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男淨身出戶,我做京城首富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 >

渣男淨身出戶,我做京城首富

渣男淨身出戶,我做京城首富
渣男淨身出戶,我做京城首富

渣男淨身出戶,我做京城首富

吃鳳梨的捲毛菌
2024-07-12 11:52:10

sortname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為了方便照顧遠哥兒,阮流箏便讓人將他換到了主屋的西側,與自己挨著。

也不知道是不是薛大夫那句話讓阮流箏留了心,總覺得打從遠哥兒醒了後,他便隻黏著自己。

但前世冇能有孩子,今生她更是打算獨身一人,原以為兩世都不會有子嗣緣分,結果平白無故撿了個小貓一般的孩子,讓她不由得也生出了幾分慈母之心。

阮流箏今日起得遲了,纔剛梳洗好,便聽見外頭的媽媽在勸:「小公子,您要不先吃上,等小姐來了,奴婢立刻帶您過來?」

也許是從小被留在老宅,冇有人同他說話,如今的遠哥兒也幾乎不開口說話,總是怯生生的低頭,也隻有在阮流箏在的時候,眼裡會有些光。

阮媽媽是將軍府的家生子,也是阮流箏的乳母,跟著她一起嫁來陸府。阮媽媽精明乾練,性格潑辣,前世阮流箏聽了徐氏的讒言,嫁進來還冇一個月就將阮媽媽送走,失去了內宅裡強有力的助力。

重生之後,阮流箏整理內宅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莊子裡把阮媽媽給帶了回來,放回了自己房裡,替她管著院子。

阮媽媽這幾天跟在遠哥兒身邊,知道這孩子麵冷心不冷,而且尤其喜歡阮流箏,自然也不氣他那不說話的態度。

秋菊跟在旁邊,朝著阮媽媽眨眨眼,故意嚇他說:「遠哥兒,咱們小姐最在意的就是你的身體,每天都是盯著瞧你吃了一碗飯才肯罷休,如今你為了等她,錯過了吃早飯的時間,一會耽誤了吃藥,你說小姐會不會生氣?」

遠哥兒聽了,果然縮了脖子,從喉嚨裡溢位『嗯』的音。

秋菊見他應的乖巧,心中的疼愛又多了兩分,搶在阮媽媽麵前先牽了遠哥兒的手,一邊往外廳走一邊說:「阮媽媽,我來我來。」

阮流箏在屋內聽著好笑,同春丹說:"帶了個孩子回來,倒是讓他們一個個搶著乾活了。"

春丹扶著她走出去,外廳已經擺了飯桌,遠哥兒的小手還抓不住筷子,但除了阮流箏,他還是拒絕其他人的餵飯,秋菊隻好拿著帕子在旁邊,隨時給他擦手擦嘴。

「遠哥兒。」

聽見阮流箏的聲音,遠哥兒的眼神驀然亮了,秋菊將他的手擦乾淨後,遠哥兒便跳下椅子往阮流箏麵前跑。

阮流箏喊他慢點,伸手接住了他後又摸了摸他微微長了點肉的小臉。

陸之妍剛走到門前就瞧見這副景象,冷哼一聲:「看二嫂這模樣,不知情的,還以為遠哥兒是從你肚子裡爬出來的呢!」

阮流箏側頭一看,阮媽媽抬腳出去就堵在門口,陸之妍揚聲道:「阮流箏你什麼意思?這是我家,我來我二哥的院子,你還敢攔我?」

還冇等阮流箏說話,阮媽媽就應了:「三小姐別說笑話了,且不說這宅子到底是花誰的銀子的,單就說這是這究竟是誰的家,三小姐還不清楚嗎?咱們家夫人是姑爺明媒正娶的正頭娘子,是這陸府的夫人,您過幾年嫁到別處,那纔是您的家!」

陸之妍冇想到姓阮的都會辯,被阮媽媽堵得啞口無言,一跺腳又說:「我是來看遠哥兒的,阮流箏你這都敢攔?」

𝔰𝔱𝔬.𝔠𝔬𝔪

阮流箏帶著遠哥兒重新落座後,才抬手讓阮媽媽將陸之妍放進來。

陸之妍進屋後便直接坐了,她冇忘記自己來這是乾嘛的,哼了一聲就看向遠哥兒。

「長得普普通通,看著就是個尋常的小孩。」陸之妍在心裡誹謗著。

「遠哥兒從出生起就呆在老宅,這突然被你帶走,心裡肯定很怕,我看這小臉,都怕得瘦成猴了。」

說完陸之妍便要伸手在他臉上捏一捏。

遠哥兒機靈地躲了過去。

「這是大哥的孩子,平常在老宅也是替大哥看著家,你這麼突然將他帶回來,小心大哥晚上不高興來找你。如今我瞧著這孩子病也好得差不多了,你還是儘早將他送回去,順道再把娘接回來。」

坐在阮流箏身邊的遠哥兒不由地抖了身子,本就握不好的筷子都掉了,表情不安地望向阮流箏。

阮流箏不由得笑了,又重新幫著遠哥兒換了握筷的姿勢,才悠悠抬頭道:「大哥身去得早,我冇見過,也不認識,但三妹妹同大哥一起長大,自然比我熟悉,如果大哥真的來找遠哥兒了,還請三妹妹瞧見了通知我一聲。」

陸之妍呆了片刻才反應過來自己又被阮流箏給占便宜了,不由地拍了桌子罵:「你嘴巴倒是厲害!」

如今徐氏不在,麵對更加蠢笨的陸之妍,阮流箏一點情麵也不留,冷聲道:「哪裡,是三妹妹不懂事罷了。」

「你——」

「遠哥兒可是陸家的長孫,我既身為主母,三妹妹可以不懂事,我不行。既然見到了遠哥兒,那自然不能在讓他一個人留在老宅。」

陸之妍想起徐氏之前同自己說過的話——遠哥兒名義上確實是陸家的長孫。陸家是白身的時候倒也罷了,如今陸之洲考取探花,又娶了將軍府的嫡女,身價水漲船高。

陸家目前還未分家,陸之洲又事事以陸正豐為尊,目前陸家大部分的財產都是落在陸正豐的身上,若讓遠哥兒占走了長孫的頭銜,等日後分家分府的時候,遠哥兒都能占去頭一份。

窮的時候都不願意多養一張嘴的徐氏,又怎會由得遠哥兒在陸家發跡後來分一杯羹?

何況陸之妍也有自己的小心思,家中多個男丁,那日後能夠分給她的嫁妝份額就一定會減半,她纔不願意見到這樣的事發生!

可是阮流箏擋在前頭,還軟硬不吃,以陸之妍的腦袋,是想不到解決的辦法的。

除了要想辦法同徐氏通訊息以外,還是得與二哥通通氣!

「我嫁進來那麼久,都聽過三妹妹提過遠哥兒,如今遠哥兒被接上來了,三妹妹倒是來認姑姑了。」阮流箏話裡帶著諷刺,「不過如果我是三妹妹,此時就不會有心思去想別的事。」

陸之妍一愣,「你這話什麼意思?」

「三妹妹難不成還冇收到訊息嗎?據說今年有個特殊的情況,所以千金宴的時間比起往年,提前了一個多月,不久就要舉行了!」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