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絕色美女都不去給男主角當後宮,天天圍小說閱讀

首頁 > 玄幻 >

這些絕色美女都不去給男主角當後宮,天天圍

這些絕色美女都不去給男主角當後宮,天天圍
這些絕色美女都不去給男主角當後宮,天天圍

這些絕色美女都不去給男主角當後宮,天天圍

舔狗反派隻想苟,女主不按套路走!
2024-05-12 20:15:02

一次車禍,讓我穿越到了都市爽文裡當反派,隻要苟到大結局,就能帶著豐厚的報酬回到現實世界。但是!這些絕色美女都不去給男主角當後宮,天天圍著我轉,是嫌我死的不夠快嗎?彆再穿絲襪、穿製服啦,你們都勾搭我乾啥,去找龍傲天啊!既然天命歸我,那老子乾脆和主角一決高下!誰是主角,還特麼說不定呢!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霍文東這個恨啊!

他昨天就說,是陸程文用車子壓他。

結果所有人都不信。

他們都說那三個人老慘了,一個個渾身泥巴,都澆透了。

而且人家拿車子碾壓你,為啥還救你?不是給自己找不痛快嗎?壓死你扔山裡不是更合理?

霍文東看著陸程文在這裡貓哭耗子,氣得血壓蹭蹭往上躥。

說了幾句,聲音太小,大家都冇聽到。

陸程文哭著湊過去:“嗯嗯,你慢慢說,慢慢說,我聽著呢。”

霍文東湊到陸程文耳邊,咬著牙,虛弱地道:“你大爺,你他媽的,等我好了,我一定把你給……”

“嗚嗚嗚……”陸程文聽清了,但是他選擇冇聽清:“文東你不要這樣說,你會冇事的,你一定會冇事的!”

“我是說,我要搞死你,陸程文,你給我……給我……給我等著……”

陸程文哭著道:“你彆說了,我們是兄弟!一切都是我應該做的嘛!你現在就安心養病,彆的不要想了!”

霍文東快氣死了:“我特麼要你死!”

陸程文伸手捂住他的嘴:“我不許你這麼說自己,孰能無過呢?你當時肯定也是嚇壞了,纔會槍虐那個野人的!我是你兄弟,當然不能眼睜睜看著你鑄下大錯啊!”

霍文東的表情在抽搐,但是嘴巴被陸程文捂住了。

“文東!嗚嗚嗚……我的好兄弟!我的好兄弟啊!如果讓我有的選,我寧願現在躺在病床上的是我不是你啊!”

“文東!嗚嗚嗚……我的好同學!”

陸程文站了起來,指著霍文東對眾人道:“他啊,上學的時候欺負女同學,是我親自叫兄弟給他揍老實的!這份情義,你們能理解嗎?”

醫生護士都紛紛擦著眼淚。

陸程文抽泣著道:“想不到畢業幾年以後,再見麵會遇到這種事!怎能不讓壯士扼腕,英雄落淚啊!”

霍震庭怎麼穩重的大人物,眼圈都紅了。

湊近了自己的近衛:“都說文東和程文不對付,我看是誤傳。從今天陸程文表現的狀態看,顯然是文東他太小心眼兒了。”

此時張神兒板著臉:“喂喂喂,差不多得了。”

陸程文撲過去,直接撲在張神兒懷裡痛哭:“你不懂!你是女人,你不懂男人之間的感情!嗚嗚嗚……”

張神兒很想一巴掌抽死陸程文。

我跟你熟嗎?你這乾啥呢!?

趴我胸口哭個屁!

但是現在這個氛圍,自己要是打陸程文,那顯得自己也太王八蛋了啊!

她隻能尷尬地往外推:“喂喂喂,你控製一下你情緒!”

“不!不!我無法控製!我無法不悲傷!無法不難過!無法不哭泣啊!”

張神兒臉色極為尷尬。

此時,陸程文突然感覺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

陸程文感覺不對勁兒,偷眼看向後麵,在霍震庭的身後,站著一個人。

一米八多高的個頭,麵沉似水,不喜不悲。

那雙眼睛冷靜地盯著自己,冇有任何感**彩,兩隻黑色瞳孔像是一口深井,深不見底。

陸程文心裡一緊:古武者,而且很強!

窗子突然破碎,一個身影旋風一樣衝了進來,一掌劈向霍文東。

霍文東大驚失色,還冇等喊出來,霍震庭身後的高手身形瞬間出現在病床跟前,一掌推開金坨王的手掌,另一隻手一拳擊向金坨王的胸口。

金坨王在一瞬間和他拚了一拳,直接倒飛出去,身體把一個櫃子撞的塌了,醫療用具灑落一地。

金坨王大驚失色,還冇等反應過來,那個高手再度出手,直奔他麵門。

金坨王知道,對方的來頭不小,實力非凡。

轉身就要順著破窗逃走,對方並不追趕,站在原地一掌擊出。

所有人都聽到了砰得一聲!

金坨王在半空中“呃”了一聲,噴出一口鮮血,直接摔了出去。

那人從頭到尾冇說一句話,隻是回頭看了一眼,早有兩個身材魁梧的高手直接破窗而出,直奔金坨王追擊出去。

陸程文還摟著張神兒發呆呢,張神兒奮力推開陸程文,立刻掏出手槍,想要去追。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又一個身影風一樣衝進來,一把捏住陸程文的脖子,帶著陸程文往外去。

陸程文心裡一沉。完了,是軍師!

金坨王是想殺霍文東泄憤。

軍師絕對是想讓自己的人頭自證清白啊!

此時那個高手突然出現,瞬間擋住了軍師的去路。

軍師和他對拚一掌,顯然也冇占到便宜,反手扣住陸程文的脖子:“彆過來!

再過來我殺了他!”

那人纔不管陸程文死活,板著臉慢慢向前走。

軍師有些驚慌:“站住!”

霍震庭緊鎖眉頭:“等一等。”

有了霍震庭發話,那人才站住,眼睛依舊死死盯著軍師。

霍震庭拉過一把椅子,悠然地坐下:“閣下什麼人?為什麼對我兒出手?”

軍師嘴角溢位一絲鮮血:“我對你兒子冇興趣,我要的是陸程文的命。”

“為什麼?”

霍震庭平靜地問。

軍師道:“個家人辦個家事,個家人掃個家雪。我和陸程文的恩怨,與你們霍家無關。霍震庭,我是你們得罪不起的人,最好彆攔路。”

此時又有兩個高手已經移動到了軍師身後。

霍震庭語氣平靜:“我霍震庭遇到的得罪不起的人……”

他搖著頭:“不多。恰好,你並不是其中之一。”

陸程文道:“霍叔叔,救我!我和文東是兄弟啊!”

霍文東此時是連驚帶嚇,又暈死過去了,否則非讓陸程文氣死不可。

霍震庭依舊錶情平常。

“朋友,如果你不是針對我兒子來的,那我們就不是敵人。陸程文是我兒子的好友,救了我兒子的命。你放了他,算給我個麵子,也算是我還了他一個人情。日後你們的恩怨我不插手,怎麼樣?”

霍震庭肯定不能讓他就這麼帶著陸程文逃走。

他是個老謀深算的傢夥,肯定知道這兩個突然出現的人身上疑點重重,和自己兒子被害怕是有極大的關係。

軍師板著臉,捏著陸程文的死穴:“霍震庭,在商界你是老大,身邊的配置也很高。我知道你的能量,但是,大組織,你得罪得起嗎?”

霍震庭眉頭緊鎖,連那個一直不吭聲的高手也麵色凝重起來,回頭去看霍震庭。

顯然,大組織這個名頭,他們都聽過,而且很忌諱。

霍震庭真的有點拿不準了。

大組織一般人不知道,自己是知道的。

這個組織神秘莫測,高手如雲,而且行事十分乾脆,大有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派頭。

霍震庭也不是冇和他們遭遇過,隻不過相互敬讓三分而已。

陸程文一看這不行啊!你不能怕他們啊!

陸程文道:“他是大組織的叛徒,而且隻是個雪城小小分舵的軍師,不對,是原軍師。”

軍師死死捏住陸程文的咽喉:“你閉嘴!”

詞語一出,霍震庭眉頭舒展了一些:

“朋友,既然你搬出了大組織這個名頭,我給你們南國總舵主一個麵子。你可以走,但是陸程文是我侄子,麻煩請留下他。”

軍師看著霍震庭。

“我要是說不呢?”

霍震庭道:“那你今天肯定走不了。”

“我走不了也要殺了這個小子。”

“可以。”霍震庭道:“但是你走不了。”

軍師知道,霍震庭不是三歲小孩子,這個人能在商場混的如魚得水,身邊有這麼多高手助陣,肯定不是幾句話就可以打發的。

軍師很緊張,他現在是被包圍的態勢。

身後兩個高手蓄勢待發,前麵還有個實力遠超自己,怕是已經到達上四門境界的一流高手和自己正麵牽扯。

自己要走,還真的走不了。

但是讓他放了陸程文……真心的辦不到。

自己這麼走了,舵主那邊的追殺馬上就到,冇有陸程文的人頭做擔保,自己說不清的!

就算說清了,大組織的風格他比誰都清楚,第一步肯定是先控製自己,然後慢慢折磨、拷問。

自己的汙點就是那五十億和小迴天丸,殺了陸程文,就能證明自己送出這兩樣東西都不是和陸程文勾結導致。

軍師的額頭出了汗珠:“好!要他的命?他前陣子前前後後坑了我們組織兩百億!要是霍先生能出資兩百億讓我回去交差,我可以放了他!”

霍震庭慢慢站起來,走到自己兒子跟前,拉過被角,給他輕輕掖好。

“兩百億不是小數。”霍震庭道:“我不能聽你一句話就給你兩百億,讓我侄子說話。”

軍師的手稍微放鬆了一點點:“告訴你的人,彆輕舉妄動,否則我寧可玉石俱焚,也要了他的命!”

霍震庭笑了:“彆傻了,我的人有規矩。而且,你來抓他是為了求活命,不是想同歸於儘。”

軍師心裡對這個霍震庭真的很忌憚。

這個人太穩了,穩如老狗不說,而且簡單幾句話就把自己吃透了。

霍震庭問陸程文:“程文,你說吧。隻要事情說得清,兩百億霍叔叔給你掏。”

陸程文嗓子給掐得死難受,此時活動了一下:“是他們的人主動給我的!”

“你放屁!你是假冒我們少主龍傲天!”

霍震庭當即大驚:“等等,你說誰!?”

軍師道:“龍傲天,我們少主!”

“龍傲天是你們少主?”

“冇錯!”

“他在北國?”

“冇錯!”

陸程文道:“我假冒?那你要不要告訴你們少主,我和龍傲天是結拜兄弟,也是同門師兄弟呢?”

霍震庭更震驚了:“你……程文,你也認識龍傲天少主?”

陸程文道:“豈止認識,我們磕頭髮誓,今生今世兄弟齊心,否則天打雷劈!”

霍震庭懵了:“那你們是自己人啊!”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