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反我冇興趣,父皇別害怕小說閱讀

首頁 > 其他 >

造反我冇興趣,父皇別害怕

造反我冇興趣,父皇別害怕
造反我冇興趣,父皇別害怕

造反我冇興趣,父皇別害怕

江南狂少
2024-07-11 23:48:13

sortname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霍家冰窖。

霍無邪將李明軒扛到此處,然後兩人盤膝而坐。

李明軒全身無法動彈,開口詢問:「兄弟,你這是作甚?」

霍無邪坐在其身後,提醒道:「精神集中,排除雜念,感受自己的呼氣。」

李明軒按照霍無邪的要求,閉上眼睛,精神集中,排除一切雜念,用心感受呼吸。

霍無邪將氣注入李明軒體內,控製蛇靈丹的毒素,慢慢化解,流轉至全身經脈。

……

萬寶閣,逍遙閣,頂層。

這裡楚辰從前來過,還從上麵跳了下去。

蕭景睿帶著許星辰來到此處,協助許星辰學會氣道。

「星辰,無論是學習、還是訓練,你是我見過最努力的。以你現在的身體素質,完全可以步入氣道,唯一缺的是一個契機。」

「契機是啥?」

「可以理解為打開氣道之門的鑰匙。」

許星辰讀書不多,這兩個月纔開始識文斷字,他根本聽不懂蕭景睿話中的意思。

於是,蕭景睿耐心解釋:「氣道你分開理解,氣和道。每個人都有氣,平時經常會爆發出來。」

「就比如,你們和騎兵打架的時候,展現出來了的勇氣;再比如,你看到戰友被人毆打,爆發出來的怒氣。」

「你現在回想一下,當時的狀態,所展現出來的力量,是不是比平時要大得多。」

許星辰微笑點頭,回道:「你這麼說,我就明白了。當時就感覺有用不完的力氣,拳頭打在身上,也不覺得疼。」

蕭景睿繼續解釋:「這就是氣,它能提升你的力量和防禦。氣是情緒的激發,而道是對氣的控製,這就是氣道。」

解釋完之後,蕭景睿用氣力打通了許星辰經脈,然後讓許星辰對自己發起攻擊。

「不要有任何保留,全力攻過來。」

「是!」

許星辰對蕭景睿發起了攻擊,剛一出拳,被蕭景睿一腳踢飛。

「起來!繼續!」

「是!」

許星辰從地上爬了起來,朝著蕭景睿直接衝了過去。

屋頂的入口處,江懷義帶著薛小茹走了上來。

身後還帶著幾名下人。

在一處空地地方,下人們擺好了桌子、椅子,放上了點心、飲料離開。

江懷義和薛小茹各坐到桌子的一旁,一邊吃著點心,一邊欣賞著前方的戰鬥。

「我的學生也收學生了,必須得過來看看。」

江懷義興致滿滿,看看蕭景睿如何激發出許星辰的氣道。

薛小茹坐在一邊,問道:「老師,我們已經有了柳家的蛇靈丹配方,他乾嘛這麼急啊?」

江懷義嗬嗬笑道:「這就是年輕人,年輕真好。」

蕭景睿走的是正道,用蛇靈丹激發氣道,江懷義認為是邪道。

畢竟,蛇靈丹是劇毒之物,在激發過程中有風險,還要消耗另外一人巨大的氣力。

半個時辰過去了。

許星辰被打得遍體鱗傷,力氣用完,趴在地上無法再起身。

「起來,你個廢物!」

「想想你為什麼當兵,不是想改變命運嗎?」

「想想那些戰友被人打的樣子,你無能為力,你心有不甘,你想變得更強!」

「……」

蕭景睿不斷用言語攻擊,以此激發許星辰的情緒。

見許星辰雙手支撐身體,正當準備起身的時候,身體再次趴到了地上。

「呼——」

除了喘氣,許星辰冇有半點的力氣。

𝓈𝓉ℴ.𝒸ℴ𝓂

「起來!好好想想,你為什麼要變強?你的過去,你的現在……」

蕭景睿繼續用言語激勵,許星辰腦海裡浮現出過往的畫麵。

被無數人唾棄,四處乞討,朝不保夕,冇有尊嚴的活著;

參軍入伍,擺脫了乞丐的命運,被太子賞識,身邊有可以信賴的戰友。

……

遠處,江懷義對薛小茹說道:「現在是最關鍵的時刻。那小子已經冇有力氣了,如果能突破極限,離氣道就更進一步了。」

薛小茹看到這一幕,心有餘悸:「真的不想回憶,當時為了步入氣道,被南宮姐打得那個叫慘啊。」

過了半天,許星辰始終無法起身,死死地趴在地上。

江懷義呼了口氣,從桌上拿來一塊花生米,接著放到指尖。

正要準備射出的時候,許星辰的身體突然動了。

薛小茹發覺江懷義的舉動,勸說道:「老師,那人可以的,因為他是傻子。」

「傻子的腦子冇有彎彎繞繞,心無雜念,認準的事情一往無前。」

許星辰已經被薛小茹看透,他完全可以憑藉自己的意誌力突破氣道。

相反,李明軒就不行,腦子彎彎繞繞太多,雜念太多。

霍無邪才說他無法學會氣道,隻能依靠藥物。

見許星辰顫抖著身體,一點點地從地上爬了起來。

站直之後,身體左右晃了下才站穩了腳跟。

感覺許星辰站著都十分勉強,可眼中卻綻放了強烈的戰意。

「我要變強。」

「我要變強。」

「我要變強!」

聲音由小變大,最後發出了內心最深處的渴求。

見許星辰雙腳一蹬,身體傾斜,飛身來到蕭景睿麵前。

直接一拳,被蕭景睿躲過;再接著一腳,又被蕭景睿躲過。

許星辰發動連續快速攻擊,速度、力量、敏捷與之前判若兩人。

這一回,蕭景睿冇有反擊,隻是一味地閃避,還不忘繼續指導:「很好!繼續提氣,增加速度和力量。」

此刻的許星辰腦子一片空白,眼裡隻有蕭景睿,要做的事情隻有一件,擊敗眼前這人。

江懷義看到了這一幕,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好戲結束了,是個好苗子,回去了。」

「小茹還想再看看。老師,叫人把我的琴拿上來。」

「知道的。」

江懷義起身,朝樓下走去。

前方,許星辰還在忘我的戰鬥。

出招冇有章法,完全是本能驅使,卻有很強的攻擊力。

蕭景睿繼續躲閃,冇有要還手的意思,目的就想許星辰把剛激發出來的氣力用完。

戰鬥持續了兩刻鐘,許星辰終於停止了攻擊。

見他雙目無神,身體虛脫無力,眼睛一黑昏死了過去。

「大功告成了。」

蕭景睿呼了口氣,然後擦了下額頭的汗,將許星辰扛到了高台上。

「星辰,醒醒!」

「……」

蕭景睿連續叫了幾聲,許星辰這次從昏迷中醒來。

最後在蕭景睿的指導下,進入冥想,感知氣在體內的流動。

就在這時,遠處傳來了悠揚美妙的琴聲。

琴聲似乎有某種魔力,聽到之後內心頓感平靜、祥和……

一天之間,新兵連兩名排長同時步入氣道,連隊的實力再次上一個台階。

楚辰被夏皇宣召入了皇宮,卻不知是凶是吉?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