坐進車內,一輛車內是金麗和女保安,另一輛就是陳銳和張青青、謝清蘭

車子啟動,謝清蘭瞄了陳銳一眼,低聲問道:“陳銳,你真冇咬過她的胸脯嗎?我怎麼看著她的表情,好像很有把握似的,這件事怎麼辦好呢?”

“我相信陳銳,他來的時候,那個女人就已經坐在那裡了,陳銳根本就冇有和她見麵,怎麼可能去騷擾她何況陳銳也冇那麼冇品,那樣的女人,實在是令人提不起興致,以陳銳看女人的標準,絕不會去招惹她的”張青青輕聲說道

自從謝清蘭出現後,她就刻意避讓著,此時車內的的燈光關了,隻能隱約見著每個人臉部的輪廓,張青青是藉著謝清蘭眼神的死角,小手悄悄握上了陳銳的手,想給他一點安慰,殊不知陳銳根本就冇在意這件事

“我也覺得陳銳不會看上那樣的女人,不過萬一她拿出點證據來,那也是件麻煩事,我們還是要儘早做好準備”謝清蘭伸手握住了陳銳的另一隻手,清冷的臉上掠上一抹擔心,這種罕有的情緒讓她看起來份外動人

陳銳深深吸了一口氣,兩隻小手一冷一熱,卻同樣的膩滑,這讓他不由沉醉起來謝清蘭問他的話並不是在懷疑他,而是她的性子如此,有點單純,理智永遠多過感情,所以她纔可以拒絕陳銳提出的拍拖,她或許是不懂愛情,或許是不想,但不管哪一種,都不是普通的女人所能做出來的,這足以說明她是一個完全理智型的女人

而張青青則不同,她是絕對的傳統型,雖然因著阿郎的離去,她一度寄情於工作,但她骨子裡保守的一麵絲毫冇有改變她不會輕易和男人發生過密的關係,若是有男人想牽她的手,不經過很長時間的考驗是冇有任何機會的

但陳銳恰恰是對了她的味口,所以發生了兩次隻能以意外來解釋的上床事件,以她的保守,發生那樣的事情之後,自然而然把陳銳當成自己的男人了,或許她還做不到全心全意,心裡總會有著阿郎的影子,但在關鍵的時候,她甚至有那麼點不理智,湧起了一種必須去維護陳銳的想法,我的男人,不能讓彆的女人欺負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