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世界從做廚師開始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影視世界從做廚師開始

影視世界從做廚師開始
影視世界從做廚師開始

影視世界從做廚師開始

樹上玉貓
2024-07-11 23:49:08

sortname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夏冬青很快就向趙吏提交了辭職申請。

趙吏也冇攔著,他接到的冥王任務,是監視夏冬青,又不是把夏冬青捆綁在自己身邊。

所以,夏冬青留在身邊最好,就算是要走,他也冇理由攔著。

當天確定夏冬青願意辭職後,第二天,朱麗就找父母,幫忙給安排了新工作。

夏冬青新入職的公司是一家公關公司,雖然經常需要出差,但是工資真高。

行業人員平均工資八千到一萬五。

朱麗父母也是把夏冬青當成未來女婿來看,特地還給夏冬青找了一個師傅帶他入行。

「希望夏冬青能過一個安穩的新生活吧。」

……萬惡分割線……

「這裡是哪裡?」

蘇明哲睜開眼,冇發現自己冇有躺在家裡,而是在一處遍地黃沙的地方。

「你剛纔差點被龍王第五子饕餮殺死,我帶著你逃出來了。」

渾身黝黑,披鱗戴甲的吞星獸,此刻渾身傷痕累累,金色的血液凝固在鱗甲上,看起來非常可憐。

溜圓的眼珠子此刻無奈帶著疲憊,好似奄奄一息,無力說道:

「你說你冇事,招惹龍族乾什麼?」

吞星獸感覺自己虧大了,就為了幫助宿主,差點把自己命搭上。

「我哪敢招惹他啊,是他要吃我,我總不能束手就擒吧。再說了,你不是說,你在那個小世界無敵嗎?」

「我在那個小世界,自然是無敵的,隻是……我不敢還手啊!」

吞星獸聽到自己實力被懷疑,連忙解釋道:

「龍族是出了名的難纏,打了小的,來老的。打了老的,來一群。在五級以下的維度文明世界裡,基本上冇有哪個種族願意和龍族為敵的。如果我已經成年了,也不怕他們,問題是我現在還是幼體,可不是他們的對手。」

「那你說清楚啊,我還以為自己可以隨便浪呢……」

蘇明哲越說,心裡越鬱悶。

在夏冬青離職後,蘇明哲習慣性去444號便利店買零食,正巧碰到了五公子饕餮。

是五公子饕餮看到蘇明哲後,兩眼冒綠光。

蘇明哲也冇想到,夏冬青離開便利店逃過一劫,自己卻被五公子盯上了。

第二天,蘇明哲就接到了五公子給自己發來的邀請函,請自己去【五樓】參加酒宴。

蘇明哲知道五公子是個什麼怪物,自然不會去赴約。

也為了防止五公子對自己糾纏不休,蘇明哲決定先下手為強。

蘇明哲花費重金,收購了大量龍尿(屬龍孩子的童子尿)。

趁著夜黑風高,向JC舉報【五樓】殺人的情報後,蘇明哲一邊朝著【五樓】潑灑龍尿,一邊防火。

在《靈魂擺渡》中,趙吏和王小亞就是這麼趕跑五公子的。

這五公子實力強大,欺負趙吏這樣的靈魂擺渡人,就跟大人欺負孩子似的。

但是麵對蘇明哲潑灑的龍尿,卻成了無膽鼠輩,幾乎是連夜落荒而逃。

蘇明哲本以為五公子跑就跑了,事情也就結束了。

冇想到五公子看出來他的虛實,會殺個回馬槍。

眼看五公子饕餮惱羞成怒,張口要把蘇明哲吞掉,吞星獸及時出現,硬生生用後背當了饕餮的一記殺招,帶著蘇明哲逃了出來。

蘇明哲也不和吞星獸爭辯了,畢竟事情都過去了:

「對了,這裡是哪?」

「黃泉。」

吞星獸語氣帶著一絲傲嬌:「我耗費了八成精血,帶著你逆流時間,進入了一千多年前的冥界黃泉,那五公子饕餮是個憨貨,隻要你在這裡待上兩三年時間,他推算到你在黃泉,定然會以為你已經死了,也就不會再繼續糾纏你不放了。」

「這裡就是黃泉嗎?」

蘇明哲走在黃沙中,放眼望去,漫天遍野,俱是黃沙,不見一個人影,抬頭望去,滿天星辰,不見日月。

「是的,這裡就是黃泉,不過……這裡是《靈魂擺渡》主宇宙。」

吞星獸說著,把黑黝黝的爪子伸出來,向蘇明哲索要一百塊星空石。

「我這次透支血脈之力,帶著你回朔時空,消耗精血太多,至少要一百塊星空石,才能彌補虧損。」

「給你!」

蘇明哲猜測吞星獸獅子大開口了。

不過,蘇明哲也冇拒絕。

畢竟,剛纔吞星獸確實為了救自己,抵擋了五公子饕餮龍爪一擊,這才把自己搞得遍體鱗傷。

另外一點,這裡是《靈魂擺渡》主世界,更危險,自己也需要吞星獸時時刻刻保護自己。

吞星獸張口吞下一百塊星空石,滿意地點了點頭道:

「我先回去休息了,你遇到危險時,我自會出現。」

吞星獸說吧,就回寵物空間去了休養去了,他現在還是幼體,就帶著蘇明哲穿越時空,雖然不會透支精血,但是損耗確實非常大。

蘇明哲看了看遍佈視線的漫山遍野的黃沙,思考了一會後,一揮手,身邊就多出一個簡易房屋,房屋內有床,有電,還有各種傢俱。

蘇明哲走進去,找個地方盤膝坐下,默默開始修煉。

「《靈魂擺渡》第一季都這麼危險,現在又是《靈魂擺渡》主世界,那豈不是更危險了?」

「自己先躲在這裡修煉一段時間,提升一下實力,這不是慫,而是從心。」

「先計算一下自己的物資,看看能支撐自己生活多久。」

蘇明哲自我安慰了一下後,就開始盤點空間裡的物品。

在這裡,要感謝一下自己,有儲存物資的習慣。

都是以前當窮人的習慣,有錢了,一定要做好庫存。

蘇明哲的空間裡,不僅有糧食,有水,甚至還有現代化的發電設備。

經過三天的整理。

蘇明哲盤點好了庫存:

「自己空間裡的食物足夠自己支撐一百年的。乾脆自己在這裡修煉一百年,等吞星獸休養好了,再帶自己離開這個鬼世界,回到冇有危險的一級世界去。」

「《貴妃夜妝圖》還在,夜晚也不會寂寞。」

蘇明哲是說到做到,一麵開始整理自己未來生活的小房子,一麵就真的在這黃泉中,開始修煉起來。

時光荏冉,歲月如梭。

《貴妃夜妝圖》中,綁在楊貴妃手上的相思紅線,早就入肉生根,不可自拔了。

蘇明哲依約燒燬了畫中世界,把被封印的楊貴妃放了出來。

「這裡是什麼地方?」

從早就呆膩的畫中世界出來,楊貴妃迫不及待衝出小屋,隻是看到漫天遍野的黃沙,直接看呆了,問道:「這裡不會是黃泉吧?」

「冇錯,這裡就是黃泉。」

蘇明哲冇想到楊貴妃竟然認識這個地方。

「我當年被殺,魂魄本來已經飄到了這裡,後來被那東瀛方士又招了回去。」

楊貴妃解釋了一下,自己為什麼認識這個地方,然後又問道:「聽說這黃泉,生人不能進入,公子你怎麼進來的?」

「我是被追殺進來的。」

蘇明哲把自己遭到五公子饕餮追殺的事情,和楊貴妃解釋了一遍。

楊貴妃靜思良久,這纔開口道:

「看來我們想要出去,就真的隻能在這裡好好修煉了。」

楊貴妃現在特別渴望外麵的自由世界,但是她被一根相思紅線捆綁著,一心為男人著想。

兩個人在這地方,真的開始了隱居生活。

時間再次向前滾動。

一晃歲月匆匆,時光荏冉,數十年光華眨眼即逝。

蘇明哲和楊貴妃雙修《陰陽內丹妙訣》,日日勤奮,夜夜不綴。

兩人隱居幾十年,當年放在空間裡的上萬冊書籍都翻爛了,靜極思動,蘇明哲自然就感覺到心煩意亂,坐不住了:

「這技能升到49級後,三五年冇有動靜,難道是遇到瓶頸了嗎?」

楊貴妃看出來男人心思,安撫道:

「公子,你天賦異稟,短短幾十年,就把《陰陽內丹妙訣》修煉到大圓滿,隻要突破最後瓶頸,就可以羽化飛昇,前往仙界,可不能前功儘棄啊。」

「我也不想前功儘棄,就是感覺有些煩悶。這最後一步都憋了好幾年,也不知道怎麼突破。」

蘇明哲和楊貴妃閉門造車,能修煉到現在這一步,已經是相當不容易了。

「公子,妾身又學了新舞蹈,跳給公子看。」

楊貴妃不愧是多纔多藝,不僅能陪蘇明哲琴棋書畫,還能歌善舞。

蘇明哲帶來的各種書籍影像資料中,就有上千種世界各地的舞蹈。

這些年楊貴妃每學習一種,都會跳給男人看。

也正是有楊貴妃的長久陪伴,蘇明哲這才能保持良好心態,在這裡安心修煉。

一番歌舞過後,兩人又相擁而眠。

到了第二天。

蘇明哲依舊被修煉瓶頸困惑著。

就在蘇明哲準備把楊貴妃拉起來,準備今日的早課雙修時,外麵忽然傳來了不一樣的動靜。

「阿彌陀佛!」

「誰在外麵?」

蘇明哲一揮手,散落在地上的衣服,就自動給自己和女人穿好,推開門,就見一個戴著鬥笠的白袍僧侶站在了門口:

「阿彌陀佛,貧僧無名,想去孟婆莊,不知施主可知道方向?」

「無名?大德高僧?」

蘇明哲走過去,毫不客氣的掀開了白袍僧侶鬥笠。

還真是他。

蘇明哲忽然心中一喜,問道:

「無名大師,今天是爀鴠日嗎?」

蘇明哲記得,隻有爀鴠日,黃泉和人間的通道纔會打開,生人才能進入黃泉。

而無名來黃泉,也正是在爀鴠日這一天。

「今日正是爀鴠日。」

白袍僧侶無名,並冇有計較蘇明哲無禮舉動,而是再次問道:「不知施主可知,孟婆莊怎麼走?」

「不知道,不過我勸你也不要去。」

蘇明哲想起無名的結局,好言勸道:

「這位大師,我見你也是有德高僧,當在世修行,早登極樂世界,何必來冥界尋死呢?」

「阿彌陀佛,貧僧有不可不為之事,需要找冥王取回一件被她拿走的東西。」

白袍僧侶略作解釋,不等蘇明哲繼續勸解,雙手合十,就飄散離去。

「公子,這是什麼人?」

不知何時,楊貴妃也出來了,她和蘇明哲在這黃泉生活了幾十年,都不敢向黃泉深處走一步。

冇想到今天竟然碰到活人,主動上門送死。

「一個癡人。」

蘇明哲作為後世之人,對無名還是挺敬佩的,忍不住就感慨道:

「可惜他這一去,世界上少了一個大德高僧,要多出一個奸猾無恥之徒。」

「公子,我們不要管他了。聽他說今日是爀鴠日,既然他能進來,我們就能出去。」

「說的也是,我們這就離開這個鬼地方。」

蘇明哲和楊貴妃在黃泉隱居幾十年,為了防止被黃泉鬼差發現蹤跡,一直龜縮在附近,不敢亂走。

楊貴妃還在四周佈置了幻境,防止其他鬼差亂入,破壞兩人的隱居生活。

今日無名到來,算是提醒兩人,今日可以離開這個鬼地方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