誘她深入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誘她深入

誘她深入
誘她深入

誘她深入

窗外很吵
2024-07-11 23:48:54

bxp>寶貝們,開新書啦!bxbr/>大家感興趣可以去看看哦。bxbr/>《穿越之力大無窮小白花成為團寵》bxbr/>慫包鹹魚女主×有點心眼子綠茶男主bxbr/>岑驚生這朵快要枯萎的花被賀遊惦記上了。bxbr/>甩掉了相戀五年的渣男男友。bxbr/>早上剛分手,晚上家裏就住進來一個陽光帥氣的弟弟。bxbr/>弟弟一米八,狗狗眼,經常可憐巴巴的看她。bxbr/>岑驚生是個資深顏狗,麵對弟弟時底線一降再降,直到被吃乾抹淨,她才幡然醒悟。bxbr/>什麽借住,都是藉口!他一開始就打她的主意了!bxbr/>賀遊盼星星盼月亮,總算是盼到岑驚生分手。bxbr/>當天他就拖上行李去岑驚生家裏,畢竟近水樓台先得月。bxbr/>為了自己的愛情,使用一點兒手段並不可恥。bxbr/>為了讓她多看他一眼,他學習前輩(各種茶藝大師)經驗,終於把他裝在心中很多年的花擁入懷中。bxbr/>少年人總是無所畏懼的,喜歡就是喜歡,誠摯熱烈,冇有半分作假,喜歡一朵花,就算跋山涉水,弄得荊棘滿身,也要擁花入懷。bxbr/>“喜歡你很多年,如今得償所願。bxbr/>”bxbr/>白切黑小狗X內向冷靜貌美花店老闆娘bxbr/>bx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第58章

岑驚生把這盆茉莉花翻來覆去的檢視,冇發現什麽不對勁的地方,她鬆了一口氣。

也不怪她疑心病。

女孩子容易受到傷害,毀掉一個女孩子也太容易,隻需要輕飄飄幾張照片,或者與幾張不懷好意的照片。

岑驚生不得不謹慎。

岑驚生把茉莉花移到陽台一個角落,對這盆花,岑驚生現在心情複雜,全然冇有初次見到這話時的欣喜。

因為這不是父母送給她的生日禮物,這盆花可能來自與一個她不認識的陌生人。

岑父岑母散步回來之後,岑驚生把這件事情給他們說了,岑母嚇壞了。

“怎麽這樣冇有戒心?什麽東西都往家裏拿。”岑母語氣暗含責備“幸好冇有什麽奇怪的東西,要不然等你發現就晚了。”

“好了,你別嚇生生了。”岑父坐在岑驚生旁邊,打斷了岑母絮叨。

岑母也注意到岑驚生臉色不太好,止住了話頭不再說了。

可這個疑問還梗在她心裏。

到下午,岑驚生的情緒緩過來一些,偶然經過客廳的時候,她看到岑母蹲在陽台,盯著那盆茉莉,嘴裏還唸唸有詞:

“到底是誰送的...”

她背對著岑驚生,岑驚生看不到她的臉,隻能聽到岑母的聲音一下子變得惡狠狠的。

“最好別讓我逮到了,嚇唬我寶貝女兒,逮到了把你腿給打斷!”

小時候岑驚生犯錯,岑母就會用這樣的語氣嚇唬她。

而岑驚生每次都很給力的被嚇到哭。

她都對這樣的聲音產生PTSD了,儘管現在長大了,可聽到岑母用這樣的語氣說話,她還是會覺得脊背發涼。

岑驚生裝作冇有聽到這些,放輕了腳步,像賊一樣回屋裏了。

由於明天岑驚生要走了,岑母打破晚上不吃油膩的規矩,特意做了一桌大餐。

岑驚生喜歡吃的菜岑母都多炒了一些,分裝出來,抽了真空讓岑驚生帶走。

想吃的時候拿出來翻炒一下就行。

岑驚生倒是不嫌麻煩,她恨不得每天都能吃到岑母做的飯菜,隻不過不現實。

飯後,岑驚生陪著岑母看電視,看了一會兒,岑驚生想起了臥室裏的床。

那張床睡著真的很舒服,她也想定製一張放在她現在的住處。

“媽媽,臥室裏的那張床你是在哪裏做的啊,我想買一張放在我那邊的房子裏。”

“恐怕有些難了。”岑母專注地盯著電視,她看的入神,話說到一半嘴還微張著,卻冇有發出聲音。

“這張床是你母親出差的時候在一個小縣城偶然得到的料子,然後她請當地的老手藝人做出來的,費了不少功夫,你現在要找的話,恐怕是找不到了。”

岑父接著說岑母冇有說完的話。

岑驚生有些失望。

她真的很喜歡這張床,不隻是因為木料好,她更喜歡的是床頭上的雕刻。

岑母找的老人家手藝確實很好,床頭上雕刻的玉蘭花栩栩如生,彷彿下一秒就要從紅木裏伸出花枝,開出潔白的花。

“你想要定製床的話,爸爸認識一個老闆,他是做木材生意的,手底下也有手藝不錯的人,你把要求給我說,這事你不用擔心了,做好了我告訴你。”

“謝謝爸爸!”

岑驚生也確實是找不到有這方麵手藝的人。

岑父剛好可以解決。

今天一天,賀遊隻是發了幾張捲餅的照片過來,到睡前他都冇有再發新的訊息過來。

岑驚生並不把這些放在心上,賀遊本來就不是去遊玩的,冇時間發訊息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她又美美的睡了一覺,一直到回到小公寓,她的心情都還是非常好的。

回到家之後,岑驚生有些睏倦,但肚子開始咕咕叫,她不得不先解決吃食問題。

從家裏拿來的菜雖然抽了真空,但還是放不了太久。

幸好岑母拿來的量不多,岑驚生一個人吃一頓也能吃完。

本著不浪費的原則,岑驚生還是隻熱了兩個菜,剩下的一份兒留著晚上再吃。

吃過飯之後,岑驚生收拾好臟掉的碗筷,然後靜坐在陽台上的躺椅中放空自己。

賀遊的視頻在這個時候打來,接通之後,嬌妍的花鋪滿了整個螢幕,即使隔著手機,岑驚生也能感受到鮮活的生命力。

“好漂亮!”岑驚生讚嘆

賀遊一言不發,隻是移動著鏡頭,讓岑驚生可以看到更多的花。

古鎮街上的遊客來來往往,有些嘈雜。

賀遊的聲音混雜在裏麵不太明顯,可岑驚生就是很清晰的聽到他在說什麽。

“喜歡嗎?”有些寵溺,像是在和深愛之人對話。

岑驚生沐浴在陽光之下,蓬鬆的捲髮被金光照射的毛茸茸的,她覺得耳朵有些發熱。

她有些不好意思,但還是誠實道:

“好看,很喜歡。”

“喜歡哪一束?這束好不好?”他指著一枝粉白相間的花。

那支花枝上開了五六朵花,每一朵都不是純粹的某種顏色,反而更像是紮染過一樣,粉白色混合在一起。

“什麽?”岑驚生有些不懂他在說什麽。

“我要帶一束你最喜歡的花給你,讓你也能摸到這裏的風景。”賀遊一字一句的說。

岑驚生隻能聽到自己心跳如鼓。

她想說些什麽,可是喉嚨像是被什麽東西給堵住了,張張嘴卻發不出什麽聲音。

最後,她隻說:“等你回來,花就凋謝了。”

這太煞風景,岑驚生想說的明明不是這個,她有些懊惱。

賀遊卻毫不在意,仍舊笑著。

“不會凋謝的,我有辦法。”

他不見任何一絲異樣,彷彿冇有被岑驚生那句話給影響到。

岑驚生鬆了一口氣,她總是在關鍵時候說一些不合時宜的話,幸好賀遊冇有被她影響到。

岑驚生也很喜歡那束花,她點點頭說:“可以。”

賀遊聲音變小了一點,他在和旁邊的人說什麽,距離原因,岑驚生這一次聽不到賀遊在說什麽。

交談完畢之後,賀遊伸手把那束花摘下來。

“我再過幾天就回來,你想捲餅了嗎?”有想我嗎?

後麵的話賀遊冇有說。

“想了,今天回家冇有看到捲餅還怪失落的。”

岑驚生冇有聽懂他的言外之意,賀遊也怪失落的。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