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國人降臨美漫小說閱讀

首頁 > 都市 >

祖國人降臨美漫

祖國人降臨美漫
祖國人降臨美漫

祖國人降臨美漫

七隕
2024-07-11 23:48:49

我叫白夜,是個穿越者,來自於一個平平無奇的地球。2022年,我所在的城市,被評為模範都市。對此我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因為…… 祖國人降臨美漫

開始閱讀
章節目錄
精彩節選

-

[]

一場價值幾億美元的收購案,短短時間就結束了。

坐在旁邊的伊卡娜,看著白夜,美眸中異彩連連,因為白夜現在雲淡風輕的模樣,可太帥了。

老實說,在來之前,伊卡娜一直以為,這次的談判主力是自己了,並且就算白夜捨得出錢,應該也會耗時不少,起碼一個星期起步。

可冇想到,白夜自己就出來搞定了。

那俊美的冷漠側臉,那氣勢淩人的威勢,讓伊卡娜都感覺自己渾身燥熱起來,甚至忍不住濕潤了,嗯,眼睛濕潤了。

她不由得想到了一句華夏古詩:問渠那得清如許,唯有源頭活水來。

頂峰娛樂的CEO羅伯弗·雷曼,看著甩門而去的原董事長帕特裡克·瓦茨伯格,表情有些尷尬了。

要知道,他纔剛剛被帕特裡克·瓦茨伯格的誠意所感動,從派拉蒙挖過來不久,現在帕特裡克·瓦茨伯格人就冇了,那他怎麼辦?

不會被裁掉吧?

白夜看了伊卡娜一眼。

伊卡娜在與白夜的對視當中,迅速清醒過來,記起了自己的職責,她咳嗽了一聲,以掩飾自己剛剛花癡了的尷尬。

“羅伯弗·雷曼先生,請放心,我們水星傳媒接手頂峰娛樂之後,冇有大規模裁員的計劃,相反,一個頂峰娛樂並不是我們水星傳媒的終點,後續我們會大規模招攬人手,擴充規模。”

“在收購頂峰娛樂之前,我們就已經調查過你的履曆,在派拉蒙的執行總裁位置上,你做得很出色,方纔被帕特裡克先生看重而挖角來到頂峰娛樂,而我們水星傳媒對人才的重視,更在帕特裡克之上。”

“以往受限於頂峰娛樂的規模,羅伯弗·雷曼先生你的才能不能儘情發揮出來,而現在變得不同了,水星傳媒與頂峰娛樂整合完畢後,立刻就會上馬兩項A級製作,伱一定會有大展拳腳的機會。”

說起A級製作,那羅伯弗·雷曼可就不困了啊。

好萊塢各行各業的從業人員,都知道參與一項A級製作的好處,那可就是大筆白花花的銀子,流入口袋裡啊。

就算是A級製作虧損了,那也就是製片方虧損而已,不代表其他人不賺錢——好比華夏電影《武俠》中,導演陳可欣,一頂古董草帽3000美元,票房失利投資商差點破產,陳可欣賺錢買了彆墅……全世界電影行業都是這樣,類似的巧立賬目多報開支,坑投資方的錢,不知還有多少。

當然,對於羅伯弗·雷曼來說,他並不是那種撈一把就跑的人,而是有追求的,他並不死看錢,更加看重深度參與A級製作帶來的權力與資曆。

在原來頂峰娛樂的時候,羅伯弗·雷曼最多隻能夠參與B級片的製作,每一部戲一兩千萬美元的製作經費,他感覺前戲都還冇有做完呢,對方就完事了……如何能有跟著水星傳媒以後,上來就是兩個A級製作這麼爽呢?

——以頂峰娛樂原來的體量,根本冇辦法隨意上馬A級製作,因為一部A級製作虧損,就可能導致整個公司破產了。

“不愧是奧斯本啊,跟著這種財閥混,比跟著帕特裡克董事長……”

羅伯弗·雷曼攥緊了拳頭:

“帕特裡克先生,對不起,他們給得實在是太多了。”

接下來,伊卡娜帶著羅伯弗·雷曼安撫了一下頂峰娛樂的人心,宣佈所有員工漲薪10%,所有的議論紛紛,就全都消失了,都是在歡呼鼓掌,迎接新老闆的駕臨。

“你是什麼時候揹著我,把這些事情給乾了的?”

解決了頂峰娛樂的事情,等到兩人回到酒店獨處的時候,伊卡娜追問白夜。

“我揹著你的時候,乾的……事情可多著呢。”白夜打量了一下伊卡娜蜜桃臀的圓潤輪廓,挑了挑眉:“你說的是那件?”

伊卡娜:“……”

“接觸頂峰娛樂其他兩個股東的事情。”

伊卡娜都懶得跟白夜計較了。

“很早了吧。”白夜笑道:“不然你還以為,我還真的什麼事情都讓你扛了啊?怎麼可能!在我想到要收購頂峰娛樂後,就讓人全方位的調查了頂峰娛樂,很快就發現,除了帕特裡克是個死硬派外,另外兩名股東其實弱點都很多,稍微針對一下,咱們就能夠控股頂峰娛樂,拿到了控製權,帕特裡克除了投降,似乎也就冇有彆的選擇了……”

伊卡娜看著白夜侃侃而談的樣子,感覺白夜之前從未有一刻,有此時的魅力,她眼睛閃著亮光,冇有等白夜說完,就主動吻住了白夜,將白夜推到了酒店的大床房上。

白夜眨了眨眼睛。

這麼熱情?

你是準備要給我一個**iss嗎?

半晌。

白夜看著昏迷過去的伊卡娜,不由得露出了鄙夷的神色。

明明是你挑起的戰火,可是你自己卻這麼快就歇菜了,你讓我怎麼說你好了?

……

夜晚。

曼哈頓區。

黑暗的天空中點綴著無數的星星,閃爍著微弱的光芒。

月亮高懸在天空中,它的光芒照亮了整個城市,使得黑暗變得不那麼可怕。

隨著時間的推移,夜霧開始瀰漫,來來往往的汽車駛過,讓淒冷的夜晚,多了幾分人氣。

一棟高樓之上。

穿著一身墨綠色裝甲的怪人,正蹲伏在天台的一角,俯瞰著下方來來往往的車輛,眼神閃爍,就像是狩獵之中的毒蛇,看到了自己的獵物,就會彈射而起,擇人而噬。

忽地。

艾德裡安在自己的裝甲裡,接到了通訊資訊,來電人……金並。

“我親愛的艾德裡安,奧斯本的押運車輛,再有二十分鐘就會從你所在的位置經過,你有二十分鐘的時間,拿到你想要的東西。”

在艾德裡安接受通訊資訊後,一張白白胖胖的大臉,臉上綻放出和藹的笑容,對他說道。

金並,本名威爾遜·格蘭特·菲斯克,是紐約乃至美利堅最大的黑社會頭目。

他心思縝密,智慧遠超於常人,建立了一個屬於自己的“黑道帝國”。

除了超高的犯罪頭腦外,金並的自身實力更不容小覷。從童年時期他就冇間斷過對體能的訓練。在剛進入黑幫時就有為爭奪一個小頭目的位子將對手打成肉醬的恐怖記錄。

看著白白胖胖的,其實他那真不是胖,而是肌肉,力量相當驚人,能徒手打穿一麵牆,並且自身也是一個世界頂級的格鬥高手,和懲罰者同樣擁有人類戰鬥力的最高水平。

“我知道了。”艾德裡安·圖姆斯不耐煩的說道:“你還有其他什麼事嗎?冇有的話,就彆打擾我了。”

“哦,好的。”金並說道:“不過我得提醒你,親愛的艾德裡安,當你從奧斯本的押運車輛當中,搶到了你所需要的那種特殊金屬,製作出來的禿鷲裝甲,得分我一半……”

冇有等金並把話說完,艾德裡安·圖姆斯直接掛斷了電話,冷笑了一聲:

“等我拿到了振金,製作出了更多的禿鷲裝甲,紐約的黑道帝國,就該屬於我了,而不是你這個竟然妄圖控製我的死胖子!金並!”

艾德裡安·圖姆斯,漫威世界的超級反派禿鷲,原本是一名隸屬於奧斯本集團的電子工程學家,在電子和機械工程領域才華橫溢,是一個發明天才。

可惜他太癡迷於研究自己的禿鷲戰甲了,與諾曼·奧斯本所需要的飛行器與生物裝甲研究不符,便令艾德裡安·圖姆斯停止他的研究。

然而桀驁不馴的艾德裡安·圖姆斯,根本就冇有把諾曼·奧斯本當回事,在屬於奧斯本的飛行器與生物裝甲研究上消極怠工,把所有精力與挪用而來的資金,全都用在了自己的禿鷲裝甲上麵。

後麵就被諾曼·奧斯本給發現了,絲毫冇有慣著他,直接報警,將艾德裡安·圖姆斯送進了監獄之中。

艾德裡安·圖姆斯運氣好,從監獄裡麵逃了出來,利用自己以前從奧斯本飛行器項目當中貪汙得來的資金,再與金併合作,成功的打造出了一台反重力禿鷲裝甲。

這台反重力禿鷲裝甲,除了賦予艾德裡安·圖姆斯自由飛行於天空的能力之外,還大大強化了他的力量。

當然,也有副作用,就是放大人心中的負麵情緒,讓人處於一個精神不穩定的狀態。

艾德裡安·圖姆斯本身就不是什麼好人,在成為禿鷲之後,心中早已經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不要說金並了,就算是奧斯本集團的諾曼·奧斯本,在他看來也不過爾爾,等他製作出了更多的禿鷲裝甲,他就會出手,將金並的黑幫帝國與諾曼·奧斯本的奧斯本集團,全都搶過來,冇有人能夠阻止他!

“桀桀桀,快點過來吧,屬於我寶貝的振金……”艾德裡安·圖姆斯臉上浮現陰鷙的笑容:“這麼好的東西,到諾曼·奧斯本那個老傢夥的手裡,純粹就是浪費,隻有到我的手裡,才能發揮它最大的作用,我會帶著它,與我一起統治世界!”

——艾德裡安·圖姆斯的禿鷲裝甲,製作起來有一項必不可少的金屬,振金。而整個美利堅,都冇有多少振金,現已知能夠得到的,就是屬於奧斯本集團正準備運往奧斯本大廈的振金。

在銀白色月光的映照下,禿鷲的背影,就是一個擁有著鋼鐵羽毛和尖銳利爪的神秘生物。

他的身體覆蓋著一層堅硬的鱗片,頭部有著一對巨大的鷹翼,眼睛閃爍著紅色的光芒,透露出他內心的邪惡和殘忍。

禿鷲身上的棱角都非常鋒利,能夠輕鬆地撕裂任何東西,整個人的身上散發著一種令人不安的氣息,讓人感到不寒而栗。

……

在距離禿鷲的幾個街區之外,一棟樓房之上,蹲伏著一隻穿著黑白色紋路交織戰衣的蜘蛛俠,嗯,一看就知道是隻母蜘蛛。

身體線條流暢,冇有任何多餘的贅肉,腰部纖細,臀部豐滿,腿部修長,每一個部位都充滿了力量和美感。

而且身材比例非常勻稱,讓人感覺非常健康和自然。

姿態優美,舉手投足之間都散發著自信和優雅。

可愛,香草。

格溫的目光,正在注視著黑夜,尋找罪惡潛藏之地。

忽地。

在她隔了一個街區的方向,傳來了動靜。

“婊砸,乖乖的把你的錢交出來,否則我劃花你的臉!”

在僻靜的巷子裡,一個肥碩堪比大鯊魚的臟辮黑人壯漢,手中拿著一把短刀,對著一箇中年白人女性惡狠狠的說道。

以那臟辮黑人的體型,起碼是那位白人婦女的兩倍,充滿了壓迫感。

白人婦女不敢反抗,小心翼翼的舉起了自己的包包:

“先生,我的錢都放在裡麵了,你要錢的話,可以全部拿去,隻要不傷害我就行了。”

臟辮黑人一把搶過了包包,打開過後,翻了翻,隻找到了100多美元的現金,其餘的全是化妝品、信用卡什麼的,讓他很不爽:

“婊砸,你耍我是吧?就隻有這麼一點錢嗎?”

“對不起先生,我隻有這麼多現金了。”白人婦女都快要哭出來了:“要不然,我到前麵的ATM機裡再給你取一些錢來?”

“你真當我是傻子嗎?”臟辮黑人憤怒的抓住了她的臉頰:“ATM裡麵有監控,我跟你去取錢,過不了兩天就會被那些條子找上門!”

咦~

這婊砸年紀看著挺大了,但皮膚保養得還不錯嘛,臟辮黑人臉上的憤怒,逐漸就轉化成為了銀邪之色。

“你要乾什麼?”白人婦女驚恐的捂住了自己的熊口:“拜托不要,你要多少錢,我都給你,不要這麼對我!”

我這麼大歲數了,你彆跟我開玩笑啊!?

嗯,雖然美利堅也有白人女人和黑人結合的,可那絕對是極少數之中的極少數,要知道,就算是在聖菲爾南多穀,和黑人男演員拍攝過了電影的白人女性,身價都會暴跌……

“彆亂動!”

臟辮黑人一邊蒲扇大的手掌掐住了白人婦女的脖頸,一邊銀邪笑著用刀子,放在了女人熊口,一點點的隔開,讓一片白膩,逐漸呈現在眼前。

“咕嚕!”

臟辮黑人忍不住嚥了咽口水,眼睛精光大方。

“嘿!”

一道突兀的聲音,在兩人頭頂上響起,兩人抬頭看去,就看見一個蜘蛛女孩,在朝著他們勸告道:

“傻大個,如果我是你的話,那我就會與你旁邊那位女士,保持一點距離。”

臟辮黑人立馬擺出了戰鬥姿勢,警惕的看著格溫:

“你是什麼人?嘿,夥計,彆惹麻煩,這裡是我們野狼幫的地盤,如果你不想死的話,立刻離開!”

從這個混混的模樣就能看得出來,這是一個經驗非常豐富,隨時做好戰鬥準備的老混混了。

格溫歎了口氣,為什麼這些傢夥,都完全不聽她說的話呢?

“嗖嗖!”

兩道蜘蛛網發射,就將那個臟辮黑人給網住,然後吊了起來,腦袋朝下的懸在半空中。

格溫溫柔的朝著那位白人女性笑了笑:

“女士,趕快回家了,夜晚很危險,還是不要出來亂跑了。”

“是是,謝謝,謝謝!”

白人婦女一邊顫抖著道謝,一邊撿起自己的包包,將散落的東西胡亂裝了寫進去,然後踩著高跟鞋,朝著外麵狂奔而去。

臟辮黑人還在試著恐嚇格溫:“嘿!蜘蛛女孩,趕快把我放下來,否則的話,你就完了!我告訴你這會有什麼後果,你會被我們野狼幫找到,然後抓起來狠狠的折磨,你所能夠想象到的所有折磨人的方式,都會在你身上一一試過。並且不光是你,就算是你全家,都會在你麵前,被我們野狼幫一個一個殺死,如果你母親長得還有幾分姿色的話……”

“嘭!”

饒是格溫脾氣再好,在這個時候也忍不住,給了他胸口一拳頭:

“彆侮辱我的母親!”

“我已經報了警,很快警察就會來找你了。”

格溫轉身射出了一道蜘蛛絲,黏住旁邊高樓的天台,就要離去,卻聽到身後那位黑人忍著劇痛大聲喊道:

“蜘蛛女孩,你是個還在看漫畫的小孩子嗎?仗著有幾分本事,學著DC裡麵的超級英雄出來行俠仗義?你的腦子已經進水了,裡麵全都是漿糊!整個紐約每天晚上要發生多少案件,3萬警察,一萬多輛警車,多架直升機,他們都管不過來,你來管?而且那麼多人都在犯罪,你憑什麼隻對付我,這不公平。”

格溫回過頭,冷靜的回答道:

“的確,這個世界犯罪很多,可我管不過來,所以我隻能管我眼前看到的事情,儘一點綿薄之力。至少……剛剛那位被你搶劫,還差點強健的女士,獲得了重生一次的機會。”

“那你為什麼不去管那些貪汙**的議員權貴、血腥資本家呢?”臟辮黑人恨得牙癢癢:“你就是一個欺軟怕硬的慫貨!國會山和白宮的那些人,為了搶劫石油,在中東發動戰爭,殺死了幾十萬、幾百萬的人,你視而不見?奧斯本集團,拿我們大量黑人去做人體實驗,害死了多少條人命,你視而不見?就盯著我犯的一點小罪來懲罰我,我不服!”

格溫聽得愣住了。

按照她的知識深度,當然知道,美利堅在全世界發動的戰爭,很多並不是正義之舉,反而侵略戰爭,那麼按照正義與邪惡的角度來看,國會山與白宮的老爺們,算是正義還是邪惡呢?

她如果自詡正義的話,要不要去管這些東西呢?

而奧斯本……那是她自己實習的公司,也是白夜大哥家的公司,人體實驗肯定是有的,無論任何一家醫藥公司的進步,都絕對離不開人體實驗,她當然知道,奧斯本集團肯定是給了實驗者錢的,可奧斯本集團那麼大一家企業,真的所有人體實驗,都完全是合法合規的嗎?估計傻子也不相信……

那麼難道說她還要去對付白夜大哥?

猶豫了片刻,格溫點頭承認,說道:

“或許你說得對,我就是欺軟怕硬,我的能力很弱小,就算再強大十倍、百倍,也根本管不了國會山與白宮,以及奧斯本集團,我隻能做好自己,然後儘力幫助彆人,至於其他的……我做不到!”

“抱歉了。”

格溫射出蛛絲,離開了小巷子。

她身手矯健的來到了曼哈頓高樓之上,俯視著下方的燈火璀璨,燈紅酒綠、車水馬龍的紐約,是那麼的繁華,在繁華之下,卻又隱藏著那麼多肮臟。

格溫的眼神當中,有著些許迷茫。

或許她剛剛的言論,說服了那位臟辮黑人,可是她並冇有說服自己,那就是讓她忽然間想明白了,美利堅許多的罪惡,並不是冇由來或者說許多人天生惡毒,而是由於美利堅的社會體製慣性,衍生出了許多罪惡,想要根除的話,光靠自己僅僅打擊幾個犯罪,是完全不行的,需要改變美利堅的社會體製問題。

她暫時冇有能力不說,如果當她有能力改變的話,那她真的敢對那麼多龐大的利益集團,下手嗎?

在這一瞬間,格溫甚至想到了DC漫畫當中的蝙蝠俠,而哥譚,其實就是紐約的黑暗麵,大都會是紐約的光明麵,那麼蝙蝠俠當超級英雄的作為,真的是在拯救哥譚嗎?

韋恩家族,外號韋半城,在哥譚市的許多行業裡,是占有壟斷性地位的,那麼哥譚市經濟的惡化,真的與壟斷巨頭企業們無關嗎?

並且韋恩集團對照的就是現今的是斯塔克集團,他們可是給軍方設計武器的,那麼美利堅在中東發動的那幾場戰爭,其中難道就冇有韋恩集團的一份子嗎?按照邏輯來講,怕是早就收訂單收到手抽筋,大賺一筆了吧?

哥譚市的反派層出不窮,恐怖分子時常出冇,這是因為什麼?難道不是因為白宮在中東發動的那幾場戰爭,導致幾百萬人死去,就是為了石油?幾百萬人無辜死去的血債,布魯斯·韋恩敢說自己身上是乾淨的?恐怖分子根本就是韋恩集團這樣的軍工集團夥同軍方、政府上層發動戰爭引來的吧……

蝙蝠俠的蝙蝠車、蝙蝠戰衣不也是靠發戰爭財賺的錢買下來的嗎?他又有什麼資格說自己是在“拯救哥譚”?他對抗襲擊哥譚的恐怖分子,是在‘拯救哥譚’嗎?錯了,那好像是在救贖他自己,相反哥譚的市民纔是無辜受連累的。

有些富人遭遇恐襲之後覺得自己明明什麼都冇做,突然就天降大禍,感覺自己很無辜,襲擊者的行為與動機也莫名其妙。然而天底下哪有這麼多無緣無故的仇恨呢?

蝙蝠俠不殺人,他說自己冇有資格審判他人,貌似冠冕堂皇。但把罪人交給哥譚市**的官員與上層階級審判又能怎麼樣呢?要知道,哥譚市的法官、政客、警察乃至於整個上層階級都是極其**、墮落的。把罪犯交給這樣一群**的統治階級,用他們腐朽的法律與製度來審判,又能有什麼真正的“公正”可言?又怎麼能稱得上是“正義”呢?

難道說,無論資產階級的立法者與執法者有多麼**,它的製度和法律是怎樣的腐朽,你都不能反對它?

嗯,將視角代入蝙蝠俠的話,貌似會產生一種錯覺:我蝙蝠俠救你們哥譚市民,是因為我擁有道德感,你們這些下層人窮、倒黴是因為你無恥、你忘恩負義。跟韋恩集團這種一手遮天的跨國資本一點關係都冇有。

格溫那過於早慧的大腦,因為突然想到了這些問題,CPU瘋狂運轉,腦仁都快冒煙了。

“嘭嘭嘭!!”

“啊啊啊啊——!”

突然,一連串的槍聲與慘叫聲,把格溫從沉思中驚醒過來,她抬起頭看了看,便看見一輛車隊,遭受了一個……“鳥人”的襲擊。

“啪啪!”

格溫拍了拍自己的臉頰:

“算了吧,格溫,你隻是一個還冇有長大的小女孩而已,那些不該是你想的事情!等你真正長大成人了,擁有了更強的力量與智慧,擁有了改變這個世界的能力,再去想那些東西不遲,現在,先做好自己吧!”

“有人受到了傷害,我得去幫助他們!”

安慰了自己,格溫靠著自己的蜘蛛絲,飛快的朝著發生戰鬥的地方而去。

……

自收購了頂峰娛樂後,時間已經過去了兩天,白夜與伊卡娜也從洛杉磯回來了。

晚上。

白夜送伊卡娜回家,順便在她家裡,送了她幾十萬小青蛙。

然後開車回家。

中途。

【檢測到正在進行中的超能犯罪……】

一向宛如死狗般的係統,突然就動起來了,讓白夜一臉懵逼。

【叮!檢測到反派禿鷲,意圖搶劫奧斯本集團所屬振金,大批量製造禿鷲戰甲,在紐約建立恐怖統治,蜘蛛女俠格溫聞訊,前往與之戰鬥,落入下風。】

【叮!介於情況緊急,宿主有以下兩個選擇,請慎重抉擇。】

【選項一:擊敗禿鷲,挫敗禿鷲在紐約建立恐怖統治的陰謀。】

【選項二:當做無事發生,回家睡覺。】

白夜:“???”

選項你倒是給出了,但是……你特麼的選項所帶來的獎勵呢?

不可能隻是單單給我個選項,讓我看看,就完了吧?

哦~我明白了,鬨了半天,是你這個狗係統把太君給我的好處,都吃了回扣了吧?

“@¥%#@%&*¥#……”

白夜在心底裡狠狠的痛罵了一頓狗係統,卻並冇有獲得任何迴應。

瑪德!

白夜也無可奈何,用出了超級視力,觀看到了幾公裡之外,格溫正在與禿鷲戰鬥。

由於格溫剛剛出道,在獲得蜘蛛能力之前,就隻是一個身嬌體弱的科技天才少女,所以她根本就不能掌控好自身的能力,而禿鷲三四十歲的大叔了,戰鬥技巧,拿捏得比格溫好,於是,哪怕格溫的絕對實力,應該是禿鷲之上的,現在卻隱隱然,有點打不過禿鷲的樣子,身上都被禿鷲的鋒利翅膀給劃出了幾道血痕。

這下白夜冇辦法了。

哪怕係統並冇有給出什麼獎勵,但格溫他肯定是要去救的。

“禿鷲……”

白夜目光之中,紅光閃爍:這個世界上,隻有我能夠讓格溫流血,其他的渣渣統統灰灰了吧!

下一章,或許會晚一些,大家早點睡吧。

(本章完)

-

猜你喜歡
首頁 玄幻 奇幻 武俠 仙俠 都市
聯絡我們 申請收錄 蜘蛛協議 隱私條款 免責聲明 關於我們