崽被讀心後,暴君黑臉抓出男太後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崽被讀心後,暴君黑臉抓出男太後

崽被讀心後,暴君黑臉抓出男太後
崽被讀心後,暴君黑臉抓出男太後

崽被讀心後,暴君黑臉抓出男太後

妙芝霖
2024-07-11 17:47:54

sortname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係統:【其實你大兄會被坑,主要還是因為對方塑造出來的長生者身份。】

元軟:【嗯嗯。所以他怎麼弄呢?】

係統:【其實很簡單,真正的第一代文道長在一百多年前就死了,但文道長這個名號被他後代傳承下來了,替皇帝治病的文道長是第三代,但一年前吃丹藥噶了,現在的文道長是第四代。他的真實年齡才二十多歲,平日很少出門,連睡覺都不敢洗掉為了臉上的妝容。】

皇帝:!!!

太子:!!!

兩位丞相:!!!

居然是這樣,這聽起來很離譜,但仔細一想也很有可能。

三年前見到的文道長眼神深邃,行為處事很沉穩,不像今日入宮的的文道長情緒這麼跳躍。如果不是一個人的話,完全對得上。

元軟:【嘶,這套路我以前還看過電視呢,那父皇吃的長生丹藥也是什麼童男童女血,經血什麼做的?】

眾人:!!!

等等?小國師你說啥玩意?!

皇帝一臉要yue的表情,太子、丞相們恨不得自己什麼也冇聽見。

係統:【那倒不是。上一代文道長之所以能讓各國皇帝奉為上賓,就是因為在煉丹上有了創新,搞出了五石散,能讓吃下去的人飄飄欲仙,彷彿登陸蓬萊。】

眾人鬆了口氣。

元軟:【啊?五石散不是更糟糕嗎?!這玩意吃了易怒、易躁、易忘事,而且更容易猝死。】

係統:【可不是麼。比他吃得久的陳國皇帝已經噶了,蜀國皇帝已經躺床上了,楚國老皇帝也快嘎了,你大兄吃了幾年這玩意,隻被稱為暴君,已經是身體素質嘎嘎好了。】

眾人:!!!

什麼?!

過去幾年陳國、蜀國、楚國朝堂動盪不堪,他們還分析過是不是謀朝篡位?!

居然都是因為五石散。

四人都非常憤怒,尤其兩位丞相,想到這三年在皇帝手下過得戰戰兢兢的日子,想到都是這五石散的鍋,他們氣得想把所有賣長生丹的道士都抓起來。

元軟:【不行,我得想辦法把長生丹給劈糊了。統兒,你找找在哪?】

係統:【咳咳,其實倒也不用……上一任文道長還算有點良心,特意冇傳授兒子道術,希望長生者斷在自己這一代。奈何他兒子貪圖享受,依舊走上了這條路。所以之前給皇帝亂治療,幸好太醫給力,要不你阿兄要癱瘓了。】

眾人:!!!

係統繼續道:【不過也因為這傢夥不擅長,他獻給皇帝的長生丹,都是用硃砂丹砂塗抹了表層上去,裡麵就是點糯米泥巴混合的,最多就有點消化不好。】

眾人:……

一時間不知道該替皇帝生氣還是高興了。

元軟鬆了口氣:【還好還好。不過這樣不學無術的文道長是怎麼繼續隱瞞周圍人的。等等……難道文家莊的人也參與進來了?】

係統:【阿軟說得對!文家莊過去一直很窮,直到文道長有了名氣,很多人慕名前來後,文家莊興旺起來了,文家族長大喜,認為文道長的存在是必須的,為了吸引更多的人前來找文道長求助,他主動幫文道長作長生者的偽證。】

眾人:!!!

這什麼離譜的莊子!

元軟倒吸一口涼氣:【貪心啊,電視劇誠不欺我。等等,那文道長傳出來的那些令人信服的神通也……】

係統:【也是造勢的啊!比如,文道長說這人有血光之災,他們就會埋伏好,故意讓對方受傷。文道長說這人這個月走桃花,文家莊安排人去追求對方。】

眾人:???

還有這種操作?

係統繼續:【最離譜的一次是,文道長說東河村今年春耕會乾旱,要求對方交錢求雨,對方不肯,那些日子大夏經常落雨,完全不乾旱。文家莊的人居然連夜偷偷跑去東河村,將對方的上流的水源截斷壞掉,直到對方服軟祈雨,他們再連夜去修複好水源,做這一切都是為了完成文道長的奇蹟。】

三人:!!!

農耕的時候破壞上流水源!

這就是殺人啊!

王丞相差點直接衝出去拿下文道長審問,但被皇帝一手按下。

皇帝深吸一口氣,眼底閃過一抹狠厲,全村上百人作弊,怪不得調查不出什麼。多虧了阿軟,要不到死都不知道是被騙子騙死的。

太子更是氣得不行,文道長是他底下的人舉薦的,也是他奉命去調查的。

他,險些就害了父皇。

還好,還能補救。

思及此,太子看向元軟的目光中多了一份柔和的感激之情。

元軟冇注意到三人的變化,隻擔憂:

【天呐!一村子的騙子。幸好大兄已經查出騙子,不會再服用長生丹了。】

係統:【不會哎,這個世道煉製長生丹的方士蠻多的。文道長不行,不代表你大兄不會吃其他人煉製的。除非你能證明長生丹有毒。但你一個糰子無法證明,要不還是把它們劈炸了吧。】

元軟:【嗯嗯,有道理,位置找到了嗎?】

係統:【當然。有幾瓶在養心殿偏殿的木櫃子裡被鎖起來了,還有一個在皇帝內襯裡麵。阿軟,你瞄準了劈啊!這些都是易燃物,彆把你大兄燒了!】

眾人:!!!

啊啊啊!

係統你在慫恿小國運做什麼呢!

雷劈木頭、皇帝都不行啊!會死人的啊!

元軟和係統謀劃著如何安全地雷劈丹藥。

皇帝一行人高度緊張,拚命思考怎麼在不引起元軟的懷疑的情況下,讓她相信,他們認為長生丹有毒以後絕不會碰了。

這時,門外大太監忽然進來,說:“陛下,吳毅將軍送來的信鴿急件!”

話音剛落,太子第一個衝上前:“速速拿來!”

大太監懵了一下。

皇帝三人也有些納悶地看向太子,就見太子看了一下資訊,扭頭對皇帝道:“父皇,吳毅將軍立下了大功,但他有個冒昧的請求,希望能為病重的祖母分一枚長生丹。”

元軟:【這不行,老人家吃了不得直接噎死。瞄準快都劈了!】

皇帝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李丞相看向太子:???

太子你在搞啥?

這種關鍵時刻不能提長生丹,刺激小國運啊。

王丞相更是震驚地看向太子:太子,你的人設是仁厚啊!你該不會準備用毒死吳毅老母親作為理由吧!這不道德啊!

恰在這時,太子從皇帝袖子裡拿出玉瓶,晃了晃,道:“啊,這就是長生丹,嗯?怎麼掉了幾顆下來?”

好巧不巧的,赤紅色的長生丹就進了信鴿的嘴中。

“咕,咕咕……”信鴿吞進了長生丹,被驚得連連撲扇翅膀。

太子緊盯鴿子狀態,手指悄悄撫摸上鴿子的要害,嘴上還敷衍道:“很抱歉父皇,不慎讓你丟失了一枚長生丹。”

皇帝三人頓時明白太子的目的,這是要用鴿子證明丹藥有毒。

皇帝看向鴿子:“無心之失。”

元軟:【統兒,鴿子吃下去了!我要不要劈暈鴿子證明長生丹有問題。】

係統:【快快快!】

太子欣慰地看了元軟一眼,他本來還打算偷偷弄死鴿子,冇想到元軟與他英雄所見略同了。

皇帝一行人也開始醞釀情緒,隨時準備做出震驚、憤怒等表情。

恰在這時,鴿子一僵,倒下。

太子剛怒而起身,喝斥:“怎麼回事!”

係統:【好呀宿主,成了!】

元軟:【不是,我,我還冇耍雷電啊!它,天呐,鴿子吃一顆就冇了?統兒,統兒,你不是說這玩意就拉肚子嗎?!】

太子僵在原地。

眾人:!!!

啥?!

鴿子真被這玩意毒死了?!

其餘人驚恐地看向皇帝。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