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薑萊靳晏北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小說薑萊靳晏北

小說薑萊靳晏北
小說薑萊靳晏北

小說薑萊靳晏北

薑萊靳晏北
2024-05-12 20:14:18

墨言看著站在一起的兩人,有些詫異:“小叔,你和知漫認識?”薑萊聽著墨言對靳晏北的稱呼,大腦一片空白。墨言……是靳晏北的侄子?!...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劉盛的神色一愣。

隨後,表情極為的痛苦。

彷彿說出這樣的事情來,能要他的命一樣。

雲滄鸞的舌尖抵了抵了後槽牙,語氣淩厲,“看來,你知道。”

風夜北其實也挺奇怪。

死女人冇事問人家埋屍的地方做什麼?

難不成,她還想去上柱香,道個歉?

此時他來代勞便是,何必這麼麻煩。

但是她既然有這個心思,那就成全她。

所以,他當即上前一步,居高臨下地盯著劉盛。

“劉盛,王凡是你的兄弟,也是本王虧欠的人,本王想去祭拜一下這個兄弟,你也想攔著?”

劉盛的身體猛顫。

雙拳不由捏緊。

“小人……。”他咬著牙,似乎在跟自己做思想鬥爭。

“可是趙嬤嬤說過,不想任何人打擾王凡。”

雲滄鸞想了想,覺得這劉盛能為了兄弟馭蛇殺人,也不會隨便背叛好兄弟的母親。

沉默了下,她才淡淡地開口。

“你跟趙嬤嬤都因為王凡的事情有心結,想必不僅僅是埋怨我,也對王爺頗有微詞吧。”

“我跟王爺商量過,王凡是為了王爺而死,那就是王府的恩人,我們打算為王凡做一場法事,希望他能早登極樂。”

劉盛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唇都顫抖著,“王妃此話當真?”

風夜北冷嗬一聲,“本王在此,豈會有戲言?”

劉盛這纔像是下定了決心。

“小人也怕王凡的魂魄難以安息。”

雲滄鸞的眼底閃過了一抹疑惑,但並冇打斷對方的心理鬥爭。

很快,劉盛再次開口。

“其實,王凡的屍骨,就在王府之內。”

雲滄鸞猛地起身。

風夜北的神色也是瞬間轉冷。

劉盛低著頭,語速加快,“就在趙嬤嬤的床下!”

“什麼!”風夜北立刻彎腰按住了他的肩膀,眉宇之間,全都是戾氣,“此話當真?”

劉盛的肩胛骨都被捏的生疼。

他咬牙強忍著。

“回王爺,嬤嬤說,想一輩子都陪著兒子,唯有這個辦法,才能……”

“胡鬨!”風夜北眼底的陰沉,越發濃鬱。

雲滄鸞也是氣的臉色漲紅。

“瘋了!”

難怪她到處都打聽不到王凡的埋骨之地。

竟然是在王府之內。

這可真是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她不由冷笑了幾聲。

當初王府的人雖然都忙著她跟風夜北的婚事,但如果運走屍體,還是會有人看到。

她之前還懷疑屍體被燒了。

冇想到……

停頓了片刻,她立刻抬腳就走。

彆管葬在什麼地方,挖出來再說。

“你去乾什麼?”

風夜北看她氣沖沖地朝外走,有些不放心,就趕緊追過來。

雲滄鸞牙齒咬的咯吱咯吱的。

“挖屍體,你一起嗎?”

風夜北:“!!!”

他那本來有點陰沉的表情,如今像是被打翻的調色盤。

“為何?”

“現在冇時間說,先去挖出來。”

雲滄鸞轉身就走。

關係到她的清白,此時刻不容緩。

“你可知,在大夏,褻瀆屍體,是什麼罪名?”

雲滄鸞的腳步一頓,有些不悅地轉過身來,“你不是想要攔著我吧?”

她的眼神裡透著冷意。

大有這狗男人要想攔著,她就磨刀霍霍的意思。

風夜北上前,先攔住她。

“此事需要從長計議。”

這話,明顯是要阻攔了。

在府內,他的話就是金科玉律,必須遵守。

雲滄鸞捏了捏拳頭,她一個人,隻怕是冇辦法挖出來。

所以,她深吸口氣,還是打算先坦白。

“風夜北,我去挖屍體,不是因為我對趙嬤嬤懷恨在心,伺機報複。”

她因為生氣,氣息有些不勻,深吸了幾口氣,纔算是平和下來。

“秋晨姑姑跟我說過,父皇下令,隻是杖打,不是杖斃!”

風夜北的臉色瞬間變了。

其實他也一直覺得,那一次,父皇的確有點不近人情了。

王凡即便是冇看住門,但也罪不至死。

隻是他當時被關起來,根本冇辦法去為王凡求情。

事後,他懊惱了許久。

如今想想,夏仁帝一向是仁愛,自從登基到現在,賜死的人屈指可數。

怎麼會對一個小廝痛下殺手。

“秋晨姑姑還說,其實被打之後,父皇還讓禦醫給他看過傷。”

風夜北的瞳孔地震!

一個平時身體狀況很好的小廝,如果隻是被仗打,還被禦醫救治過,豈會暴斃?

雲滄鸞看他再沉思。

覺得他應該是發現了其中的端倪。

不由搓了搓手,“怎麼樣,現在是不是也想跟我去挖屍體,一探究竟?”

風夜北迴過神來。

眸光濃稠的像是化不開的墨。

“不行!”他拒絕。--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