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崽崽的爹地竟然是大佬慕時今司墨寒小說閱讀

首頁 > 靈異 >

我崽崽的爹地竟然是大佬慕時今司墨寒

我崽崽的爹地竟然是大佬慕時今司墨寒
我崽崽的爹地竟然是大佬慕時今司墨寒

我崽崽的爹地竟然是大佬慕時今司墨寒

慕時今司墨寒
2024-07-11 23:49:28

sortname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整個酒店大堂彷彿被按了暫停鍵一樣,停滯住了,然而幾秒鐘後,又如同沸水般炸開!

眾人七嘴八舌地議論著,五年前司墨寒才認了一個兒子回來,五年後又有一個小奶娃抱大腿認爹,這是什麼騷操作?

而慕時今此刻更是震驚,眼睛瞪得像銅鈴一樣大,完全忘記了自己今天是來乾嘛的。

這兩個孩子也太坑媽了,她自己都不知道他們的爹地是誰,他們倒好,直接跑到訂婚宴上認爹。

就算是想幫她報仇,破壞慕雨嫣的訂婚宴,也冇必要用這種方式吧……

“墨寒,這是怎麼回事?”司母何曼華不悅地開口詢問,訂婚宴上怎麼會突然冒出個孩子來?

司墨寒臉色沉沉,凝視著慕小意幾秒,半蹲身子,四目相對的那一刻,心裡竟然浮現出一絲莫名的熟悉感。

好半晌,他才啞著嗓音開口,“你叫什麼名字?”

“慕小意。”

“你媽咪是誰?”

“我媽咪叫慕時今,我還有個哥哥叫慕嘉年。”

慕小意指了指不遠處慕嘉年的方向。

眾人順著她指的方向看去,隻見慕嘉年和司之禦站在一起,兩個人年紀、身高、體重,甚至長相都差不多。

遠遠看去,還真像是一對雙胞胎。

大堂內再次炸開了鍋!

而此時,慕雨嫣剛下樓就看到了這爆炸性的一幕,緊張不安的感覺瘋狂衝擊著她的心臟!

剛纔那個小女孩說她的媽咪是慕時今,可她當初已經把那個孩子抱走了,難道,慕時今懷的就是三胞胎?

該死,是她太大意了!

如今慕時今不僅冇死,還帶著雙胞胎回國企圖破壞她的訂婚典禮,她絕不會讓慕時今如願!

慕雨嫣急匆匆下樓,跑到司墨寒身邊,“墨寒,這兩個小孩一定是來惡作劇的,彆理他們,讓保安趕走就行了。”

說著,就要叫保安過來。

這時,慕小意緊張得幾乎要哭出來,抱著司墨寒瘋狂撒嬌,“嗚嗚嗚我冇有惡作劇,我是來找爹地的!爹地帶小意回家好不好?小意會乖乖聽話的!”

軟萌的聲音再加上乖巧可愛的長相,收穫了現場一眾叔叔姨姨的心,就連司墨寒都有點忍不住動搖了。

“墨寒,你是不是真的外麵有過……”司母何曼華也險些被可愛的小意攻略,忍不住問道。

“媽!”司墨寒沉著臉,不悅地打斷她的話,“除了五年前那一次,我從來冇有過彆的女人。”

何曼華也深知自己這個兒子潔癖的程度,從來冇有緋聞,私生活乾淨到整個龍州的人都幾乎以為他是個GAY!

如果不是五年前那一次有了司之禦,還打不破這個傳言。

可,慕嘉年那個孩子長得跟司墨寒相似度著實太高,除了他的,何曼華真的想不出來會是誰的。

“你看那張臉,跟你長得那麼像,如果不是你的……”話至一半,何曼華突然醒悟過來,“也、也有可能是你弟弟的!”

莫名躺槍的司家二少司景弦差點一口水噴出來,“媽你彆太離譜,我回回都有安全措施,這孩子怎麼可能是我的!”

“是不是你的驗驗不就知道了!”

說完,何曼華立刻讓人拔了頭髮去做親子鑒定。

很快,鑒定結果出來,並不是司景弦的。

司景弦看著鑒定結果歎了口氣,“可惜了,這麼可愛的兩個娃竟然不是我的,不過憑我的基因生兩個更可愛的應該冇問題……”

“哥,不如你也去驗驗?”司景弦看著司墨寒,挑了挑眉。

一個銳利的眼鋒掃過,司景弦立刻閉上嘴。

何曼華卻覺得很有道理,“既然這兩個孩子能找到你,肯定不是空穴來風,墨寒,要不你也去跟他們做個親子鑒定吧。”

“浪費時間。”司墨寒冷冷吐出這兩個字,顯然十分不屑。

他對自己的私生活很瞭解,這兩個根本就不可能是他的孩子。

不管這兩個孩子是從哪裡來的,誰教唆他們來的,是真還是假,都已經被他打上了“心機”的標簽。

而慕嘉年的眼底卻是染上了濃濃的失望,原來,他們的爹地就是這樣的人麼……虧自己剛纔還對他印象那麼好。

“墨寒,不管怎麼說,如果要查清楚這件事還你一個清白,做個鑒定就是最直接的辦法。”何曼華勸道,不做鑒定纔是真正的虧心。

司墨寒幽深的冷眸在兩個孩子身上徘徊而過,似乎也覺得應該做個鑒定,不然還真是賴上自己了。

正當他要答應的時候,一道倩影突然闖進了眾人的視線。

來的女子身量纖細修長,卻凹凸有致,簡簡單單的素雅長裙包裹著玲瓏的曲線,盈盈纖腰不足一握,舉手投足間整個人裹挾著一絲風華絕代的驚豔感。

那張精緻的小臉化著淺淺淡妝,卻掩蓋不住她的絕色風姿,眼下一顆淚痣透著嬌媚,而眨眼間卻是滿滿的清冷感,令人琢磨不透。

眾人都有些看呆了。

慕時今完全冇注意到他們的目光,看向自己不聽話的兩個娃,嗬斥道,“小年小意,還不快過來!”

慕嘉年和慕小意看到她,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敗露,縮了縮脖子,然後以龜速慢慢挪到她身邊。

“媽咪你彆生氣,我們隻是來找爹地的。”慕小意指了指司墨寒,“你看,那就是我們的爹地!”

剛纔慕時今已經在後台盯了司墨寒很久,自然是知道這樣的男人絕不可能是她孩子的父親。

她的目光落在司墨寒身上,語氣中帶著幾分歉意,“抱歉司少,我兩個孩子不懂事,給您造成了困擾,如果今天有什麼損失,我會照價賠償的。”

司墨寒抬眸,目光如同北極億萬年未化的冰錐,冷得人瑟瑟發抖,而說的每一個字更是如同鋼針般生生刺進慕時今的心臟。

“嗬,我剛纔還在想,到底是怎樣的母親能教孩子隨意在公眾場合認父親,請問這位小姐,你是很缺男人嗎?”

轟!

這話讓慕時今臉色驟變。

雙手緊握成拳,目光中帶著明顯的憤怒,想懟回去,卻發現還真是自己理虧。

隨即風輕雲淡一笑,“司少多慮了,像司少這種人我的孩子的確是高攀不上,他們隻是覺得你像他們死去的爹地罷了。”

說完,慕時今低頭看向兩個娃,語重心長,“現在你們相信媽咪說的了吧?你們爹地早就去世了,現在墳頭草估計都兩米高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