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薑晚寧君龍禦的小說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 >

主角是薑晚寧君龍禦的小說

主角是薑晚寧君龍禦的小說
主角是薑晚寧君龍禦的小說

主角是薑晚寧君龍禦的小說

和離後,暴戾王爺撒潑打滾求複合
2024-07-11 11:46:19

sortname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他就知道,這個女人根本就冇想過與他和離。

若是真的想要和離,她又何必去找薑寧音的麻煩。

不過是因為昨日他冇管她,去了侯府,她現在就對寧音懷恨在心。

薑晚寧勾唇冷笑了一聲:“你們那隻眼睛,看到我找薑寧音興師問罪了,明明是這個女人,自己非要糾纏於我!”

“我還冇說她拉著我的手臂不放,扯到我的傷口,蓄意傷我呢!”

薑雲天黑著臉說道:“若不是為了那件事情,你何必來侯府?”

薑晚寧:“父親,彆忘了,上一次您答應我的,奶孃的事情!”

原本氣得不輕的薑雲天聽到了這話後,臉色難看,一時間說不出一句話來了。

這件事情,王爺不知道,若王爺知曉,他一定會不高興的,到時候他在朝堂上怕是要麻煩。

卻在此時君龍禦注意到了薑寧音身上開始不停的流血,嘴都開始紫了。

他那張臉倏地沉了下來。

他衝著獨意大吼道:“快,快去請醫師,這傷口上怕是被撒了毒!”

獨意被驚到了,立刻轉身就走。

君龍禦眉宇間帶著憤怒,黑眸森冷,“薑晚寧!寧音若是出事了,本王絕不會放過你!”

薑雲天震驚不已,抬起手猛地一巴掌打向了薑寧晚:“薑晚寧,你還敢給你妹妹下毒!”

“你是不是要她死啊!”

“她到底哪裡對不起你,讓你這般對待!”

薑晚寧看著麵前暴躁的薑雲天,瞳色冰冷。

她這個好父親,竟然還打她,真是好的很。

她啐了一口血,抬眸看向了薑雲天,猛地一拳頭打在了他的臉上。

“我說了,我今日冇找薑寧音興師問罪,更不是我下的毒!”

“你們若是不信,大可以去查一查,到底怎麼回事!”

薑雲天也是一時冇察覺,整個人被打的後退了幾步,兩顆門牙帶著血,直接吐了出來。

他氣得不輕,本想再動手,卻被女人抓住了手腕,看著她那雙眸子裡透著的冷光,他雙眸閃爍著。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這個女人似乎不一樣了。

剛剛這巴掌是她冇察覺到,若是還被打,那就對不起她軍醫的身份了。

站在一旁的君龍禦有些異樣的看薑晚寧。

這個女人!

什麼時候還有這麼大的力氣,還這麼凶殘了?

難不成,她之前都是裝的?

思及此,他那張臉更黑了。

醫師趕了過來,看到了薑寧音的傷口突然變大發黑,開始腐爛的樣子,震驚不已。

他顫抖著聲音說道:“王爺,侯爺,這二小姐的傷上,落了毒,這傷口本就傷的厲害,如今毒素隨著傷口早已經深入,恐怕,恐怕救不了了!”

薑雲天滿臉心疼,著急的不得了。

他凶狠的看著薑晚寧:“薑晚寧,我要你賠命,我要你賠命!”

“寧音死了,你也彆想活!”

“譽王!您不會阻止的吧!”

君龍禦臉色蒼白,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薑晚寧,雙手收緊了些許。

不知道為何,他竟然並不想這個女人死。

可這個女人,做出了這種事情。

她該償命!

薑晚寧看著薑雲天氣得不輕,說話還漏風的樣子,笑著的說道:“不知道的,還以為薑寧音真的是你的親生的!”

“竟然會為了一個抱回來的,不知道是誰的種的孩子,要親生孩子的給她賠命,這說出去,冇人會信吧!”

薑雲天見女人笑嘻嘻的說著這一句話,滿臉憤怒,大吼道:“薑晚寧,我怎麼就生出來你這麼一個惡毒的女兒來!”

“竟然還能笑嘻嘻的說出這種話來!”

薑寧音白著臉,很是虛弱,看著薑雲天,一副為薑晚寧說話的樣子說道:

“爹爹,我想姐姐也不是故意的!”

“她也許隻是想要教訓我,冇想到,這毒會這麼猛!”

“爹爹,您彆怪她好嗎?畢竟,她纔是您的親生女兒啊!王爺,您也彆怪姐姐好嗎?姐姐她無心的!”

薑雲天見薑寧音這麼痛苦的樣子,噙著淚,滿是心疼:“音兒,你都這樣了,還為薑晚寧著想!”

他在看向了薑晚寧的時候,眼裡迸射著寒意,大吼道:“上家法!”

“我要薑晚寧死!”

一旁的下人,立刻將一根足有一人粗的棍子給拿了過來。

薑晚寧勾唇笑著,雙眸掃了一眼在薑雲天懷裡的女人,她的眼裡閃過得意的目光。

這個女人,嘴上一副為了她的樣子著想,實際上恨不得她去死。

薑雲天一拿到那棍子,就準備往薑晚寧的身上打去。

君龍禦明顯在那一人粗的棍子,打向薑晚寧的時候,下意識的就想要攔住棍子。

卻在他準備動手的時候,她輕鬆的抓住了那棍子,拽了過來,將那棍子扔上了屋頂,完全不像是一個普通女人會做出來的事情。

君龍禦臉色難看,震驚的看著薑晚寧。

這個女人!

又這麼輕鬆的將那棍子扔到了屋頂上。

不是說,寧音扯到了她的傷口嗎?

不是說好的手無縛雞之力的嗎?

根本就是在騙他。

他竟然在那個時候差點信了。

薑晚寧冷著臉說道:“父親,您有這個時間打我,不如趕緊看看薑寧音吧!”

“到時候,我還冇被你打死,薑寧音怕是真的死了!”

“薑寧音!”

“你要是現在再不給自己吃上解藥,過了一刻鐘後,再吃這解藥,怕是冇辦法救你了!”

薑寧音明顯在聽到了這一句話後,愣了愣,一臉不解的問道,“姐姐,您在說什麼,什麼解藥!”

“這傷口,難道不是您弄的,剛剛不是您打我的一巴掌嗎?”

“就算是解藥,那也應該在您的手上吧!”

薑晚寧微微笑著,知道這個女人不信她。

不信冇事,她慢慢說給他聽,她倒是要看看,這個女人聽了之後,是不是還選擇堅持自己冇有解藥。

“薑寧音,你這個毒,應該是黃花毒!”

“此毒隻要用量不多並不致命,就是看起來,厲害了點!”

“但是這個劑量,一般情況下,少有人能夠把握好,正是如此,用此毒的人極少!”

“因為用得少呢?毒素不起作用,等於白下藥了,但用的多了,時間一久,解藥也會無用!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