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影帝隻想考證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這個影帝隻想考證

這個影帝隻想考證
這個影帝隻想考證

這個影帝隻想考證

江公子阿寶
2024-05-11 00:35:18

sortname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不管是傳言,還是親身經曆,郝運都以日記的形式,把這些有趣的事情記錄了下來。

某某日,陸瑏那把象征導演地位的導演椅被薑聞給摔了。

一地稀碎,就像陸瑏那顆被踐踏的心。

陸瑏開始收拾行李了,似乎想回高老莊。

下午,薑聞給陸瑏買了一把新的,成功的把他哄好。

那把見證了衝突的舊椅子被我修好了,我爺爺是個鐵匠,偶爾也會修理農村裏常見的傢俱。

有了新椅子,而且是薑聞送的椅子。

哪怕這把舊椅子是他爹陸田鳴為他執導第一部電影買的,花了幾千塊錢,買了也冇幾天,陸瑏也不願意再要了。

真就是一戀愛腦,而且還有受虐傾向。

薑聞做主把椅子送給了我。

所以,9月13號這一天,我也終於有了屬於自己的椅子。

距離我的19歲生日正好差一個月。

某某日,我發現,薑聞連和寧婧說話都比和別人低好幾個度。

難道就因為他們倆以前睡過?

下賤。

不過倆人冇有死灰複燃的跡象,寧靜拍完那倆鏡頭就走了,她要去拍《孝莊秘史》。

某某日,薑聞和伍雨娟拍寄情戲。

曾經的袁紫衣也成了大媽,美人遲暮不勝唏噓。

某某日,韓散屏來了。

……

郝運不是第一天寫日記,隻是剛來橫店的時候和七八個人一起住,根本就冇有寫日記的條件。

如果被人知道寫日記,也是一件很冇麵子的事情。

就比如和薑聞一起睡的那幾天,他發現郝運居然寫日記,當時就驚住了。

還說什麽,正經人誰寫日記。

寫日記跟不正經有毛關係?

信不信我薅禿嚕你。

郝運不以為然,依舊堅持寫自己的日記,就算做不到每天都記,週記也是最起碼的。

裏頭還寫了不少關於對演技的思考。

好記性不如爛筆頭,更何況郝運的記憶力並不算太出色,反芻是一種很好的學習方法。

正如郝運日記裏寫的那樣,韓散屏來了。

不遠千裏跑過來就為了給薑聞捧場,還在裏麵客串了一個警察的角色。

韓散屏和薑聞是好友,好到薑聞能使喚他的地步。

“幫我把那個拿過來。”

薑聞頭也不抬。

“哦,是這個嗎?”韓散屏估計腦子都趕不上身體反應的速度。

他的眼裏隻有薑聞,根本冇有導演陸瑏,陸瑏幾次搭話都被公然的敷衍。

這種無視,讓陸瑏更加委屈。

但是他也明白,如果找韓散屏告薑聞的狀,

大概不會換掉薑聞,隻會換個導演。

陸瑏在劇組的作用已經形同虛設。

連陸瑏都不被人家放在眼裏,郝運也冇有湊過去的想法。

韓散屏離開的第二天,終於輪到拍郝運的戲。

化妝師在他的帥臉上捯飭了倆小時,讓他的顏值降低了七十個百分點。

他演一個小偷,搶包的時候被馬山發現,馬山騎上自行車就追,實在走投無路的時候,他拿出了一把槍把馬山給崩了,但是槍卻是假槍,所以讓馬山很失望。

“劇情台詞什麽都理解透了吧。”薑聞找的演員基本上都是精兵強將。

也就郝運是個菜鳥。

張顯春那邊找過來,他和陸瑏原計劃是給安排個露一麵就嘎的小角色。

但是郝運來了之後,他發現郝運居然是他的“粉絲”。

而且這個粉絲不是光靠一張嘴隻知道奉承,他是真的深入的學習了自己的演技,學的形神兼備,讓薑聞都一度興起了收徒的心思。

雖然冇有收徒,但是他還是給郝運安排了小偷這個重要角色。

這個角色演好了,回頭拿個什麽新人獎都妥妥的。

“都理解了。”郝運點點頭。

不是他盲目自信,他在劇組都待半個多月了,還深度參與了薑聞對劇本的修改。

現在不僅熟悉自己的台詞,其他人的台詞他也能背。

追小偷這段很明顯是馬山的臆想。

劇本上給安排了兩個細節,一個是憑空出現的自行車,還有一個是馬山全程氣都不喘一下。

根本就不合理,他虛的和老婆乾那事都是秒完,還氣喘籲籲的。

至於為啥會臆想一個小偷呢?

因為薑聞根本就冇丟槍,他隻是為了說服自己,第二人格就在臆想中的小偷手上繳獲一把假槍……

“自行車會騎吧,要不要練一下?”道具給安排好了自行車,倆人待會就跟著攝影車後麵狂蹬。

“我就差不能騎著飛了。”郝運比了一個OK的手勢。

他初中和高中都是騎自行車上學,天冷的時候就把倆手都插在口袋裏,車把全程撒開了騎。

也不用擔心摔倒剷平了臉,他兩隻大長腿一撐,立刻就能脫離險境。

“standby,readanda!”陸瑏喊了一聲。

攝影助理的板打完之後,郝運就騎了出去。

馬德,陸瑏這廝老是用英文,讓英語連四級都冇過的他很是惶恐。

郝運攢了很多演技值。

除了存在特約演員證裏的,外邊也放了很多,快到期的就用,用完了很快就能補上。

開機十好幾天了才輪到他發揮,這會兒必須要把演技值拉滿。

但前麵拍的追逐鏡頭其實也用不到啥演技,第一鏡就是郝運背著鏡頭拚命的騎,然後還有不少人喊抓小偷。

當然,隻有人喊,冇有人。

整部電影出現的人物都非常少,這是薑聞的要求,也是他的風格。

“哢,動作要奔放一些,你是小偷,正在被人追。”

陸瑏至少還是名義上的導演,拍這類小鏡頭還是冇問題的。

郝運快速的回到原位置,繼續拍,第二次就拍出了陸瑏,不,是薑聞想要的鏡頭。

然後就是在不同的路段拍他倆的“飆車戲”。

作為一個從小騎車到大,還在草原上學會了騎馬的小年輕,這種戲真心冇什麽難度。

第一天就拍下來了不少的鏡頭。

第二天繼續拍。

這個難度就要上來了,有了正麵的特寫,還有了不少的台詞。

“不行,有點不到位!”

陸瑏已經宣佈過了的鏡頭,薑聞看了一眼就給否決。

郝運有點佩服陸瑏了,他是怎麽在薑聞反覆欺壓他的情況下,還能忍著不打人的。

連續NG十三次。

郝運一個上午都冇有過哪怕一個鏡頭。

頂點小說網首發-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