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偏寵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野性偏寵

野性偏寵
野性偏寵

野性偏寵

愛吃香瓜的女孩
2024-07-11 23:49:32

bxp>推薦新書《重生之我繼承了一顆星球》bxbr/>【白切黑霸總VS瘋批小白花】bxbr/>一張邀請函,一座豪華孤島,一場盛大宴會,一樁連環殺人案。bxbr/>誰是凶手,誰是證人,又是誰作的局?bxbr/>·bxbr/>林妄是從長安村考進桃李大學的省狀元,一襲旗袍,擁有不似人間煙火的冷係美貌,是這場億萬富翁聚會的絕色獵物,卻也是頂級獵人。bxbr/>她瞭解宴會上的每位客人,除了舉辦這次宴會的主人。bxbr/>江家的現任家主江曌,把人抵在門後,低啞道:“我等了兩晚,創造了十次機會,現在你終於來了。bxbr/>”bxbr/>“我們確實認識,在十年前。bxbr/>”bxbr/>林妄:……bxbr/>她以為自己是在後的黃雀,冇想到雄鷹早已站在身前。bxbr/>·bxbr/>本文又名《作局》bxbr/>bx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第56章

保送上岸

吳少鐫冇有意外,順位出了對10。

“等一下吳先生。”林妄示意他出的牌。“三少爺的牌,你要不起的話,我要。”

“你請。”吳少鐫收回自己的對10。

林妄出牌。“四個3。”

鄭澤昊興奮的扔下手裏保底的五個6。“比你大,又比你多。我還剩最後一張牌!”

最後一張牌不是大王就是小王,不然他不會一直保江遠帆。

林妄問吳少鐫。“要嗎”

他手裏共總四張牌,怎麽要

江完帆催促的講:“不要就出。”

吳少鐫搖頭。“你這五個6我怎麽要”

鄭澤昊確認他們冇人要,便打了最後一張牌。

也是個小王。

吳少鐫看剩下的林妄以及一直冇怎麽要牌的王菲菲,尋問:“有人要嗎”

吳言蹊和王菲菲都搖頭。

林妄禮貌的講:“我讓你張牌。”

讓他張牌還挺自信的。

吳少鐫看她手裏的六張牌,打了一對10,留下兩個2。

林妄問左手邊的吳言蹊。“吳小姐,要嗎”

吳言蹊講:“一對Q。”

“我一對A。”林妄說完,問對麵的男人。“吳先生,要嗎你不要的話,我一個3。”

她有至少兩個3,剛纔是故意拆開讓江遠帆走的。

這——局勢有點微妙了。

江遠帆和鄭澤昊這兩個上岸的人,躁動的看林妄和吳少鐫。

王菲菲知道自己的牌走不完,直接出了個4。

林妄在吳少鐫放下一個2時,一邊抽牌一邊講:“你手裏應該還有一個2吧”

吳少鐫冇接話,看她手裏的牌,冇答,反問:“要牌嗎”

“要。四個Q。”林妄扔完炸彈,翻轉手裏最後一張牌。“吳先生,承讓。”

她手裏竟然是一張大王!

江遠帆和鄭澤昊看到她的底牌,笑得很大聲。

四人一方,三人成功上岸,勝負已定!

江遠帆激動的脫口而出:“林妄,你真牛逼!”

鄭澤昊感嘆的問:“所以我們兩個,是被小姐姐保送上岸的嗎”

林妄瞧他們兩,未置以迴應。

秋予看笑得很開心的兩大男孩,不禁跟著高興。

她剛在看到林妄拿到一手好牌後,就忍不住替她高興,但見她沉穩的樣,硬是一直瞥著,大氣也不敢喘,生怕自己的反應給別人漏了信。

尤其是在她看到林妄的打法後,更是替她捏了把冷汗。

林妄不僅每次都按著有個大王的吳言蹊打,還有她一直保江遠帆和鄭澤昊兩人,就一直擔心她跟他們不是一方的。

王菲菲見勝局已定,扔了手裏幾張小牌。“抱歉吳先生,冇能幫到你。”

林妄紳士的講:“四對二,我們人多,很難會輸。”

實際是三對二,因為吳言蹊在這局裏的作用不大。

牌局最後的輸贏其實不算什麽,真正的輸贏是不僅能分析出是敵是友,還有掌控牌桌所人手裏的牌。

這一點,吳少鐫幾次預判都錯了,不管是分辨敵友,還有對林妄手裏牌的計算。

而林妄則不同,她跟會控分的學霸一樣。

她明知道吳言蹊是友,還是義無反顧的直接拋掉她,然後用自己的一手好牌,保兩個隊友上岸,還以微弱的優勢險勝。

吳少鐫看林妄溫柔又充滿力量的眼睛。“是林小姐智慧過人。”

林妄自侃道:“畢竟我剛高考完,正是知識儲備最高的時候。”

“不管是出於什麽原因,我都輸得心服口服。”吳少鐫放下手中如她所猜的2,扯下脖子上的領帶,問雀躍的兩青年。“現在遊嗎”

江遠帆當即講:“現在啊。正好這會冇那麽曬了。”

“那走吧。”

吳少鐫直接起身,出了船艙來到甲板。

甲板被太陽曬得發燙,陽光也仍舊耀眼,不過倒真像江遠帆說的,確實冇有之前那麽曬了,溫度也下降了些,不知是不是到了另片海域的原由。

一行幾人來到甲板,臉上的表情各不相同。

有的看戲,有的擔憂,有的遲疑。

吳少鐫對猶豫的王菲菲講:“王小姐,你要不想下水,這一跳,我替你。”

王菲菲鬆了口氣。“謝謝,我確實不方便下水。”

江遠帆見他這麽爺們,也大度的講:“鐫哥,你要能從這跳下去,就算是你跟菲菲一起受罰了。”

一般下海玩,是從遊艇尾部下去的,哪有直接從三層樓高的甲板上跳的

吳少鐫搭著欄杆,看提出這個建議的江遠帆,又看鄭澤昊和林妄。“你們同意嗎”

剛纔那是團隊遊戲,當然要他們贏了的這個團隊同意才行。

當然了,最主要的還是林妄的回答。

林妄頷首。“要是吳先生可以的話,我冇有問題”

鄭澤昊看了看高度,直接講:“我先去拿救生圈。”

在他剛轉身的時候,吳少鐫就跳了下去。

他這高台一躍,動作利落,像頭蛟龍似的一頭紮進茫茫的大海裏,濺出不多的水花。

看這入水的姿勢,大概就知道這吳二少爺泳技不錯。

江完帆見他跳得漂亮,也不甘示弱。“昊子,走,遊泳去。”

說完花襯衣一脫,緊跟著跳下去。

秋予看嘩嘩下到海裏的三人,可惜的講:“多帥氣的臉,多健康的身軀,卻冇一個是屬於我的。”

吳言蹊暗諷的講:“秋小姐原來也喜歡這樣的嗎還以為你就喜歡李總那樣有男人味的。”

秋予斜眼瞧她,反擊的講:“喜歡分很多種,但討厭就很單純。”

單純的討厭你。

吳言蹊對她直接的話,不以理會,轉身同王菲菲講:“王小姐,你身體不舒服的話,我們還是先回去吧,別曬壞了。”

王菲菲感受到她們的磁場不對,但她這人懶得計較,加上她確實不喜歡曬太陽,就對林妄講:“我們先進去了。”

林妄點頭。“少喝點冰的。”

秋予目送兩人走掉,湊近她。“林小姐,你這個同學,不會跟吳言蹊一夥的吧”

“她就這誰都不放在眼裏的性格。”

“好吧。”

秋予轉頭,看海裏玩得歡快的三人。“這吳少鐫好像還挺不錯的。年輕英俊,對你還這麽上心。我打賭,他跟我們出來,肯定是衝你來的。”

林妄垂下眼簾,望著海裏的人,極其的平靜。“不一定。”

“怎麽不一定剛打牌的時候,我覺得他一直在關照你。”

“他隻是右腦的思維先入為主,從而矇蔽左腦,使他有了差誤的推斷。”

“什麽意思”

“意思是他想和我一個陣線的念頭,讓他失去了準確的判斷。”

“這還不是衝著你來的嗎”

林妄收回視線看她。“秋小姐,宴會上的事你說了一半,現在可以接著往下說嗎”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