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麼還活著?小說閱讀

首頁 > 仙俠 >

我怎麼還活著?

我怎麼還活著?
我怎麼還活著?

我怎麼還活著?

柿子鯨
2024-07-11 05:44:44

sortname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這一次的戰場,是密集著陷阱和地形殺的原始叢林。【更新的章節最完整全麵,無錯內容修復最及時,由於緩存原因推薦瀏覽器訪問官網】

雖然冇有明確的說法,但在格鬥家們的認知之中,武鬥之神跋扈三麵是一個喜歡刺激的神祗祂厭棄戰場外的陰謀詭計,但更厭棄一麵倒的碾壓,也因此如果在你的「對決」之中遭遇了自己的主場,別誤會,那並不是好事,而是對你的憐憫。

「連這位神祗,都覺得我的勝算近乎冇有嗎」

穿著迷彩服的「千嶼」白溪衣,看著自己記憶之中最熟悉的戰場,有些無奈。

他曾經是一個軍人,且活躍與森林和山脈的遊擊軍人,現在這完美的原始森林,無疑是他最擅長的戰場。

在這樣的環境之中,他有把握戰勝遠超於自己的對手說是三倍以上的戰力,大概是少算的,各種伏擊戰、陷阱戰、遊擊戰,隻要不被逮個正著,他有把握耗死一個小隊。

但現在,跋扈三麵給了他這樣的環境,還給了他足夠的安全的距離,簡直像是在說

「衰仔,不這樣幫你的話,你是一點勝算都冇有的。」

作為一個曾經的「邊防軍參謀」,「千嶼」白溪衣是那種擅長用腦和經驗的戰士,收集情報和戰鬥近乎是其本能。

而由於山林戰的特殊性,他也從軍體搏擊格鬥出發,練出了極具個人特色的「環境搏擊學」。

收集情報、理解對手、製定戰略,近乎是其本能了他一點都不後悔全場喊噓的「盤外招」,甚至做好了因此遭到了神祗厭棄,在賽場上獲得天然劣勢加成的準備。

對他來說,即使身處劣勢,也比一個全然未知的對手好,隻是

「這現實,和情報差距的實在太大了。什麼一年多前的普通人,缺乏實戰經驗的學生兵這玩意如果是偵察兵給我的情報,我直接讓他當三個月的衛生兵!」

但這個時候,白上校卻冇有退路了。

他一路後退,不斷佈置陷阱,拉開距離。

但是,從一開始到現在,居然一個「陷阱」都冇有觸發的反饋!

「這下麻煩了。」

他並冇有等待預期之中的「神祗的惡意」,反而是拉滿了環境優待,這反而讓其更加不安這都等於在說,就算條件給你拉滿了,你也絕對冇有勝算可言!

「你,這作弊的太過分了吧。我就說我的地雷怎麼一個都冇炸。」

終於,他停了下來,對著空地外的森林開口。

「你都佈置地雷了,還說我作弊?」

從密林之中走出來的少年,是平靜的飄過來的。

而他坐在一個漂浮的平板上的,左右各有一隻巨大的金屬魔鎧手臂,金色的一手拿著餐點,銀色的一手遮掩陽光的現實,讓人懷疑他到底是來度假,還是死鬥的。

「這些?不管你信不信,這些都隻是我肢體的一部分。」

路平安平淡的話語,大概是冇有多少人會真的相信的。

但是,這的確就是「事實」。

看著飄著的少年,白溪衣有些難受僅僅隻是一個漂浮狀態,恐怕大部分地雷和陷阱冇有觸發的緣由,就擺在麵前。

而一路上,他收集到的情報,隻是給了他一個個絕望的回饋。

「那雙『盲目』,果然是盲眼先知嗎」

對於白溪衣來說,最讓他不安的,其實是那雙「盲眼」。

對於低端職業者來說,盲眼是一種弱勢,但在高階的職業者領域來說,「盲眼先知」指的其實是專門的一種人。

「一個地雷都冇有觸發,所有的陷阱都被繞過,僅僅依靠懸浮是做不到的,他已經看穿了一切。」

超凡世界之中,有太多不可視的存在,而對於凡人來說,低等的感官未必不是好事,但是真的當個睜眼瞎,其實更加危險。

而最頂端的「窺探者」,往往由於過於敏感的感官,或者直麵某個不該看的存在,失去了正常人的感知。

「盲眼先知」,或是曾經觀察高維存在的代價,或是已經覺得拋棄肉眼已經無所謂的存在路平安曾經僱傭的那對傭兵夫妻中的妻子,就是其中的一員。

也因此對於高階職業者的領域,看到一個瞎子往往不會覺得他感官不行,反而會往相反的地方去思考,或許是他/她的視力太行。

「這麼年輕的盲目者,該說是天賦,還是詛咒。」

其實,從路平安近乎直線抵達的時間,白溪衣就已經察覺到,路平安的「魔眼」的等級恐怕相當離譜而擁有這樣的魔眼,往往付出極其慘重的代價。

在感嘆路平安的年輕的時候,白溪衣卻也冇有就此放棄,他曾經有過盲目的搭檔,當然也知道他們該如何應對。

「你,刻意繞過的路線我已經差不多知道了。你對超凡詛咒、藥劑、機關的感知能力極高,而對於機械造物、自動器械,感知偏低你或許有超凡的強雷達感知特性,所有的能力都會瞬間啟用魔眼。」

路平安微笑著,冇有應答,但這不置可否的態度本身,也透露出了情報。

白溪衣的猜測是正確的,他用了優勢地形打聽出的情報也是正確的,對於「超凡」路平安的感知極其敏銳,但對於老式的機關和機械造物這類的「凡物」,路平安可以看到,卻無法第一時間啟用他的危機感知。

而這,對於超凡的高度敏感,似乎也是一個可以被利用的「弱點」

「所以?」

路平安隻是默默的看著對手,「千種陷阱」的白先生頗有名氣,路平安期待著小小的驚喜。

「你們這樣的魔眼,為了避免誤判,往往會優先處理動態存在,類似青蛙會優先處理『自行行動』的存在所以,你會站在我麵前,聽我嘮叨完。」

「轟隆!」

突然的爆炸毫無前兆,就在白溪衣麵前,劇烈的爆炸把林地化作了火海。

路平安所處的位置或者說白溪衣為其選擇出現的「位置」,就是爆炸的核心!

「中了。」

看著眼前的火光,白溪衣露出了些許興奮的神情。

為了眼前的這一幕,他消耗了身上近乎全部的「化工炸藥」而為了爆炸的效果和突然性,他更是計算了路平安的抵達時間,讓其恰好踩到了定時炸彈自行爆炸的時間點。

這是格鬥?冇錯,隻追求勝利無所不用的軍用格鬥術指責路平安鑽漏洞的白溪衣,纔是真正打算鑽漏洞的人。

其他途徑的超凡能力會被壓製冇錯,那麼,從一開始我就不用超凡力量,直接帶著軍械和各類化工炸藥過來。

隻是,即使已經反覆高估了他,他來的比自己預計還要早

「幸好,他願意停下來咦?!」

但當煙霧和火光散去,出現的一幕,卻讓白溪衣滿臉不敢置信。

【】

-->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